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廣漢西高鎮大法學員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以下是四川廣漢西高鎮大法學員遭迫害的案例。

肖澤瓊,女,40歲左右,廣漢西高鎮10大隊2隊人,98年5月喜得大法。學法煉功後,神經痛、腸炎、婦科病痊癒。

2000年底肖澤瓊去北京上訪,在2001年1月1日,肖澤瓊和另一大法學員在北京廣場被巡警攔住,被劫持到北京附近派出所。第二天肖澤瓊倆同修被劫持到另一派出所,警察強迫肖澤瓊光著腳站在後院冰凍的地上,叫肖澤瓊報名字和地址。肖澤瓊不說,警察就從肖澤瓊的頭上往下澆水凍。見肖澤瓊不說,又強迫肖澤瓊脫掉棉衣,只穿秋衣秋褲光腳在冰凍的院壩裏凍。肖澤瓊仍不說名字,最後衣服被脫了只剩下內衣內褲站著,全身都凍烏了,肖澤瓊還是不說,警察又拿乒乓球拍打臉,臉都打腫了。警察一直問不出名字,軟硬兼施,後來也被當時的場景感動的快哭了,肖澤瓊看到警察都要哭了,報了名字。就被非法拍照關了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回四川廣漢西高洗腦班迫害。

在洗腦班,每個法輪功學員坐在地上劃的圈裏,4天4夜不給飯吃,勒索4000元後於正月22將肖澤瓊放回。

2002年6月,公社幹部曾生勇、陳昌芝、邱會才及派出所等7、8人到肖澤瓊家非法抄家,家裏翻的亂七八糟,沒有抄到書,又偽善的說是來關心肖澤瓊的。

2007年邪黨「十七大」期間,5個鄉幹部監視肖澤瓊一星期。

肖雲珍,女,64歲,廣漢西高鎮沙堰村人。98年修煉法輪功,煉功前患風濕心臟病、關節炎、肩周炎、頭痛、胃炎等多種疾病,長年嘴皮都是烏的,腰桿痛的下不了床,長期咳嗽,為治風濕,全身打火罐是常事,生活的苦不堪言。學法煉功後,身體奇蹟般康復。

2001年初,西高五大隊、六大隊幹部和派出所5、6人到肖雲珍家非法抄家。

2003年8月西高派出所7、8人將肖雲珍綁架,搜走大法書《轉法輪》,同時將肖的老伴(同修)也一起綁架到西高派出所,朱所長強迫肖雲珍按手印,又把肖雲珍夫婦交給東高派出所,肖雲珍被東高派出所的頭子打耳光,當天下午2點用手銬非法將肖雲珍夫婦銬在一起送進廣漢看守所,肖雲珍被非法關押8天後放回。

沒過幾天公社幹部非法把肖雲珍劫持到廣漢和興洗腦班迫害2個月。

2007年邪黨「十七大」 期間,被非法監控5、6天,被公社邪黨書記朱宗懷勒索650元。

蔣澤英,女,60歲,廣漢市高坪鎮8社農婦。2000年12月26日,蔣澤英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北京警察綁架關了一天一夜不給飯吃。2001年元月4日被劫持回廣漢高坪公社洗腦班,惡徒強迫蔣澤英放棄修煉,大隊邪黨書記譚宗兵、村長李和友、民兵連長楊雙建、公社婦女主任王永召謾罵大法學員。在洗腦班強迫蔣澤英等大法學員跑圈,不准洗臉,前三天不給飯吃。參與迫害人員吃剩的雞骨頭、魚骨頭、很多的辣椒和吃剩的飯菜煮一大鍋給大法學員,強收蔣澤英1500元生活費,還在清水一樣的稀飯裏放藥,有大法學員吃了出現藥物反應。洗腦2個月又勒索4000元後放回,至今還有2000元沒退回。

從2001──2002年期間每月騷擾不下4次。2002年4月27日蔣澤英被村幹部強拉到廣漢拘留所關15天。

2002年9月3日,公社幹部楊雙建等動用6輛汽車和幾個大隊的人來抓蔣澤英去太平洗腦班,封鎖所有路口。為抵制迫害,蔣澤英帶上大法書翻牆出家,夜裏兩次跳河逃離。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被非法抄家,惡徒將家裏翻得亂七八糟,並劫持蔣澤英的丈夫到處搜人,蔣澤英被迫流離失所達三月之久。

在蔣澤英被迫流離失所期間,鄉副支書芮曉燕幾次打電話向蔣澤英的小女兒施壓要人。

廣漢連山鎮烏木村一社白定超於96年10月修煉法輪功,原先煉過多種氣功,身體的病痛不見好轉,修大法後,長期折磨他幾十年的腳痛病好了,身體奇蹟般康復。

99年720大法被迫害,公社派了兩名邪黨人員到白定超家裏監視不准煉功,走哪裏要請假。

2001年7月18日連山鎮幹部通知白定超及家人張道慧晚上9點到派出所去一下,當晚9點過大約有近百名大法學員去了,等人到齊後,鎮幹部和派出所人員要大法學員雙腳並攏兩手反背起在籃球場站一長排,問還煉不煉法輪功,煉就往前走一步,白定超回答:「好,就要煉。」被莊元才(所長)搧了兩耳光,然後4、5個拿竹棍的人圍著白定超暴打,竹棍被打斷5、6根,把白定超腰以下部位打爛,整個臀部一大片被打的冒血,當時白定超被打昏死過去打手們才住手,有人還踢了白定超兩腳,看到沒有任何反應,怕出人命才喚張道慧把白定超背走。那天夜裏原本十多分鐘的路程,張道慧背著白定超走了一個多小時,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下,2003年白定超被迫害致死,年僅50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