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去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轉眼又一年,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又走過了一年。對於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師父不知操了多少心。謹以此交流稿作為一年來修煉的總結,並以此作為新年精進的動力和起點。

一、在工作中去執著

我是個上班族,每天工作八小時,因路途較遠,中午休息時間也在公司。加上往返路程,每天離家近十一個小時,有時還要加班。因為大部份時間在公司度過,所以許多矛盾都體現在工作中。

去年廠裏組織歌頌鄧某某的合唱,我被迫去了一次,在那裏沒張口,一直發正念,但效果並不好,之後我就頂著壓力不再去了。家人同修幫我發正念,威力最強的一次是集體發正念,第二天就聽說我的名字從合唱名單上被劃掉了,領唱的人嗓子也啞了。從嚴厲的要求我參加到最後取消,前後共八天,從中見證了同修集體配合的威力。在此期間,我向內找,為甚麼引來此事?當時起了爭鬥心、逞強的心,聽說別人在練習,就氣呼呼的說:「讓我去我也不去!」結果第二天就強制讓我去了。從中悟到修煉人一定要修口,不能亂說話,否則會給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煩。

去年我完成了兩個技術項目。其中一項是其它部門出方案、我編製具體文件。由於懶惰,本應由我組織的評審由其他部門組織了,結果評審報告上沒有我的名字,最後公司驗收時沒有任何材料證明這項工作有我參與。同事都憤憤不平,我被帶動了,就要求加上我的名字,但他們說沒法加。當時我的態度不平和,他們也激動的堅持,還打電話找我們上司說不能加的理由。這時我冷靜下來向內找,發現我起了求名心、爭鬥心,趕緊清除。我心平氣和的告訴他們公司要考核每個項目,我沒有證實材料,考核會通不過,而且會影響我們廠的利益。他們也平靜下來。後來他們說還有一份級別更高的材料,參與者中有我的名字,並複印一份給我。此事就了結了。我認識到自己的求名心還是很強,修煉多年遇此情況還會動心,還是要修的再紮實些。

今年年初評聘晉級,當時好像很有把握,卻沒評上。我趕緊向內找,發現自己不但求名,還求利,因為評上後會漲工資,是名利雙收的事;而且起了歡喜心,有些得意了。我就此事去執著,師父說:「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轉法輪》)結果出來後我平靜的接受了,並且仍努力的工作。

去年夏天我升職後,有個以前對我很好的同事態度大變。師父說:「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歐洲法會講法》)我要求自己忍,不能和她一般見識,並同時向內找。比如有一次她氣呼呼的說:「我這人可對誰都一樣。不像有些人,對領導小聲兒小氣兒的,對老百姓厲害。」我找自己,的確對待領導和技術員不一樣,不是特意的,對領導說話要小心些、客氣些,而對技術員說話就隨便一些。這是分別心啊,在常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嚴重點就是媚上欺下、欺軟怕硬。我趕緊發正念清除此後天形成的敗壞物質。她喜怒無常,有時突然就翻臉了。向內找,自己也喜怒無常、情緒變化較大,修煉人對誰都應一樣慈悲。公司各部門檢查頻繁,我既要陪同檢查又要找資料,有時來好幾個人她也不主動幫忙。還有一次她氣憤的和我說有兩個同事在家甚麼都不幹,全是婆婆帶孩子、做家務,她們那個年齡的(近五十歲)可不會這麼做。我知道自己很懶,求安逸心很重,煉功不勤,因此身體轉化很慢,修煉多年還很容易累。自己在家也不做家務,都是父母做,這都是自己需要修去的執著。同時也有支使人的心,意識深處覺的你們得聽我的。她們室共三個人,她一直拉攏一個排擠另外一個。冷靜的想想,其實自己也做的不好,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就甚麼都好,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人就看不上,有時也參與其中的矛盾,不也相當於挑撥是非嗎?去年我曾盼望她調走,但現在看來全是好事,她真的是在幫我,她的行為不斷的提醒我發現並改正自己的問題。因此技術員都挺支持我,而她也比以前好多了。

二、在學車中修煉

今年三月一個偶然的因素,促成了我要學車的念頭。於是用了近四個月的時間拿到駕照。回想這一經歷,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從中發現了許多自己不曾注意的執著心。第一項理論考試監堂很鬆,別人都抄書和交頭接耳,我知道大法弟子不能作弊,因此不為所動,完全憑自己掌握的知識順利通過考試。之後起了歡喜心和顯示心,這種心理在練習樁考時遇到了極大的挫折。

練樁時互相交流理考,別人誇我兩句,我很高興。結果一上車就蒙了:離合器怎麼也踩不好,總是忽快忽慢,不能保持勻速、慢速,教練教過的東西也記不住。第二天還是如此。教練皺著眉頭很不耐煩的說我,我聽了很不舒服,因此沉著臉,也不說話,氣氛很尷尬。在我當時聽來,教練的話很刺耳,怎麼老說我呢?越著急越學不會,都灰心了,家人同修說我不讓人說。而且與我同車練習的人都能接受,那麼一定是我的毛病了。學法中認識到還是不讓人說的問題。別人也是這樣學的、教練也是這樣說他們的,為甚麼人家可以坦然接受而我不能呢?

我下決心去此執著,多學法,針對性的發正念,漸漸的心態平穩了。隨之離合器能夠踩的很穩,可是歡喜心又起來了,馬上不行了,反反復復,這個倒樁練的很艱難。別人普遍一個多星期就考試,我狀況不穩定,教練不給我報名。算起來我練樁前後二十二天才考試,教練明說就是考心態。考試那天我一點沒緊張,還和我同考的一個女子講真相。考試極其順利,我用很短的時間準確無誤的做完全部程序,考官誇我做的很好。

學車歷時三個多月,從中暴露出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色心(遇到一個同車練樁的小伙子,交談溶洽)、不讓人說的心、利益之心(捨不得錢找陪練)、求安逸心等,感謝師父安排這一切讓我有機會發現並去掉它們。

三、傳神韻,多救人

有個同事今年提出辭職,準備回家結婚、做生意了。我想不能讓他錯過啊,他家在南方,那邊同修少,怕他回去難遇機會。但是平時接觸不多,沒有講真相的基礎,我想那就送他一套神韻光盤吧。這天恰好他要走,晚上的機票都買好了,當我把包裝精美的DVD光盤送給他時,他激動極了,平時能言善辯的他語無倫次,直說謝謝,說我太好了,並且雙手合十深深的鞠了一躬。這真是我沒想到的,然後就像有滿腹的話要說一樣,想告訴我他回家後的打算。但是廠總師打電話叫我,我祝福他做生意發財、叮囑與家人好好看神韻後就離開了。仔細想想,他家在遙遠的南方、女朋友在南方、大學在南方讀的、家裏又有不小的生意而且需要人手,他卻偏偏跑到從沒來過的東北工作。據說是為了鍛煉自己,但是工作不順心,所以回去了。我想更深層的原因應該是為聽真相而來,而且是與我有緣的人,但是我平時做的不好,也只能在他走前送一盤神韻,希望南方的同修接著給他講真相。

今年八月初陪姐姐照相,等待的時候,玻璃門外有個要飯的老人,頭髮花白而蓬亂,身上髒兮兮的,臉上是愁苦的表情,一手敲竹板、一手端個破茶缸要錢。因為這類要飯的都是對商家而非顧客,因此開始我沒動,告訴老闆娘門外有乞丐,她正忙著沒聽見。但是老人不走,仍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我一下想到他是對我來的吧,就起身開門放他茶缸裏兩元錢,然後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怕他記不住,又教了一遍並且讓他重複,他好像很久沒說話了,口齒含糊的說出「法輪大法好」,說著雙眼發亮、面帶笑容,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整個人都變了。真是眾生為法來啊!不知他為聽這句話吃了多少苦,為促成這個機緣遭了多少罪!而我卻差點讓他錯過。

考外路那天,教練讓我再練一會兒。我想應該送他一套神韻晚會光盤,於是在家學法、發正念後上路了。路上他打了兩遍電話,我沒見他這樣著急過,到駕校一看情況更是意想不到的好:只有一名學員並且很快離開了,而平時最多時達十幾人。我事先沒想像情況如何,只是想把神韻送他,師父安排的太好了!練車結束時我問教練看沒看過神韻晚會,他說沒有。我說很好看,是海外華人表演的傳統歌舞,很美。教練接過看了一眼說:這晚會挺好看啊!並答應回家看。晚上考完試後學員一起坐通勤車回市內,下車後我分別送給兩個年輕人每人一套DVD光盤,簡單介紹之後叮囑他們回去好好看,他們都答應了。然後我去等公交車,很久也沒來,我想不會有車了,就打車回家。司機五十多歲,談話中得知他對神韻有所了解,看過小冊子,只是沒收到過光盤,而且他家是VCD機,我包裏恰恰剩一套VCD盤。當天我帶四套盤,只有一套VCD。我心裏感謝師父安排的太巧妙了,我把盤送給了他。他對法輪功真相也了解一些,就又和他講了一些真相。

世上的人大多來自高層,曾經是了不起的神。師父說:「你們誰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歷史上為這件事情的付出。你們也沒有想過他們曾經是多偉大的一個生命,冒著這麼大的險惡,一頭紮進來,下到這麼險惡的地方來。就這本身都值得你們去救度他們,把他拉出來。」(《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所以我們真得放下一切執著,救度世人。

我們是身在俗世中的修煉人,我們必須每件事情都做好才能救度眾生。我的執著還很多,只有用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當我們向內找時,很多事情都化解了。

我知道自己修的遠遠不夠,與精進的同修不能相比,但我會時刻鞭策自己精進再精進、時時向內找,去盡執著、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