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在法輪大法的洪恩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我今年七十歲,是零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是我們村有名的藥罐子,身體從上到下沒有一個好地方,最嚴重的是肺氣腫、喘、咳嗽,常年吃藥,每天都離不了藥,一把一把的吃,隔三差五的還要打吊針,到了冬天幾乎一冬都下不了炕,連洗臉水都要老伴端到炕上。六十一歲那年又得了腦出血,雖然保住了命,可又落下了頭痛的毛病,整天與藥打交道,我家抽屜裏裝的全是藥。

零七年的一天,我來到了大女兒家(女兒是個大法修煉者),準備讓她陪我到大醫院去治療,當時我已發低燒很多天,坐骨神經壓迫腿痛不敢走路,走幾步就得歇一歇,因治喘吃醫院的藥已經沒有了效果,只得吃民間的一種私下流傳的藥。都知道這種藥含有大量的激素,但不吃又不行,整個臉因為長期吃藥腫的很厲害,並且是紫紅色的,在她家只一天咳嗽擦痰用的紙就扔了一紙簍。女兒看到我這個樣子,再一次跟我講起了大法,說了很多大法修煉中出現的奇蹟。當時正值她家窗外晾衣架上盛開了一簇婆羅花,我也有緣見到了這三千年一開的聖花。

女兒給我一本《轉法輪》,讓我不帶任何觀念的去看,也不要有求治病的心。看完後,我很喜歡,知道是教人做好人,而且還有更深刻的內涵,她又教我煉功,一開始堅持不了幾分鐘,特別是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最多能堅持二十分鐘,這樣就更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當時我還在發低燒,這是經常的事,吃著退燒藥、消炎藥、喘藥,可就是不退燒。一氣之下,我把藥全都扔了,不吃了,睡到半夜,感覺身體很舒服,用手一摸身體不發燒了,也不喘了,好了,全好了。

回家後我認真看書,嚴格要求自己,逐漸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這期間,師父多次給我淨化身體,上吐下瀉,還有一次高燒燒到四十度,老伴讓我吃藥打針,但我堅信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沒有吃藥打針。一次,煉靜功時,我清楚的看見眼前出現了一個道家打扮的人,他看著我說:「你還有一個大閨女。」我沒吱聲,在這時我又咳嗽了幾聲,他瞅著我說:「我這有藥,你吃了就好了。」說著,把手伸到我眼前,手上有一小包藥,我堅定的告訴他:「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只要我師父給我的東西,其餘的,誰的東西我也不要。」我說完後,他就隱去了。從那以後,我的身體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再也沒有吃過藥,臉色也變得白裏透紅,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身體好了。並且,在修煉不到一年的時候就來了例假。這是身體年輕化的表現。

修煉後,我多次看到滿家五顏六色的旋轉的法輪,有一次煉靜功時,我看到一座山,我沿著鋪滿石階的路往上爬著,爬到頂端的時候,有兩名天兵天將在那裏把守著,用手裏的兵器阻擋著我,不讓我繼續往上上。大概是我的層次不夠吧,我還經常看到自己的大功柱子,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在鼓勵我精進。

在修煉中我有很多修的不好的地方,因周圍沒有同修,自己一個人經常懈怠,還有許多沒有修去的人心,顯示心、爭鬥心、虛榮心、不讓人說,一說就炸的心……過心性關時總也過不好,在遇到事情時,總是向外找,找別人的缺點,執著於常人的理,不知向內找修自己。今後,在這些方面我都要努力做好實修自己。

修煉近三年,我磕磕絆絆走到了今天,然而這一切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救度與大法的美好。在此,再一次感謝大法,感恩師尊。

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