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相由心生」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前天晚上,丈夫和女兒談笑間不經意看了我一眼之後,不約而同笑容即刻消失,家裏一陣寂然。我疑惑的站在鏡子前,看到了一張煩躁交織著壓抑的臉:眉頭緊鎖、僵硬的面部猶如結了冰,沉沉的、冷冷的,毫無生氣。試著笑了一笑,簡直比哭還難看。唉,是自己的情緒把家裏的氣氛破壞了,搞的大家興趣索然,不知所措。此時我的腦海中浮現出四個字──「相由心生」。

最近一個時期感到很憋悶,總想擺脫一些甚麼、突破一些甚麼,卻怎麼也做不到,心中很苦惱。十幾年的修煉,自己以為洗去了太多的骯髒和污垢,在大法中不斷精進、不斷提升,達到了一定的境界。無論是對待同修還是世人,都能夠以法為標準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在救度世人的同時修煉自身。可是由於家裏發生了一些變故,使環境複雜了許多,原本就擔負著很多家庭責任、長年照顧著二老的我,因婆婆又生了病,身上又增添了照顧婆家的重擔,壓的我喘不過氣兒來。在比較寬鬆的時候,能夠按照「真善忍」去要求自己,覺的修的還不錯,可現在這巨大的壓力,無論在心性上還是在體能上我感覺已經到了極致,再也無法前行。家人的一個眼神、一句話、處理一件事這些微小的因素,都能夠觸發我敏感的神經,雖然表面上還算平靜,胸中卻如一爐子鋼水,上下沸騰。我走進了一個怪圈,有委屈、有埋怨、有不平,還有那無盡的愁苦。既想擺脫它們,找出自己的執著去掉它,又看不到自己錯在哪裏;想把這一切都擔負起來,又感到力不從心,背誦著「吃苦當成樂」,卻滿臉是淚,好苦啊。

昨天,我穩下心來,認真拜讀了師父去年發表的《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心中豁然開朗。「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讀到這兒,我又聯想起前些天做的一個夢:在一條窄窄的小路上行進的我,忽然看到路旁站著一群體態龐大的動物,就嚇住了不再前行,準備退回去。耳邊有人說可以走,別回頭。抬頭一看,在小路的對面已有幾人經過那群動物走到我的面前……是呵,我這不是被困難嚇住了麼!修煉中的一關一難都需要去面對,而不是逃避,甚至放大。要想擺平它,必須在矛盾中找自己,昇華上去,難自然就不存在了。

說到底,還是自身的問題。在魔難當中,沒有了正念,一切事物都用人念在分析、衡量,致使後天未去的執著和觀念沉渣泛起,非但沒有消去,還大有泛濫之勢。在展現的法理面前,我找出了很多執著:爭鬥、妒嫉、不讓人說、在意他人如何評價自己等等等等。我的範圍中只有純淨了、正念強了才能消滅那些邪惡因素,才能改變自己的環境。雖然這些不足還不能立即修掉,但我有足夠的正念和信心徹底解決它,在自己的環境中高大起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