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周口老模範 堅持信仰被關進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河南報導)年屆古稀的河南周口女法輪功學員顧學敏,退休前曾先後在周口地區教育局、政法委、外貿局糧油公司工作。因其踏實能幹,勤奮盡職,是個連續幾十年的老模範,單位、系統、地區、省裏獎給她的榮譽證書,擺在一起一大摞子。就是這樣一個頭上戴滿中共花環的勞動模範,為強身健體而修煉了法輪大法。在大法遭到無端打壓後,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屢遭中共邪黨迫害,被非法跟蹤、綁架、關押、判刑,其老伴因屢次被驚嚇而得重病,最後變成了植物人,令當地有良知者莫不心寒。

顧學敏當初為甚麼要修煉大法呢?是因為她曾經身患各種疾病:腦血管硬化,心臟病,腰肌勞損、腿痛、胃炎等等,尤其是腿痛最嚴重,曾經痛的她半年臥床不起。在長期被疾病折磨、生不如死之際,法輪功傳到了周口,她於一九九六年開始走上了修煉之路。初到煉功場的時候,她滿臉病氣,走路非常困難。煉功時間不長,各種頑症就不藥而癒,滿面紅光,走路生風。

在大法遭非法打壓以後,顧學敏內心十分難過:這麼好的功法 ,中共硬要編造謊言瘋狂打壓,真是太沒有道理了。大法給了自己一切,要走出來為大法洗冤。同時,周圍許多民眾聽信了中共的欺世謊言,跟著迫害佛法修煉的大法弟子,作為修「善」的大法弟子,自己有責任向他們講清真相,揭穿謊言,使父老鄉親都能免於在天滅中共時被淘汰。於是,她挺身而出,走街串戶,傳天機,講真相,送福音。然而,她一心為了鄉親好的大善行為,卻遭到惡黨多次無理打壓,非法到她家搶劫、綁架她,投進監獄迫害,一關就是幾個月。

二零零零年前後的一天清晨,顧學敏在周口火車站廣場與一個熟悉的女功友見面,被曾任周口地區公安處政保科科長的王余德瞅見。王余德因積極追隨邪黨迫害大法,遭惡報得了腦血栓,一度半身不遂,病退在家。他仍然執迷不悟,繼續迫害善良。這天早晨,王余德到廣場鍛煉身體,看到顧學敏與法輪功學員接觸,遂將她誣告,致使顧再一次被綁架,被投進看守所非法關押數月。

二零零五年十月,顧學敏剛到周口西郊紗廠一個親戚家裏,被以高峰為首的沙南分局國保大隊一幫惡警跟蹤劫持,投入看守所迫害,並構陷罪名將其非法批捕。零六年三月,周口川匯區法院對顧學敏非法開庭審判。在法庭上,她陳述了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證實了大法的美好。川匯區法院當事法官心裏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人,其一切講真相的行為都完全合法,並考慮到顧學敏年邁,家裏還有一個臥病在床的老伴需要她護理,故而做出了「判三緩四」判決意見,顧學敏走出了監獄大門。

顧學敏恢復自由不久,國保大隊長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她的身影。這個惡貫滿盈的傢伙極為惱火:「好不容易把顧學敏抓住了,法院竟然又把她放了」。遂向川匯區、周口六一零(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特務組織)和省城邪黨有關部門誣告。周口六一零頭目於義雲責怪川匯區法院對顧學敏的判決太輕,「起不到打擊作用」,從而向法院施壓。

當年七月二十三日,川匯區法院向顧學敏發出書面通知,稱「周口中級法院認為區法院量刑輕,要求重新審理。茲定於八月二十九日重新開庭」。此後,顧學敏為躲避迫害,到親戚家住了幾天,被川匯區法院知道了,恐嚇其家人說如果到時候顧學敏不到庭,就把她大兒子抓起來(理由是顧出獄是她大兒子做的擔保)。病中的老伴思念親人心切,一直鬧著回家,顧學敏只好帶著他返回家中。剛到家不久,一天,川匯區鐵路派出所的惡警闖到她家裏,欺騙她,說是帶她到派出所問問情況,問完一會就送她回來。顧學敏跟著惡警上了警車。誰知警車一上路,就直接開到了周口市看守所,把她投進監牢。

顧學敏這次被無辜關押以後,就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絕食到第十二天,惡黨竟不經任何程序,又直接把她送到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後來才非法在女子監獄開庭,由原來的「判三緩四」改判有期徒刑三年。邪黨人員先把合法的好人投進勞改監獄,再履行非法審判手續,如此視法律為兒戲,定好人為罪犯,可謂世上絕無僅有、荒唐透頂、無恥之極!

顧學敏的老伴老趙,是個老牌大學生,退休前曾任周口市宗教局副局長。七二零之前,他也因身體有病煉功,很快無病一身輕。因老趙曾親身經歷邪黨一次次置人於死地的政治運動,對邪黨的整人手段非常清楚,怕的入骨。顧學敏第一次被綁架,他嚇的失魂落魄,功也不敢煉了,書也不敢看了,好像自己身邊隨時都有警察跟著,隨時都會把自己抓走。結果,原來的疾病又全部復發,並且還添了新病,病的他自己連衣服都穿不上,大小便都得讓人幫著,整天躺在床上。這次又遭驚嚇,病情加重,神志不清,失語,失聰。因他幾個孩子都有工作,護理他有實際困難,就把他送到了福利院。後來由於病情日益加重,又只好把他送到周口市中心醫院長期住院治療,家人請來老家的一個姪子護理。顧學敏還有個小兒子,本來就有精神障礙,二十七八了還未成家,由老媽媽照顧他的飲食起居,這次也被驚嚇的神志不清,父子倆境況甚為淒慘。最近,顧學敏出獄後,到醫院伺候老伴,見他昏迷不醒,身上插著管子,四肢、頭臉都不會動,多次大聲喊「老趙、老趙」,老伴毫無反應,完全成了個植物人。

在對顧學敏的歷次迫害中,中共邪黨是罪惡之源,周口沙南國保大隊頭目是直接禍首。高峰泯滅良知,既貪錢權,又十分狡猾、無恥、陰毒,幹盡了踐踏法律、傷天害理的壞事。僅二零零七年以來,周口沙南法輪功學員就有三十餘人被非法劫持,其中李妍慧、李方貴、程金敬、王天玉、何金亮、任學英、顧學敏等被非法判刑,徐美榮、馮子俊、田素華等至今被長期非法關押,年輕女學員梁梅最近又被綁架到商水看守所。每一次作案,都是高峰親自指揮策劃,絕大多數情況都是他親自帶著惡警搶劫、抓人,敲詐了多少錢財,數額巨大,難以準確統計。

中共邪黨對一個昔日的勞模、今日又修心向善的好人如此不擇手段的迫害,令此事的知情人都十分寒心和憤慨,有的對中共邪黨大罵。大家在紛紛議論:中共腐敗、流氓無恥到這種程度,真是炎黃子孫的極大悲哀和災難,中共真是該滅亡了,滅的越早,社會越安定,人民越好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