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媽黨婆」當了香港的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三日】週六早晨上網瀏覽,忽見一條當日香港消息:「神韻晚會原定二零一零年一月廿七日首次在香港演出,主辦單位於香港當地時間二十三日(星期六)中午沉痛宣布:神韻藝術團無法如期在香港演出,原因是香港政府配合中共打壓,拒發演出簽證予神韻藝術團的六名關鍵技術成員。」(明慧網1月23日)讀罷消息不禁想:黨媽媽、黨婆婆真當得了香港的家?

想起九七年喧噪一時的「香港回歸」和所謂「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拈指算來,雖然已經過去十三年,但畢竟和五十年的期限還相差三十七年之遙,可嘆現在香港就已赤化到港人失去自己選擇演出團體和觀看甚麼演出的自由的地步了。「黨媽媽」儼然已經掌握了香港的經濟、文化命脈和出入境大權,在這個前提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香港人想只賺錢、不赤化,就看能拿出多少道德勇氣和良知了。

所幸,香港畢竟曾經長期是自由世界中的一員,很多在香港和自由社會受教育長大的人士,面對神韻藝術團受蓄意打壓一事,已經自然地發出了聲音。協助神韻藝術團演出主辦單位與香港入境處交涉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對媒體說,拒絕發出演出簽證給神韻專業製作技術人員是政治決定,是由北京作出的決定。有區議員感到痛心和憤怒,指這是港府對言論自由的打壓和審查。民主黨前西貢區議員林詠賢表示,香港現在就不能像其他城市的人,接受到一些高級、高質素藝術的表演節目嗎?難道這些文化藝術都要經過政府去審查才能順利給人民欣賞嗎?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嚴格來說已經侵犯了人民的自由。所以我們一方面要表達我們的不滿,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政府官員都能憑他們的良知去做一些事。針對神韻演出被迫取消一事,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說:「我希望香港人都很珍惜香港社會這個本來是一個自由出入的環境,我不希望見到我們這種自由和國際交往受到一些政治因素的約束。」

這次神韻香港演出受阻,無意中還佐證了前段時候聽到的一些消息。比如大陸有地區內部傳達說,一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期間大陸人不許入境香港,違者以「反革命罪」論處。打香港訂票熱線的大陸人,也紛紛成為中共警察、國安的「關照」重點。甚至有警察闖入市民家中,百般糾纏,令購票者無條件交出入場票。這些事件的背後,「610」的鬼影幢幢,很像是在中共「黨媽媽」把香港當成自己的家來當的同時、「610」其實是黨婆婆。九九年出生的「610」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辦公室」,而是遍布大陸各級政府、各級公安和國安,遍布中國駐各國外交和經濟機構的超級特務權力機構。可憐香港回歸十三年就到了這等地步,難怪九七年就有人說不是「回歸」、而是「淪喪」,很多港人匆匆舉家移民歐美,因為他們當初就看透了中共代表的不是中國人、自由社會,而是流氓無產者、西來幽靈和隨時可剝奪你一切的黨天下。

就像狼不會被「和平演變」為素食動物一樣,人們的美好願望和善良幻想絕不會成為中共的指導思想和行動綱領。中共的「假、惡、暴」本性是不會改變的,改變的只是化妝和把「失控」叫做「放寬」。撇去浮華,敞開心扉做些研究,人們會發現這方面的例證比比皆是。

與甘心屈從中共的港府人員相比,為尋求精神自由和信仰自由而來到新大陸的美國人,對於中共就沒有屈從和恐懼的習慣。他們從骨子裏不認為天下應該有個中共黨媽媽、「610」黨婆婆來主持,他們對中共的插手極為反感和鄙視。這也是神韻藝術團得以在很短時間內在世界各地一百多個城市的頂級劇場演出數百場的條件之一吧。

二零一零年一月神韻藝術團在美國阿肯色州小石城最好的劇院隆重登場之前,出自中共駐休斯頓領館的一封長達十三頁的抹黑信被劇院曝光。劇院工作人員已將該信上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這封信中,除了中共反覆使用的抹黑的陳詞濫調之外,還包括中共操控的海外媒體的詆毀報導。中領館在信中還要求劇院方拒絕給神韻演出提供場地。劇院主管表示,他們是第一次接到這種荒謬的信件,感到很詫異,這是非常不正常的。「不管受到哪裏來的施壓或者威脅,我們都會做我們認為對的事。神韻能在這裏演出,我感到驕傲。」

美國聯邦眾議員格斯•比利亞傑斯在神韻香港演出受阻事件發生後說:「我剛剛才在美國華盛頓DC肯尼迪中心看過神韻藝術團完美精彩的演出,我覺得香港也應該能夠從觀賞如此完美的演出而受益良多。」他說:「成立於美國紐約的神韻藝術團是世界頂級的中國舞蹈與音樂的團體。這個團體是我們國家中一個傑出的多元文化的榜樣,美國以他們為榮。」

筆者認為,中共如此懼怕神韻,說到底還是怕民眾有思想、有文化。慈禧太后早已被歷史淘汰,可現在不管是黨媽媽,還是610黨婆婆,早就不只是垂簾聽政了。不知購買了神韻香港演出入場券的七千多名民眾,在這件事面前會作何感想?是否會用各自的方式和勇氣,來維護自己的權益與尊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