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南周口沙南國保大隊長高峰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明慧通訊員河南報導)二零零七年以來,河南沙南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陡然增加。在短短三年裏,有三十多位修心向善的好人被綁架,其中十五人被非法批捕,任學英、何金亮、王愛芝、王天玉、李方貴、胡新政、李妍慧、程金敬、顧學敏等九人被非法判刑,田素華、梁梅、劉素琴、許美榮等四人至今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面臨非法審判。

周口邪黨對沙南大法弟子的迫害升級,黑後台為周口新任邪黨頭目毛超峰,而最主要的凶犯、馬前卒,就是沙南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高峰。每次對大法弟子的入室搶劫、綁架,幾乎都是他親自帶領一幫警匪做案;對每一個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批捕,都是他操作構陷罪名,捏造黑材料,怎麼能達到判刑的目的,就怎麼整材料。在此過程中,高峰還要厚顏無恥的敲詐大法弟子的家人,趁機撈取錢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以來,高峰就死心塌地的充當惡黨爪牙,氣燄囂張,手段殘忍狡詐,所幹壞事罄竹難書。高峰集貪婪、狡詐、陰毒、殘忍、虛偽、無恥於一身,同行背地裏稱他 「鬼精」、「笑面虎」。下面列舉的是高峰迫害大法以來的部份醜惡言行。

一、貪婪無度

高峰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創造所謂「政績」往上爬,一個是撈錢。在迫害之初,高峰是原周口市(現川匯區)公安局政保大隊一個副隊長,當時還有兩個副隊長,一個叫黃金啟,一個叫李玉政,三個傢伙一個比一個貪婪無恥,爭著搶劫、抓人,誰抓住的人,誰可以肆意、無恥敲詐,藉機發黑財。如哪個家人送錢不及時、數額小,就用各種卑鄙毒辣手段百般摧殘大法弟子,逼著家人速速多多的送錢。三人中又以高峰為最黑最狡詐。

高峰撈錢有「三部曲」:一是開門收禮,大法弟子被他綁架之後,家人買貴重禮品或帶現金到高峰家通融,他一概「笑納」。二是非法罰款,一罰就是幾千元,直接交到他手裏,從不開收條。至於他交給單位多少,他自己當家。三是對家庭條件較好的大法弟子反覆敲詐。禮也接了,款也罰了,臨放人的時候還要再勒索一把:再給我拿多少多少。

一九九九年,高峰闖入大法弟子趙丙奎家,強行把他們老倆口綁架到政保大隊一天一夜,恐嚇、威逼說出誰在他家開會,趙丙奎沒有配合,就勒索他老伴三千元錢,交了二千元後叫回家了;把趙丙奎關押進看守所,又勒索了二千元。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錯,還有一個寬綽的獨院。高峰揚言:「別看老何的房子那麼好,將來說不定是誰的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帶領七、八個惡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腳一陣折騰,何的妻子王愛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闖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來評評理!」眾惡徒做賊心虛,趕快溜走。高峰迫害何金亮之心不死,於二零零九年元月四號,再次帶人闖入其家,將何金亮、王愛芝夫婦同時綁架,投進監獄,又構陷罪名將二人報捕判刑。

奧運前夕,高峰帶領一幫惡警闖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汽車司機、六旬老漢江有財家中非法抄家,把他劫持到國保大隊非法審訊,敲詐數千元現金後才放人回家。

當天,高峰又帶人綁架了在工農路開理髮店的法輪功學員吳金山。其實抓人毫無理由,高峰卻裝模作樣的非法審問一番。吳的家人心急如焚,明知金山甚麼錯也沒有,也得忍氣吞聲的送錢救人。

從二零零七年到現在的三年時間裏,高峰綁架了三十多人,大法弟子的家人救人心切,多數都不得不忍受其無恥敲詐,向其送錢送物,少者數千元,多者萬元以上。特別是零八年元月和零九年元月份,高峰在幾天之內,分別綁架大法弟子六人以上,撈了大筆錢財。就是這樣,一些家人送來重禮的大法弟子仍然被非法判刑,高峰就是如此心黑手毒。

二、陰毒狡詐

1、對勞動模範、古稀女大法弟子顧學敏的迫害

年屆古稀的女大法弟子顧學敏,退休前曾在周口地區教育局、政法委、外貿局糧油公司就職,工作特別能幹,是個幾十年不變的老模範。一九九六年,她在受頑疾折磨生不如死的絕境下,走上了修煉之路。煉功時間不長,各種頑疾不藥而癒。在大法遭非法打壓以後,顧不放棄崇高信仰,並向民眾講真相,揭穿邪黨誣陷大法的種種謊言。

二零零五年十月,顧學敏被以高峰為首的沙南分局國保惡警劫持,投入看守所關押,並構陷罪名上報批捕。經辦法官考慮到顧學敏的丈夫老趙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其兒子患精神障礙症,二十多歲了尚未成家,生活上也離不開媽媽的照顧,所以,最後判決結果是「判三緩四」,顧學敏走出了監獄大門。

時隔不長,惡警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顧學敏的身影,大為惱火,說:「跟了這麼長時間,費了那麼大勁,好不容易把顧學敏抓住了,法院竟然又把她放了」,遂向局長趙建設、和市、區「六一零」誣告,向省有關特務機構誣告。導致顧學敏被重新抓捕,投進新鄉女子監獄迫害。在她被非法關押期間,其丈夫老趙被送到福利院一段時間,因病情加重,送進醫院長年住院,身子、手腳不會動,不會說話,不認識人,成了個植物人。

2、對法輪功學員毛啟和其丈夫的迫害

迫害之初,川匯區南郊鄉法輪功女學員毛啟被長期非法關押,其丈夫在周口市交通局上班。二零零二年的一天,高峰給毛啟的丈夫打電話讓他到政保大隊去一下,說:毛啟關押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你來政保大隊一趟,咱商量商量想法勸勸毛啟,爭取儘快放人。毛啟的丈夫一到政保大隊,高峰的鬼臉就變了,說:「聽說你不是也煉法輪功嗎?先搜搜家再說。」就劫持著毛啟的丈夫到他的辦公室及家中進行 「搜查」。最後把毛啟的丈夫非法關押了三個多月,才無罪釋放。

3、對法輪功學員、周口體校優秀教師任學英的迫害

高峰曾在周口體校上學,任學英是他的老師。任學英擔語文課,年年被評為優秀教師。大法遭無端打壓以後,任學英依法赴京上訪,遭惡警劫持。那時,高峰還是個副隊長,對任學英似乎很客氣,一句一個「任老師」,叫的挺熱情。

二零零七年九月,高峰帶領一幫惡警惡人闖進任學英家中瘋狂搶劫,聲稱是邪黨頭目毛超峰親自指派他幹的,搶劫一番後,將任學英綁架,然後整她的黑材料,很快報批捕。優秀教師任學英遭自己的學生迫害,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還在新鄉女子監獄遭受煎熬。

零九年元月高峰帶一群警匪五天之內綁架了六個大法弟子,聲稱:「我是帶著省裏提供的名單來的」。高峰就是這樣一個狡詐陰毒的傢伙,他常常是把好人送進監獄,又把罪名栽到別人頭上。

三、囂張殘忍

大法遭打壓以後,高峰如邪魔附體,氣燄十分囂張,自以為大法弟子的生殺大權都在他手心裏捏著,迫害時語言肆無忌憚,興起惡事來手段殘忍。

高峰曾多次在把被他綁架的大法弟子投進監獄時咆哮:「你知道這是哪裏嗎?這裏就是人間地獄。我叫你死你死,我叫你活你活!」

迫害之初,高峰毒打大法弟子是家常便飯。打人時多採取劈臉搧耳光,一巴掌下來五個指印。一次,他和大法學員李思英(水利設計院退休女工程師)談話,笑著說:「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們這些知識份子的。我抓你這是奉差辦事,到社會上咱們就是朋友。」說話間,高峰看到李思英坐在那裏盤著腿,登時如惡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給我把腿拿下來,撅那去。」說著照左臉就是狠狠一巴掌。幾年以後,零八年元月,高峰帶領一幫惡警又把李思英綁架,投進項城看守所關押兩個月,繁重的勞役,致使古稀老人李思英腰背佝僂、劇痛,至今仍未痊癒。

殘疾人是弱勢群體,在社會上是應該受到照顧與呵護的,而高峰迫害起殘疾人來卻毫不手軟。

法輪功女學員田素華,現年四十四歲,項城市城郊鄉文樓村人。修煉前,她的人生之路十分坎坷,對人生心灰意冷。與大法結緣以後,她的生活才有了溫暖的陽光。中共開始殘酷鎮壓大法,田素華憑著做人的良知,她毅然走出來揭露謊言,為大法和師父伸冤。然而,中共惡黨肆意踐踏法律,對敢於為大法鳴不平者,統統以大牢伺候。田素華屢遭迫害,在項城看守所膝蓋骨被折磨致殘,雙腿從此無法行走,兩眼幾近失明。因其仍不向邪惡妥協,又被劫持到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進行迫害。期滿出來後,別的活幹不了,靠開三輪運送旅客謀生。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夕,田素華又被高峰、侯紅旗等一夥國保大隊警匪綁架關押,又被非法批捕、審判。目前,田素華仍被關押在項城看守所,度日如年。

病退多年的大法弟子程金敬,男,約六十歲,大專畢業,原籍項城,曾任原周口地區技術監督局科長。修煉大法前,程金敬不幸遭遇過一場嚴重車禍,在車禍中,他的一側身體從頭到腳全部受傷,搶救時開的刀口竟達幾十個,傷勢最重的是大腿部,粉碎性骨折。經過搶救,雖然保住了一條命,但一隻腿從此殘疾。尤其逢寒冬季節和陰雨天氣,創傷處的反應更是讓他痛苦不堪。無法上班,他四十來歲就病退在家。一九九六年春,程金敬開始學煉法輪功,煉功不久,身體狀況迅速好轉,走路雖然還是跛腿,但是撞傷部位基本不疼了,惡劣天氣時不難受了,性格也變的開朗了,因此,程金敬對大法無限敬佩和感恩。

在中共瘋狂迫害大法的九年腥風血雨中,程金敬因秉持正義,維護真理,先後三次被惡人綁架。

二零零九年元月九日上午九點左右,程金敬剛出家門不遠,十來個受高峰指使的惡人惡警將他劫持,關入周口看守所迫害。 程金敬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舊疾發作,疼痛難忍,站不起來,不能行走,發展下去,會導傷腿徹底癱瘓。家屬萬分焦急,強烈要求保外就醫,主管迫害的「六一零」官員和高峰拒不表態放人,不僅不放人,又將程金敬非法判刑三年,送往鄭州新密監獄。

四、泯滅良知

高峰為了自己官運、財運亨通,追隨中共邪黨迫害好人,顛倒黑白,良知泯滅,心狠手毒。他的親人知道了他的一些惡行後,好心勸他不要做的太過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沒有犯法,不要隨便抓人,他一概塞耳不聞。後來,他的行惡殃及其父,其父還不到七十歲,身體一向硬朗,突然病故,其姐又悲又怒,一氣之下,與他斷絕來往,罵他「不是人」。有一次,高峰的一個老友善意的勸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要手下留情,不要把事做絕了,那樣對你不好。高峰冷笑一聲,指著身後的白色牆壁說:「共產黨說這牆是黑的,這牆就是黑的,共產黨說這牆是白的,就是白的!」

周口市中醫院大法弟子李妍慧,女,四十多歲,秀外慧中。在單位,她是個優秀的麻醉師,在家裏是個賢妻良母。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等一幫惡警闖到她單位,將她綁架,而不明真相的單位領導帶著惡警到她家洗劫,翻箱倒櫃,亂扒亂扔,李妍慧年邁的老母親被突如其來的一幫警匪嚇得心臟病發作昏死過去。李妍慧的弟妹見婆母受到如此驚嚇,制止警匪惡行,惡警竟然將她綁架,被勒索數千元後才放出。高峰把李妍慧投入監獄後,又捏造罪名將她上報批捕,最後被判刑四年。

郭鳳勤,女,六十多歲,是個有名的賢惠媳婦,她與九十多歲的婆母相處四十多年來,沒紅過一次臉。婆媳倆因身體都患有難纏的疾病,於一九九六年雙雙修煉了法輪功,婆婆腹中幾十年的硬塊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困擾郭鳳勤二十多年的腸結核也很快不治而癒。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七日中午,在高峰操縱下,一幫惡警闖入郭鳳勤家裏搶劫,將其綁架到項城看守所迫害。郭鳳勤九十高齡的婆母,眼睜睜看著這一幫流氓土匪帶走了與自己朝夕相伴的兒媳婦,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呆呆的流淚。

郭鳳琴被綁架後,其家人找到高峰要人,高峰一方面施展騙術,說讓單位出面擔保一下,就可以放人,一方面抓緊整黑材料上報批捕。郭鳳琴的家人趕快找單位領導,開始領導不同意出面,後來單位領導也說的差不多了,再見高峰,他說「晚了,材料已經報上去了。只要材料退回來,我就放人。」後來,黑材料被退回來了,高峰竟惱羞成怒,叫囂:「我報的材料,從來沒有退回來過,報一個批捕一個,這會給退回來了,我找局長去!」

高峰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根本不管你有多善良,不管你的家人如何悲慘痛苦。他心裏想到只是如何向邪黨表功,如何趁機發財。六十多歲的川匯區西楊莊大法弟子李方貴被判五年重刑;開書店謀生的大法弟子胡新政被他綁架報批捕,判四年重刑;周口師院老年女學員李春梅被高峰帶人綁架報批捕後,遭非法審判;周口市電業局老年女大法學員於秀英、樊秀英被高峰派人劫持,報批捕,遭非法審判;周口居民、老年法輪功學員劉素琴、許美榮被高峰帶人綁架,正面臨非法審判;周口市縣鄉公路管理局財務副科長梁梅零九年九月被高峰派人綁架,關進商水看守所,目前正面臨非法審判。

高峰的貪婪殘忍和踐踏法律,給多少個家庭造成悲劇,有的家庭因此而破碎。高峰與魔鬼為伍,與善良為敵,為善良的人們所不齒,他不知道自己在拿自己寶貴的生命做賭注,在害人的同時,也在害自己,毀滅著自己的未來。我們為他感到十分痛心和悲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