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我是一名教師,先後從事過高中和大學教育。由於身體多病,於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多年的疾病消失了,不但我健康了,孩子也受益 。我孩子從小就有頭疼病,疼起來就很長時間不好,自我修煉以後,大概是九七年,一天晚上十點來鐘,孩子頭疼的不行,還吐。當時孩子的爸爸不在家,我一個人有些整不了他去醫院,怎麼辦?於是我就給他放師父講法錄音帶,共聽了五盤,聽著聽著不疼了,第二天照常上學。孩子現在大了,頭痛病一直沒犯過。

1、髕骨粉碎性骨折,第二天就能下地走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去廚房的涼台淘米做飯,由於涼台頭一天晚上刷了,早上結了一層兒冰,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一下子就滑倒了,坐在地上,右腿支出,左腿膝蓋著地,崴過去了,只見左腿膝蓋骨頭象食指一樣長支出來了。我當時也沒有害怕,想到沒事!叫丈夫過來,他和弟弟把我扶到床上。我把毛褲脫下來,左腿膝蓋支出像食指一樣長的骨頭豎著,眼看就要把皮捅破了,膝蓋其它骨頭也七上八下的,膝蓋下的小腿骨頭也塌下了。丈夫和弟弟看到此景臉都嚇白了,立即抬我要上醫院。我堅定的告訴他們沒事!

面對膝蓋骨頭七上八下的、站著的、塌下的,我馬上想到師父說過人體是個小宇宙。那麼膝蓋每一塊骨頭都是一份子、一粒子。正法時期你就是正法的一份子、一粒子,不能出現這不正確的狀態。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於是我就張開右手把這些突出的骨頭按回去了,這時腿才能放平。接下來腿一點兒一點兒紅腫的就像紙簍口那麼粗。找來兩個同修發正念。看著這條腿,我想到有師父、有大法,我一定能走路,能煉功。正法時期不走路怎麼能行?這是邪惡對我的干擾,肉身的迫害,決不認可。弟弟勸說:「你自己把骨頭按回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對上,找接骨的大夫給接上,不住院不也行吧?」我說:「不用!」又有同修說:「那不找常人的骨科大夫,咱們找同修骨科大夫」。我同樣回絕說:「有師父,為甚麼要找同修骨科大夫呢?不行。」

丈夫以為我不能下地,不能上班了,就和我單位的領導請假。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前來看我,看我的腿整個都是血點子,腫的那麼粗,要用車拉我馬上去醫院。一領導他曾在部隊當過軍醫,他明白這是髕骨粉碎性骨折,必須馬上去醫院,現在充血這樣,嚴重的後果不堪想像。我謝絕領導和同事的好意,告訴他們沒事的,我照常能上班的。好歹把他們勸走了。到了晚上,又有同修來看我,勸說:「家裏有常人,你還是去醫院吧,出了問題免得常人說三道四的,這也是維護法。」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不是這樣悟的。正因為維護法才不用去醫院,醫院是給常人開的,到了那裏就要按常人的方法治療,拍片子、手術、能否治好還不知道,那可都是給常人留話把兒。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神奇,我一定會走路的!這才是維護法和證實法。」我又給他們講了在個人修煉時期,一同修早晨騎車上班,被汽車撞到頭部,流了一大灘血,圍觀人都嚇的以為沒救了。抬到醫院時,頭腫的就像農村打井的柳鬥一樣大了,醫生都搖頭,可他很清醒,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事,不用住院,就回家了,二十二天全好了的事例。我這腿算甚麼!

晚上睡覺時,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說能翻就能翻過來,真是正念一出,照樣能翻身。

第二天,多年沒有看到的同修突然打來電話,丈夫說我腿摔了不能下地了,同修聽後,八點多就趕來看我,我們就一同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一直到十點,我就能下地走了,雖說腿還腫著,可我走到方廳坐在沙發上還能雙盤。在場的家人和同修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接下來,我就去廚房做飯,燜上米飯,炒了六個菜。同修吃過飯後就走了。

我仍和往日一樣,學法、煉功、發正念、料理家務,既然能走,就上班吧,可我上班車,心裏有些打鼓。想到好壞一念之差,念一正,上車也真的無所謂了。領導和同事們看到我上班來了,驚奇的點頭、讚歎,一領導還個別和我說,姐你上班是來證實大法的神奇!我說對!單位的工作很忙,我原在一樓辦公,現要搬到二樓,我又忙著樓上樓下搬東西,又要處理日常的工作。下班回家腿腫的更粗了,像根大木頭,我只好換條散腿褲子。這回不光是紫血點子,又上來一塊一塊青的,就好像潑上鋼筆水似的。我沒有在乎它甚麼樣,照常學法、煉功、發正念。雖說腫,可我照樣堅持雙盤發正念。同修來了也就一起學法,一起發正念。我煉功不間斷,煉功時感覺到法輪在腿上轉,膝蓋骨在出汗,覺的汗珠像拇指蓋那麼大。雖然能走,但也覺的腿發木,累,願意拖著走,在班上,同修看到我拖拉著走,就嚴厲的斥責我:「你這樣走路就別來上班了,你別給大法丟臉!」同修的斥責我馬上醒悟,是啊,別忘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一瘸一瘸的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念一正真就能正常的好好走,也不疼。可是回到家裏就又願意拖著走,丈夫又不理解了,呵斥我。聽到丈夫的呵斥,我有些心酸,覺的我摔成這樣,無論單位的工作,還是家裏做飯、洗衣、跪著擦地、去市場買菜、去外地辦事,甚麼都沒有耽誤,你當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還這樣說。我的心一橫,我是大法弟子,決不能給大法抹黑!師父是看我心性的提高。我在問自己,上班能好好正常走,回家為甚麼就不能?難道上班時是裝啊?上班時是大法弟子,回家就不是了?好好走!

心性提高了,無論在家裏還是在外面都能正常的走路。家裏的親人也都不斷的打來電話,催我去醫院,怕有後患。我告訴他們我已經上班了,沒事的。接下來我的腿就一天比一天消,真是一天一個樣,膝蓋能見到皮膚本色了,其它部位紫、青、也都消失了。大約是在第九天,我去市場買菜,路過托老所,看見一位出租司機,腿打著鏈子坐在外面曬太陽,看到他痛苦的樣子我問他怎麼回事,他告訴我出車禍,大腿部位骨折,已做了兩次手術了,第一次接短了,兩個腿不一般長又取出鋼板,做第二次手術,到現在已經一年半了,還在打著軟鏈子,拄拐。聽了他的講述,我感到自己修大法多麼幸福,我給他講了我膝蓋骨折的經歷,向他介紹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與神奇。

好像是在第十多天的一個晚上,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覺膝蓋部位有人用兩隻手在對骨頭,鑽眼兒似的,還有響聲,我數著一、二、三、四、五、共計十二下,還有用右手托的感覺。我當時激動的流下了眼淚,我明白了,前一段時間是師父看護著我,幾乎不怎麼疼,在考驗我,現在是師父在給我整骨。緊接著就眼看著膝蓋骨卡、卡的,咕咚咕咚的響,然後再整個腿抻的蹦直,再放鬆。就這樣反覆半個多小時,家人看了都覺的神奇,我就向他證實法。這就是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不用動手不用動腳就可以做常人動手動腳做不來的事情。

從那以後,腿每天都調整,時間還不斷增長,再後來除了走路以外,總是調整。我想這是證實法的好機會,活生生的讓人們看到大法的神奇,於是在單位我就給同事們看,因隔著褲子都能看到腿的骨頭在動,還有響聲。同事們說真是挺神奇的,咱們的腿怎麼不能這樣式的動呢?我又到同事家,同修家,親朋好友家,給他們看,一同事的妻子,一邊看一邊摸我的膝蓋,是啊,這還熱乎呢。按理說這摔壞了應該是冰涼的。接著她給我講了她看到一個骨折手術的,疼的出汗床單都擰出水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儘管我都很正常的走路,但上床時,還要用手搬一下腳。也就是在二十幾天吧,一同修來我家,我坐在沙發上腿著地正學腿摔的事,突然就像有老雕叼車一樣把這個腿叼起來了,起,起,一下就抬平了,我們都看呆了,家人馬上拿個小墩子要放在我腿下,我說不用,拿走。慢慢的腿又放下了,來回兩次,從那以後,我的腿就甚麼都正常了。

如今,我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做證實大法的事,無論走多遠這條腿都不累,(有時出去發正念要走十多里)可不走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這條腿就不舒服。

2、腰椎管三節堵死不能行走,修大法二個月痊癒

小麗的妹妹叫小紅,家住某市的農村,三十多歲,平時身體就不太好。腿疼腰疼,這天嚴重的在炕上躺了七天,疼的不能睡覺,而且腿腳冰涼冰涼的,抬到市裏醫院檢查,是腰椎管狹窄,已有三節椎管堵死,另三節嚴重變形。醫院要求馬上做手術。住院得二萬多,能否有後遺症醫生不保。這對小紅的一家真好像天塌了一樣。沒有錢可以到處借,可一旦手術不成功癱瘓了,這不是一槍兩眼嗎?怎麼辦?趕緊給外地修大法的小麗姐姐打電話。姐姐告訴她先聽聽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帶,然後就到姐姐家裏來。

學大法的姐姐深知既不用花錢又能痊癒,只有修大法。就這樣,小紅被家人拖拖撈撈的來到姐姐家,真心的和姐姐學起了大法。

剛開始是聽法,慢慢的能坐起來了,能坐住了,腿不涼了,能坐起來學法了,能煉靜功了,能下地了,能煉動功了。能幫姐姐做家務了,也懂得學法修心了。人也變的年輕漂亮了。

共兩個來月的時間痊癒了。愁眉苦臉的來,高高興興的回家了,丈夫和孩子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小紅一分錢沒用花,不但腰椎的病好了,其它的病也都好了。全家人感謝師父和大法。如今小紅幹農活,又養豬,經濟條件好了,還蓋起了大磚房。村裏的人也羨慕小紅學大法,不但身體好,日子也過的紅火,真是福份啊!

3、九十度的彎腰直了

修大法的三姐,約家住遠方農村的大伯嫂和姪子侄媳來家住些天。大伯嫂七十多歲了,是三姐夫家的童養媳,受婆婆丈夫的氣,一輩子含辛茹苦,累的九十度的大彎腰。來了之後,三姐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姪子侄媳也退了團隊,大嫂也願意修大法。

聽了一遍師父的講法後,她們去了二姐家。二姐一家人也都學大法,還有老妹,同修也都過來看大嫂。大家在一起學法,切磋,唱大法的歌,時間過的真快,不知不覺的快亮天了,無意中驚奇的看到大嫂的個兒高了,九十度的彎腰直了。

大嫂激動不已,一個勁的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沒想到我這幾十年的大彎腰這一宿的時間,師父就給我直起來了,淚流滿面。

4、癌症細胞全身擴散,修大法重獲新生

張姨六十八歲了,看上去就像六十來歲,乾淨利索,身體健康,每天都有說有笑的,哪能看出她曾是癌症細胞全身擴散的人。

在修大法以前,張姨是做買賣的商人,很能賺錢。可不幸的是九二年得了乳腺癌,找了高手專家在省二一一軍醫院做了手術,一住就是四年,一直住到癌症細胞全身擴散,脖子、肩全是大包。只剩下六克血。每天都得輸血,人瘦的能坐在洗衣盆裏洗澡。醫院無藥可醫了,全身癌症細胞無法遏制了。只好回家準備後事了。

說來也巧,張姨的鄰居煉法輪功,一天來看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張姨從絕望中似乎看到了希望,就一定要學。鄰居把張姨帶到她家,說也怪張姨行走不便,可說學法輪功卻能去鄰居家。當時還是站不住。鄰居家的丈夫和孩子都嚇得怕這人死到他家。張姨進屋看到李洪志老師的法相跪下,哭著就不起來。一定要當師父的弟子,修大法。

從此後,張姨開始學法煉功,當師父給她淨化身體消業時,她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不動搖,按照法真、善、忍去做,提高心性,為別人著想,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後來痊癒了,張姨在大法的沐浴下重獲新生。熟悉她的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如今張姨就像返老還童一樣,神采奕奕,談笑風生。逢人就講大法的美好。

5、骨癌患者 修大法重獲新生

李妹,四十四歲,二零零四年,骨頭疼痛難忍,經市裏大醫院檢查,診斷為骨癌,為了不誤診,又去省腫瘤醫院檢查同樣診斷為骨癌。此時的李妹真是呼天喚地都不靈:我才四十多歲呀,兩個孩子還沒成家,孩子也哭成了淚人。家裏沒錢哪,哪能治得起,一個化療也化不起呀,再說就是有錢的得上這個絕症,最後不也是人財兩空嗎?乾脆回家吧。

回家後找了幾家祖傳的名醫用藥,結果還是疼的臥床不起了,一疼起來只想繃著被子跳樓。兒子知道法輪功,便和媽媽商量還是修煉法輪功吧,很多人都說神奇。媽媽同意了,兒子找來了法輪功阿姨,和媽媽一起學法,幾天的功夫疼痛就減輕了,又過些天,能爬著去給同修開門了,再後來能走了,能煉動功了。能去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了。

兩個多月後正好是過年,她能給孩子包餃子,炒菜,歡歡樂樂的過上大年,感謝大法,感謝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她現在身體健康,走路一身輕。

6、姐妹傳奇

姐姐患有類風濕,兩隻手像鴨巴掌不能回彎兒,還有大筋包,腿也不能回彎,蹲不下還疼的要命,花了一萬多元,也不見好。以前姐姐是個大高個兒 ,人長的也漂亮,愛說愛笑的,可如今得了這個病,骨頭也縮縮了,個兒也矮了,就像老百姓說的鎖骨勞。病魔的她原來的模樣沒了,原來的愛說愛笑變成了又哭又鬧。

妹妹的單位有人煉法輪功,說是祛病健身有奇效,為了姐姐的病,她就學起來了。妹妹的身體也不算好,一學就感覺到法輪的旋轉,頭疼、糖尿病等慢性病都見好轉。妹妹高興的急忙請了《轉法輪》一書給姐姐送去,告訴姐姐你有救了。教姐姐煉功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時,就聽到胳膊腿的骨頭咯咯響,只幾天的功夫,手上的大筋包不見了。

一天天的疼痛減輕了,慢慢的手能回彎拿筷子、勺、自己能吃飯了,能自己繫、解腰帶了,能自理了。在修煉法輪功八個月時,姐姐自己能樓上樓下扛煤氣罐了。姐姐恢復了病前的模樣,個也高了,人也漂亮了,又有說有笑的了,姐姐的身體變化家人和鄰里都見證了大法的美好。

再說說妹妹,二零零三年為了證實大法說公道話,被非法迫害。回家後不長時間,身體又出現病業狀態,渾身發燒,肚子下堵,胸上憋氣,還咳嗽咯血粘狀的絲絲撈撈的。咳嗽的躺不下,睡不了覺。只好胳膊墊在被上坐著,燒大勁了就坐在大盆涼水裏,只聽水都滋滋的響。而且嗓子腫的都快堵滿了。丈夫見到這種狀況都嚇哭了,抱著她就要上醫院。她勸說丈夫說沒事我有師父在管我。孩子回來也嚇的直哭。妹妹也同樣勸說孩子不用怕,沒事的。她心裏的一念就是背法,哪怕只有一句也反覆在腦中背。到第九天時,她求師父讓睡半小時,結果真就睡了半小時,醒來後似乎看到嗓子裏有蟲子爬出來。照鏡子果然看到嗓子腫消了,並有一道似乎是蟲子爬過的一條很深的溝。嗓子腫消了,可其它症狀並沒減輕。但也沒有動搖她信師信法的正念。腦子就是背法。就這樣坐著足足有兩個多月才不燒了,不咳血了,上下也不憋了,恢復了正常。她靠信師信法闖過了生死關。後來身體又相繼出現乳房上長包塊,屁股上長六個大癤子,不敢坐,可是煉靜功打坐不坐下怎麼能行,妹妹可是有個堅忍的勁兒,愣是用小刀片把癤子割破,硬是坐下了,血和肉粘在一起多疼啊?可是她難忍能忍照樣打坐;血和肉粘在一起多疼啊?可是她難行能行,照樣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如今妹妹五十八歲,身如輕燕,不辭辛苦的講真相救人忙。家裏的親朋好友知道姐妹倆去病健身的傳奇也都念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了黨團隊。有的也修煉了法輪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