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惡的藉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筆者有一個朋友是副廳級幹部修煉法輪功,但是知道他煉法輪功的人極少。後來他被舉報誣告,抄家時搜走了一些法輪功書籍。很快就被批捕了,但是給他家人的說辭是「貪污」。明明是衝著他修煉法輪功去抄的家,怎麼反倒成了「貪污」?後經打聽才弄明白,他這麼高的官職,說因為煉法輪功被逮捕,造成的社會影響太大,就這麼著給安了一個罪名。

還有一個明慧網報導的案例更特殊。西安科技大學前黨委副書記、副院長楊恆青,也是一個副廳級幹部,電氣自動化學科教授。他本人清正廉潔、剛直正派,對學校發展有重要貢獻、口碑很好,是該校建校五十多年來唯一被師生選為人民代表的校級領導。他在任校領導時開始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法輪功被迫害後,他於2000年向陝西省委寫長信反映法輪功情況,被全省通報批判。當時就有人放出話來:「找個事把他收拾了!」

2002年,楊恆青一家三口被抓。他被非法判七年,後因健康狀況惡化保外出獄。當時對他進行批捕的指示直接來自中共中央「610」負責人劉京。他雖說出來了,可是地方當局仍想按照上級要求再「找個事」「收拾」他。

那麼中共是怎麼找藉口收拾他的呢?楊恆青的大兒子楊昭俊曾在西安科技大學校辦企業機電廠處於嚴重虧損的時候出任該廠廠長。這個電機廠實行的是獨立核算、自負盈虧、廠長個人總承包的管理模式。楊昭俊為擴大銷售,於2004年組建了一個經省工商局合法註冊的私營公司廣聖公司,從事產品營銷。當年即給機電廠掙得1174萬元的銷售收入,使廠子迅速扭虧為盈。為此,西安科技大學曾連續四年(2003、2004、2005、2006年)將他作為優秀處級幹部予以表彰獎勵。

廣聖公司屬私營公司,三年來從市場營銷中積累了51萬元的利潤。這是公司的合法收入、私有財產,公司完全可以自主決定它的分配。然而,「找事」的來了,西安市檢察院於2007年9月底硬說楊昭俊把廣聖公司營利分給大家屬集體貪污公款,並倉促立案、捕人、沒收了廣聖公司的全部資金近百萬元。

既然是奉上級的指示明確「找事」,在案件的偵察和審理過程中就不可避免地採用了嚴重的威逼、作假、歪曲事實的違規辦案行為。辦案人員非常明確地利用楊恆青修煉法輪功的事威脅楊昭俊「認罪」,威脅證人更改「證詞」,並威脅律師不得做無罪辯護,還威脅楊恆青不得為兒申冤。西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08年8月以集體貪污罪名判處楊昭俊有期徒刑10年。

在這個案子中,檢察院與法院聯手陷害楊昭俊的目的,不僅是為了強搶他的資產,更是為了藉此對其父楊恆青進行迫害。楊恆青年逾古稀,都退休這麼多年了,在社會上的聲望又那麼高,找甚麼樣的藉口「收拾」他?就是要讓他的兒子坐監牢,這就是對他最大的打擊。明慧網有文章《從西安科大前副校長冤案看「六一零」的罪惡》明確指出,迫害楊恆青父子的正是這個邪惡的「六一零」;所使用的手法,就是中共慣用的「藉口」。

其實,陝西「六一零」這樣做是有一個大的前提的,那就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只要順從了中共的迫害,所有的藉口都變得合法。這繼承的正是中共歷來「政治問題非政治化解決,非政治問題政治化解決」的流氓迫害模式。

法輪功只是一個信仰問題,可是中共卻把法輪功拉到政治裏面來打,用政治的手段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展開毀滅性的打擊,即所謂「非政治問題政治化解決」。當把法輪功作為政治問題進行打擊時,中共又作了另一個邪惡的變換,那就是把「政治問題非政治化處理」。也就是說,中共從政治的角度把法輪功當成政治問題,但是具體實施迫害時就用非政治的手段了。那麼非政治化的手法是甚麼?那就是通過一切流氓手段拐彎抹角地對修煉法輪功的人士展開全面的打殺。

有了中共「政治」與「非政治」的流氓邏輯,中共黨徒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時就可以肆意妄為了。中共這種玩政治的手段可不只是針對有影響的法輪功修煉者,其流毒遍布全國。我們看下面的例子。

應城市東馬坊雙環集團公司子弟學校高中地理教師陳青枝修煉法輪功,屢遭教育局長龍暉迫害。2007年8月,在龍暉的授意下,應城市教委組織了農村教師整合分流考試,即通過考試「擇優」錄取60%的農村高中教師到應城市城關去教高中,鄉村高中一律撤銷。奇怪的是,其他教師都是考自己所教的學科的試卷,而地理教師考的卻是政史試卷。結果,參加考試的四個地理教師,只有畢業於華中師範大學地理系、任教20年的高級地理教師陳青枝落選,而另外三個非地理專業甚至沒有教過高三的教師卻順利過關。

當問及龍暉為甚麼地理教師不考相應的學科時,他的理由是:「工作需要」、「上級批准的」、「沒有為甚麼」。教育局人事股股長左想海則透露:「遊戲規則是我們事先規定好了的,是上級批准了的,考試、錄取都是按規則進行的。」左想海在電話中對陳青枝說:「你想通了哪兒都可以去。」想通甚麼?就是指讓她放棄修煉法輪功。

為甚麼要讓地理老師考政史?那不很明顯嗎?就是為了剝奪陳青枝上課的權力。大家想想,地理是一門學科,和政史有甚麼牽連?但是,這個遊戲規則是「上級」早就定好的。考政史,在試卷中問你對法輪功的問題你怎麼答?按中共的要求答,你就得違背自己的信仰;按自己的真實認識答題,就甭想得分。不讓陳青枝再上講台找的藉口可真夠冠冕堂皇的。

那麼,剝奪信仰法輪功的老師的授課權是政治問題還是非政治問題?地方官員怎麼解釋都可以:說你是政治問題,它明著用的是非政治化方式,就是一個很正常的考試。可是一個簡單的考試卻解決了它所認為的政治問題。說你是非政治問題吧,你當老師,又修煉法輪功,我也沒有不准你考試呀,可是在試卷裏它可以給你出政治問題,這就變成了用政治的手段進行處理了。這一切都是在暗中完成的,結果非常明確,就是為了不讓陳青枝上課。

這樣的藉口老百姓能想像得到嗎?其目的就是為了刷掉一些中共不喜歡的教師。而中共欣賞的教師,不管其水平與品德如何,只要聽從中共,就可以受到重用。

十一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所使用的手法哪一樣不是藉口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