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對待魔難 女兒白血病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一日】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

二零一零年四月份一天下午七點,學完法我回到家裏,覺的丈夫臉色不對勁,好像是發生了甚麼大事似的。我還沒來得及問,丈夫便開口說:女兒打回電話了,說現在正在醫院急診室裏,剛說了兩句話我大嫂也來啦,說:孩子她姨夫陪孩子在醫院做檢查呢,下午給你們打電話,你們沒在家就打到我那兒去了。剛說著話,她姨夫打回電話說孩子病了轉了好幾個醫院,現在某某醫院呢,是白血病,白血球已高到四百八十多(因正常人是四至十)。

聽這一連串痛心的話,我沒有太急,發出一念:哪有甚麼白血病,一定是舊勢力的干擾,全盤否定它。我拿起《轉法輪》,翻開師父的法像,上了一炷香,磕了幾個頭,跪在師父法像前說:「師父,弟子哪裏不對,一定要在法中歸正,舊勢力不配考驗大法弟子,請師父幫助弟子悟到。」說完後馬上盤腿發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宇宙還在正法,天體從組,誰都不配考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孩子是明白真相的,並退出了邪黨抹去了印記,和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絕對不允許用孩子的生命考驗大法弟子,誰說了也不算。孩子是未來的生命,只有師父說了算。清除干擾我正法修煉,干擾孩子身體不正確狀態的一切生命與因素。

第二天,我和丈夫乘車去到醫院急診室,室內擠滿了病人,根本就沒有床位。孩子正坐在一張小椅子上輸液呢。我倆走到女兒面前,了解了一下情況,女兒說從昨天入院後已做了十多項化驗,並下了病危通知書。我說:沒有事,有師父有大法不要害怕。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點了點頭,忍住了眼淚。不一會,護士長給安排了一個床位,孩子總算能躺一會了。在急診室兩天,醫生說各項檢查基本做完,以後每隔兩天抽一次血化驗,先吃藥化療,等化驗結果全出來再做治療方案。這裏病人多、各種病毒感染很厲害,你們先在外邊租房子等結果吧。

就這樣我們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房子。這時我開始細心的反思向內找,自己究竟錯在那裏?這麼大的事和我提高心性一定關係不小,因為師父說在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平時集體學法,總是挑別人的毛病,怎麼不符合法,實際上是堅持自己,這不是自我心嗎?還有爭鬥心、自私心、利益心,各種的情、人心等等。通過向內找,找到自己有漏的地方,心裏覺的亮堂了許多。

一次晚上睡覺做了一個夢,走在路上遇到一隻小狗想咬我,我起空了,小狗沒咬著,可是不知怎麼我的假牙掉到地上了。小狗的主人出來後不但沒說好話,還很不講理。當時我雖記的自己是煉功人,沒和人家吵,可是要求讓小狗的主人賠一半的修牙價。醒後我悟到,是師父讓我放棄利益之心呢,也明白女兒得的白血病是假相,因為掉下去的是假牙。恰好當天去醫院碰見「醫托」(醫療騙子)(當時不知道是醫托),她說也是得的白血病,用中醫治好的。我們三人隨著醫托就去找中醫不知怎麼在坐地鐵時,我女兒暈過去半小時,醫托見事不妙怕擔責任溜走了。後來我才悟到是慈悲的師父在呵護我們呢,要不還不知上多大的當。通過師父的點化,我更明白了女兒的病是假相,決心一定要在法中歸正自己,放下名利情,走出魔難。

半個多月過去了,經醫院三名專家診斷結果是:慢性類細胞白血病。治療方案一是做骨髓移植,資金需用三十萬至六十萬元。二是吃進口藥格列衛,此藥二百元一片,一天吃四片,一個月就二萬四千元,並且此藥不報銷,終身吃下去。聽了醫生的診斷結果。女兒泣不成聲,丈夫垂頭喪氣,心在流淚,自言自語的說,天呀,從哪弄這麼多的錢呀,怎麼辦?我一邊安慰女兒一邊發著正念說,誰說了也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

回到住處,真像天塌下來一樣,特別是當女兒的同事、同學打電話問起病情時,她哭的更厲害。我勸孩子不要哭,要她背法,咱們有師父有大法一定會創造出奇蹟的。總算熬到黑了,女兒睡著了,不一會又醒來了,又開始哭起來了,那時我真正感到了剜心透骨那種難受滋味,真的好像女兒要離開我而去,突然腦子閃出一個念頭,不能動心,怎麼能隨它動哪,「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回想起師父的講法,我馬上意識到,絕不能動心,並悟到是舊勢力抓住了我的母女情,操控女兒讓她哭,來動我的心,妄圖把我拉下去。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我還記的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講:「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法理上明白了,心裏也就不覺的那麼難受了,反而有一種天清體透的感覺。女兒也不哭了。

從此以後,我每天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腦中一閃出不好的念頭,就不要它,抑制它,能同化法的就讓它同化法。再就是照顧好女兒,教她背《洪吟》。

通過師父一次一次的點化,我更加深了信師信法的程度,對女兒的病我逐步的能正確對待,真正明白了這一思一念是多麼重要。

一天早上發六點正念時,腦子中閃出了一個念頭,讓女兒煉功吧,發完正念後,我對她們爺倆說:剛才師父點化讓女兒煉功呢,丈夫說怎麼就把這給忘了,真是急昏了頭了,煉,我也煉。接著女兒說那咱們就煉吧。

從此女兒和丈夫走上了修煉的路,我們三人每天學法,發正念,煉功。

半個月後女兒就不吃藥了,扔掉了兩萬多元的格列衛藥。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臉色從原來的白色變成了白裏透紅。丈夫十五年的胃痛、腰痛病也好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走出了魔難。九月份我的女兒已返回單位上班。

同修們啊,我們在修煉中無論遇到甚麼魔難,一定要向內找自己,正念對待魔難,千萬不要陷入魔難中找答案,在魔難中要堅定正念,修去我們的魔性,充實我們的佛性。最後讓我們共同溶於法中,突破各自的魔難,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