明慧法會| 修出大道無形的整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下面交流的是在和同修比學比修中放下自我,形成整體的體會。

一、資料點遍地開花 共同提高

反迫害開始之後,有幾年時間我一直在做資料,時間長了就聽到各種讚揚,漸漸的自我膨脹,也知道自己離法的要求差的很遠,但潛意識裏認為比周圍的同修強。聽同修說,這在長期做資料點的人中是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後來在資料點遍地開花、教技術時,我接觸了很多腳踏實地的同修,逐漸的放淡了顯示心和自我。

記的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同修讓我去一個地方教技術,路上學技術的兩個同修聊天,一個說看到誰誰誰了,另一個問:「你跟他講沒?」「講了,已經給他退了。」倆人又說起跟工廠裏的人講真相的事。同修踏踏實實、抓緊救人的狀態給了我很大的觸動,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

有一次教技術,一個同修來了,讓我到別的地方去,可是這邊剛教了一半,我就著急了。學技術的同修在一旁輕輕的說:「這時候才是修的好機會呢。」同修的話讓我平靜下來:是啊,總說修,一遇事就變成常人了。還有一次是好幾年以前,在同修家裝系統時,電腦突然關機不啟動了,怎麼也不好使,同修過來坐在電腦前發正念,再開電腦,好了。從這些同修身上、這些小事中,我對照出了自己的幹事心、實修的欠缺,也促使我不斷的歸正著。

同時我發現,在資料點遍地開花中,學技術的同修也在飛速的提高。我教的同修都是沒有基礎、看不懂技術手冊的,我就一邊教一邊給記筆記,每一步都用同修能看懂的說法寫的詳細一些,或者畫個圖等等,這樣同修一看就能想起來怎麼操作了。實踐證明,他們都能學會,大法開啟著我們的智慧,同修在獨立做資料的過程中,也走出了自己的路。

比如同修甲,無論是她自己還是別人,都認為她有點「笨」,教技術的時候,甲的孩子在一邊都不耐煩了,說:這得哪年哪月才能學會啊?可是甲同修正念很強,幾次就學會了,每天打印資料、刻光盤、出去講真相,打字上網「三退」,樣樣都自己做。前一陣邪黨封鎖網絡,她仍然可以用原來的「自由門」正念上網,還給大家下載了新的破網軟件,關鍵時刻幫了大家的忙。

有一個同修,以前教過他技術,那個地區還有人想學,後來同修就告訴說不用我去了,原來他承擔那裏起了教技術的責任,後來還及時的給大家提供了天地行論壇上的萬能系統盤,方便了很多同修。

回想以前送資料時,如果給乙同修真相信、沒給信封,乙就說:「不給信封怎麼郵啊?」遍地開花後,一次我到乙家,看到桌上有個紙條,上面是從每日明慧上抄的需要講真相的名單,原來她現在每天都上明慧網,記下這些信息、然後很認真的去講真相、營救同修。現在所有的耗材她都是自己買,還幫助著身邊的老年同修。同修的巨變,見證著大法的威力。

另外,資料點遍地開花後,再也沒有了很多機器設備等著去修理、很多文字等著一個人去打字、大包小裹的運資料、大量買耗材等等現象,資金方面也走的正,大家都是用自己的收入在救度著眾生。以前大資料點遇到的困難、壓力,在資料點遍地開花中都得到了解決。拿維修機器來說,以前是很多機器等著一兩個人修;遍地開花後,雖然很多同修對技術不怎麼懂,但是機器有問題了他們先修自己,很多情況下機器就是這樣「修」好的;也有解決不了的,但同修想的是不給別人添麻煩,只要不涉及安全的,如修打印機、刻錄機,就自己送到電腦城去了。

現在大家都主動的做著自己該做的。看看周圍,已經分不出誰是專門搞技術的、誰是協調的、誰是資料點的。

二、在配合中放下自我

後來我認識了本地的幾個以前在各自資料點做資料的同修,他們也都把資料點化整為零,並且不斷的修去自我,從一個「技術同修」、「資料點同修」或者「協調同修」,變成了眾多同修中的一員。

在和這些同修的配合中,也促進著我修去自我。有一次和甲同修去辦一件事,辦之前我們交換一下對事情的看法和做法,甲同修想的是怎樣為辦事的對方考慮;我想的是怎樣堅持原則,甲同修說:那就按你說的辦吧。結果那件事不是我想的那樣,也不是同修想的那樣,很簡單的就解決了。

回來的路上,我想:對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做法,往往都能達到同樣的結果。但是在配合中,甲同修能放下自己,同意別人;我呢,「堅持原則」的背後是有掩蔽很深的堅持自己。兩種不同的基點也造成了不同的結果,表現在方方面面,比如講真相,同修打真相電話,有時遇到對方問「你是誰」然後罵的很厲害,我就說不用理會,該幹甚麼還幹甚麼。而同修說:「我回話了,說:朋友請別誤會,我和你並不相識,只是想把真相告訴你,真心希望你在亂世中能有個平安的未來。」對方沒有再罵,過了一會兒回了兩個字:「謝謝。」

那天和同修學法,輪到我讀下面這段法:「我是甚麼都能吃啊,但是很多餐館,你進來只是吃東西、不喝飲料,老闆就不太高興,(笑)特別是等位的人多的時候,因為很多餐館主要是賺飲料錢的。我就想了一個辦法,現在有無酒精啤酒,我就要一杯無酒精啤酒,應付一下。話是這樣講了,可不是叫你們跟我學。」(《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對這段法我有了不同以往的體會。如果我不想喝飲料的話,就不會要,也根本不會去想餐館靠甚麼賺錢、老闆高不高興之類的,反倒認為:自己是有原則的,決定吃甚麼是我的權利。因為我看問題的出發點是「為私」,維護的是自己。而跳出私才有慈悲的境界啊!才能和同修配合的更好、包容更多。

有一次需要本地同修配合去找一個十多年前的學員,不久同修乙說,她找到了那位學員,把我們要辦的事也辦好了。事情過後我們才知道,那位學員當時已經停止修煉了,那時她家正好要找一個做家政的,同修乙是個未婚女孩,為了找回昔日同修,乙就自告奮勇去她家做了一個多月的保姆(乙本來是個公司的白領,正好那個月有個工作的空當)。一個月後那位同修不但從新學法、發正念了,還講真相勸退了十多人,她十分感謝乙的無私幫助,更萬分感恩師父一直沒有放棄她!

一次,我們見到了本市另一個區的同修丙、同修丁。 同修丙在營救被非法判刑的親人同修時,遇到了困難。聽他講完事情經過,我就勸他先別著急,向內找一找,調整狀態繼續做好。誰知他生氣的說:「我沒有錯我找甚麼?我才不找呢!」這時他那邊協調此事的同修丁說:「別要求他了,每個人狀態都不一樣。」後來得知,同修丁一直以寬容慈悲的心態配合著丙營救同修,做了很多默默的工作。

我回到家看到《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中說:「其實大法弟子嘛,做甚麼事都先想別人,站在別人的角度想想,再看看全局,就知道咋做了。想想別人咋想的,看看全局,就知道自己應該咋做了。」師父的法讓我豁然清醒:和同修配合的時候,要考慮別人、要考慮全局。如果總是執著於別人的狀態不符合自己了、別人哪裏不對了,就配合不了,就是「跑題」了,那也談不上是在配合。以前我總能看到同修的問題,認為同修不改變,事情就配合不好。現在我不這樣想了,想的是:我怎樣去彌補發現的問題,使整體的事情更完善。

再見面的時候,坦誠的和丙同修交流了明慧文章中類似的情況,一起想辦法。我一改變,同修丙也變了,說:「我明白了。放心吧,明天我肯定能做好。」第二天在和迫害部門打交道中,丙同修真的做的很好,同時更多的同修也在關注和正念加持,當天那位已遭判刑的同修(這位同修本人一直在正念反迫害)被從監獄退了回來,回家了。

三、無形的整體

我看到,在當前大陸特殊的情況下,明慧網把大陸大法弟子連在了一起,大道無形中起著總體協調的作用。而各地資料點的遍地開花、人人都上明慧網,為當地更好的整體配合打下了基礎。遍地開花後,可以隨時和明慧單線聯繫,身邊有甚麼消息,直接發到明慧。其他同修只要每天看明慧網,當地情況就能很快了解到,有哪些需要講真相的世人、需要營救的同修,大家就自覺去配合做;另外還有信箱可以進一步聯絡溝通,這樣很容易形成一個無形的整體。

比如,有一天我接到同修的郵件,說他那裏有個同修面臨非法庭審,請大家寄信講真相,並附了一封信,讓看看行不行?我當時有事,只看了第一頁和最後一頁,覺的可以,就把信原封不動的轉給其他同修了。自己也按照這位同修提供的講真相地址寄了小冊子。第二天仔細看那封信,發現第二頁不十分妥當,後悔自己沒看就轉發給了同修!可是我上網一看,幾個同修回了信,一個說,信的第二頁有不妥,已經改好並寄走了,我看到同修改的特別貼切,平和又慈悲;另一個同修說,為了避免對方收到重複的信,就寄了不同的傳單資料;還有同修說打了真相電話……就這樣,我的疏忽被大家默默的補充、圓容了。過了一段時間在明慧網上看見那位被迫害的同修回家的消息。

一次,在明慧網上看到本地農村一個老年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家中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被抄走。後來知道老年同修的女兒也是大法弟子。在大家的交流和支持中,這位女兒同修積極的上各個部門要人、並隨時記下相關人員的電話、郵址等等,回來上網曝光,同修幫助跟蹤報導迫害情況。同修說,她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感覺到明慧網的同修配合的特別默契,總是把相關的文章、真相資料及時登出,當地同修也能在第一時間利用這一資源配合講真相、發正念。

一天,這位女兒同修又去檢察院問情況,負責此案的檢察官說:你這事做的不對啊!怎麼把我們曝光了呢,收到多少信和電話。常人家屬也說:「這樣惹著檢察院、法院的人,不一定給判多少年呢!」同修在交流中認識到曝光沒有錯,是在救人,只是我們講真相時要完全用善的。同修繼續堅定正念,並進一步告訴家人真相。這時老年同修家鄉的農村同修也在自發的配合著,在當地講著真相,幾個同修還湊了一些錢,要資助同修請律師。女兒同修被這麼多人的主動配合所鼓舞,正念更強了,同時也很感動,說自己有錢請律師,不要同修的錢,農村同修本來就沒有錢,讓他們留著做資料吧。

同修也整理了針對律師的講真相文件,利用此事跟當地律師講真相,有律師同意無罪辯護,後因本地司法局不給證件而作罷,但是律師還是在法律程序等方面給了同修無償的幫助;最後女兒同修在開庭的前兩天請到了外地的正義律師,並和律師溝通了意見,律師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非法的,我會一直為法輪功辯護,直到被「停牌」。同修說:別想著被「停牌」,你們這些正義的律師在行為上都是正直無畏的,在思想上也別承認邪黨的迫害!律師聽了很震驚,想了一會兒說:「對啊,是這樣的,謝謝!」

庭審那天,很多同修自動的去近距離發正念。入庭旁聽的常人家屬說:開始時「公訴人」還在發問誘導老年同修,企圖收羅迫害的把柄,可是在庭審過程中,形勢急速轉變,被迫害的老年農村同修正念十足的當庭表示:法輪大法好、信仰真善忍、講真相無罪。正義律師在無罪辯護的過程中,全場都在靜靜的聽。最後「公訴人」和法官的態度都站到了法輪功一邊,「公訴人」在法庭上說:請求對「被告」從輕處理。

律師從法庭出來後,很高興的說:聽人說,在哪裏辯護的順利,就是哪裏真相講的好、配合的好,今天我真的感受到了。不久,傳來消息,法院作出了免於刑事處罰的判決,同修回到了家中。

有時我想甚麼是「協調」?那天看《轉法輪》中說:「這個世間法、出世間法和廟裏的出世間、入世間是兩回事,那是理論上的東西。我們是真正人體修煉的兩大層次的變化。」常人講協調,我們也講協調。我以前認為的協調更側重人的方法,其實和法中要求的協調是兩回事。我體會,大法弟子的協調是真修、實修境界的體現,是默默的圓容大法所要的,大道無形的整體是修出來的。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每個人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在法中熔煉著,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實踐中師父不在的情況下已經證實大法的堅不可摧。」我理解,在中國大陸,只要身為一名大法弟子,其實也同時是一名負責人、協調人。如何做好負責人、協調人,就是如何做一名稱職的大法弟子,在實修中、在放下自我中,就在形成著一個大道無形的堅不可摧的整體。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