賑災與遭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看到國內同胞賑災的消息,不由得使我聯想起十二年前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賑災的情景。

一九九八年入夏以來,中國大陸氣候異常,長江、松花江、珠江、閩江等主要江河發生了大洪水。長江洪水僅次於一九五四年,為本世紀第二位全流域型大洪水。據官方統計,這場大洪水因為當時中共黨魁江澤民為了個人私利,罔顧客觀規律,無視數億災民的性命財產安危,執意要嚴防死守,拒不分洪,最終導致全國農田受災面積達二千二百二十九萬公頃,成災面積一千三百七十八萬公頃,死亡四千一百五十人,倒塌房屋六百八十五萬間,直接經濟損失二千五百五十一億元。

在這場世紀洪災期間,武漢三鎮的老百姓可能都還記得,在武漢電視台每天播出的節目下方有一個滾動的電子顯示屏,上面是賑災者的姓名和金額。在眾多普通募捐者的名單中,大家驚奇的發現一個非常獨特的現象:就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不留名、不留姓,只是署名「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學員」的募捐者;而且無論是捐款的人數,還是捐款的數額,在個人募捐者中都佔據較大的比重。

本人當時從電視上看到賑災捐款的消息後,也騎著自行車,穿著帶有「真、善、忍」字樣的T恤衫,趕到在原武漢電視台大樓前設的募捐點,拿出自己省吃儉用的收入向災區人民捐款五百元,正當電視台記者拿著攝像機準備過來採訪時,我在捐款者簽名處寫下「法輪功學員」五個字後就匆匆離開了。

《江澤民其人》中還記載著這樣一件事:「九八年大洪水,江××當時在視察一處大堤時,看到一群人在埋頭苦幹。江很得意,對手下說:這些人一定是共產黨員。叫過來一問,結果回答說是煉法輪功的學員。江××當時就妒火中燒,陰著臉掉頭走開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後,其喉舌媒體大肆散布謊言說法輪功如何如何「組織嚴密」。

法輪功作為一個鬆散的修煉團體,給災區捐錢是學員個人生活中的事情,作為當事人我可以親自作證,當時在學員內部沒有任何人組織動員,也沒有任何人號召大家去捐款。每個人都是抱著一個大法修煉者的慈悲與善心,志願的、自發的為災區人民盡其所能,獻上自己的一點微薄之力。這是大法學員通過修煉道德提高與回升後的一種內在的自覺行為和無私表現,不是靠任何有形的組織能夠做到的。在中共這種前所未有的強大專制政權面前,有哪一個「嚴密的組織」能夠經過中共十餘年的打壓而不倒呢?

下面是明慧網等媒體報導的幾位當年賑災者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前後的不同遭遇:

1、徐良英,女,四十七歲,湖北省監利縣法輪功學員。在一九九八年長江遭受百年罕見的大洪水期間,在自己生活還較困難的情況下,拿出多年的積蓄向災區無償捐款五千元錢,並挑著自己親手做的粉蒸排骨等香噴噴的飯菜去慰問抗洪第一線的士兵,有人當場就感動的流下了熱淚,給在場的官兵和鄉親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充份展現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無私奉獻、樂於助人的高尚風範。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卻因複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於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邪黨非法判刑七年,在武漢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又因盤腿打坐被獄警反銬在鐵門上幾天幾夜,並慘遭各種酷刑折磨。

2、陳國珍,女,四十多歲,原湖北省武穴市農業發展銀行員工。一九九八年湖北地區遭受洪澇災害期間,陳國珍讓弟弟給民政局送去十幾萬元捐款,不記名不圖報,只留下「法輪功學員」的名字。

熟悉陳國珍的人都知道,她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遇事總是先他後我,替別人著想。就是這樣一位善良的弱女子,只因堅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說真話,自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卻遭到累計長達三年的非法關押,遭受了種種慘無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在武穴洗腦班被惡人將頭按在地上毒打,非法送沙洋勞教後,遭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和用手銬將手反背吊銬等酷刑折磨,致使她一度雙腳癱瘓。一個好端端的家庭也經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無辜好人的邪惡之徒的挑撥,被活活拆散。

3、法輪大法在河南周口地區的洪傳中,使很多人受益。有不少身患絕症疑難雜症,在醫院治不了的,現代醫學都無法解決的,如癌症、肝硬化、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等等,通過修煉大法都好了;有的瀕臨死亡的病人因為誠心修煉大法而起死回生,一直健康的活到現在;有的五十多年裏一天都離不開藥的老病號第一次有了健康人的感受,擺脫了吃藥的煩惱。物資局一位下崗職工,謝絕了國家的特困補助,還在九八年大洪水後,在周口第一個率先向災區捐款一千元。

4、張芳,女,寧夏銀川市幼兒園職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張芳原來有嚴重的腸胃炎,時不時上吐下瀉,不敢吃生冷的食物;經常流鼻血;怕冷;神經性頭疼、神經衰弱;心臟也不好。脾氣還壞,和丈夫經常打架。

修煉大法幾個月以後身上的疾病全好了,給國家節約了不少的醫藥費,也改掉了壞脾氣。丈夫看到了張芳的巨大變化非常高興,逢人便說:「我老婆學了《轉法輪》一本書,學好了,家庭和睦了,不斤斤計較了,不和我爭吵了,你們都來學,可好了。」

一九九七年張芳給一個福利院捐款一千七百元;給一個希望小學捐款二千元;九八年長江流域發洪水,通過郵局給災區捐款五千元。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原本支持大法的丈夫在惡警的慫恿下,將張芳毒打成重傷,躺在床上三十三天起不來。

5、周文傑,女,原吉林省遼源市東豐縣第二中學英語教師。修煉大法後一改過去處處爭強好勝、爭名奪利的惡習,退還所有家長的饋贈,還自己掏錢資助家庭條件不好的農村學生。

一九九八年大洪水時變賣房產,將兩萬五千五百元人民幣支援災區,為此「東豐新聞」還給予了專門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後,邪惡「六一零」對她進行了多次的非法抓捕和關押,有一次惡警把她非法關在東山看守所,她絕食了半個多月才放回家,為了躲避邪惡「六一零」的再次抓捕而被迫流離失所,於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在長春被惡警迫害致死。

6、二零零零年,遼寧本溪勞動教養院戒毒所惡警丁會波帶領一幫猶大圍攻法輪功學員王吉財,丁問王:「你反不反對××黨?」王回答說:「我不反對。」丁指責王說:「你不轉化就是反對××黨。」王反問:「我若反對××黨,我又怎麼會在九八年大洪水向災區人民捐款十萬元?你們這麼熱愛××黨,能做到我這樣嗎?」丁聽完後啞口無言,馬上將王吉財單獨隔離迫害。

在本溪教養院政委惡警陳忠維的指使下,法輪功學員慘遭各種酷刑迫害,從邱智岩被迫害得十指潰爛、宋月剛被全身呈一字形抻起二十多天和坐死人椅一個多月、趙成林被打的頭部變形,雙股潰爛,生命垂危,到王吉財的脊椎骨折、王哲浩被打的渾身是血、付曉東、王景生、楊滿志、張運生、褚後友等人的被酷刑迫害等等。

7、王金菊曾是籃壇宿將,她當年曾因運動創傷癱臥在床。一九九六年有朋友向金菊推薦法輪功,癱瘓在床的她,身體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比年輕打球時的巔峰狀態還要輕靈,走路輕快的像要飄起來!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因此也走進了大法修煉。


金菊現居加拿大多倫多

從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預謀打壓法輪功開始,金菊就和其他學員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希望能有修煉的自由和做好人的權利。可後來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上訪的路都堵死了,他們只好走上天安門廣場,澄清大法的真實情況,呼籲停止打壓法輪功。她在接受海外記者專訪時說:「然而我好多親人因此被抓,我自己也幾次被捕。我跟來『轉化』我的警察說,在我癱瘓最無助的時候,是大法救了我,使我從新站起來。師父對我有再造之恩,我怎可能去聽信那顛倒黑白的謊言而背叛師父呢?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個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好人,九八年南方鬧大洪水,我一次就捐助了兩萬塊錢,這是我給媽媽而她老人家沒捨得花、過世時留下的錢,這是我修煉前做不到的。這樣好的大法,當他受到誹謗,我能不出來說句公道話嗎?」

「令人痛心的是,中共打壓法輪功不知毀掉了多少人!像我大哥,他因修煉而無病一身輕,後來卻因無力承受連年的迫害,放棄修煉後疾病復發而亡,如果沒有迫害,他應該還健康長壽地活著啊!」

高精度圖片
岳昌智老人(左),於零八年十一月在澳大利亞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中共原公安部長周永康

8、現年七十歲的岳昌智,曾是中國航空航天部電子設備工程師兼畫家。據同事介紹,她業務水平高,為人善良,九八年大洪水時曾一次捐款三萬元人民幣。她的水墨作品還被收錄在中國五百畫家名錄中。

岳昌智一生坎坷,丈夫在文革期間被逼瘋,後長年患病。兒子十一歲時夭折。岳昌智既要照顧丈夫和兩個年幼的女兒,還要上班,加上自己體弱多病,嚴峻的生活讓她苦不堪言。

岳昌智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沉痾盡釋,每年為國家省下不少醫療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岳昌智曾八次遭捕,兩次被送入「強行轉化班」。為逼其放棄修煉,單位除經常開會批鬥她外,還將其退休金由一千三百元人民幣減至兩百元人民幣。二零零三年七月岳昌智再度被枉判四年,在北京女子監獄,她受到多種酷刑折磨,多次生命垂危,遍體鱗傷,脊椎骨被折成三段,大面積的瘀血一個月都不褪。由於得不到醫治和起碼的休息,使她的脊椎骨斷處無法復位,她的腰彎曲成九十度,並嚴重側腰。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曾就岳昌智被無辜關押一事給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寫信,呼籲釋放這位年邁老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