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正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我的丈夫和我相識起就開始聽真相,明白真相後對大法及大法弟子十分敬重。現在他幾乎天天都要用破網軟件瀏覽新聞,大量的真實信息和真相使他有了一個生命在此時應有的正見:

在聽了希望之聲的《中華上下五千年》欄目後,他說:「你說大陸這些媒體盡搞些甚麼東西,這麼好的東西他們根本製作不出來。」

以前他看新唐人電視台的新聞節目時,說:「這才叫新聞呢,大陸很多媒體說一件事情根本說不清楚,也是故意不讓老百姓聽明白。」

在看了神韻晚會後,他說:「神韻非常好,天幕、服裝、音樂都很好,弘揚的傳統文化也很好。以後有機會咱們也去現場看看。」

對於當今社會他評價說:「共產黨是最大的黑社會,而老百姓認為的黑社會不過是給它們(共產黨)看場罷了。」隨後又列舉了共產邪黨用黑社會打手暴力拆遷、當地哪個老闆黑社會起家後又進邪黨政協等事實。

大陸的邪黨報紙新聞他也看,能看到假新聞背後的真實質。看到某個所謂的「企業家」捐款慰問貧困老人的報導後,他說:「看場的(指共產邪黨『領導』的企業家)拿出點兒錢兒來做做樣子,看現在的農村多窮啊(指報紙上的農村照片),真的太窮了,老百姓很可憐,生存壓力太大了。」

對於目前社會上假貨、腐敗、黃、賭、毒等盛行現象,丈夫說:「一切根源都在於共產黨,文化大革命把人的思想搞亂了,沒有任何信仰了,過去人相信報應,現在甚麼也不信了,很多人就只剩下求生、自保、鑽營了。」

對於現在寺廟香火旺盛,丈夫認為:「現在的和尚很多都不是修煉的了,寺廟也和社會一樣成了名利場了。去廟裏燒香朝拜的人也都是求,捐了錢,想著得到更多的錢,共產黨的官越高越去的多,還讓企業家替他們捐,一出手都是幾千萬。」

因為丈夫的接受能力比較強,有時我也和他說一些大法的法理,有時我聽法他也跟著聽,也有拿著師父的國外講法自己看的時候,雖然沒有正式學煉,心也不和當今社會的常人一般了,在很多事情上表現出了一個常人在此時應有的正義感和正行。

現在小偷很猖獗,而且都是成伙做案,怕招致圍攻,很少有人看到了制止小偷。一次他看到一個小偷在偷東西,就喊了幾聲提醒受害人,後來一大幫小偷把他圍住,他差點兒和小偷打了一架。事後他還說,小偷一般都與派出所有聯繫,要不然不會對小偷這麼放縱,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是共產黨將社會搞亂的一個表現。

有兩次他撿了共80元錢,拿出其中的20元買麵包默默的放在睡覺的農民工面前,剩下的60元給我,讓我捐給大法資料點兒做資料用。還有一次得知新唐人電視台部份是靠捐助運作的,他說:「等我們有錢了,也拿出一部份來捐給新唐人。」

邪黨在對我的迫害上,幾次丈夫都是據理力爭,不讓其得逞。在經歷了幾次這樣的事件後丈夫親自用真名在大紀元上退出邪黨團隊(以前是我用化名給他退的)。

丈夫認為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功德無量的事情,自己雖然沒有直接勸三退,但也一有機會就給身邊的常人講很多事實,引導他們認清邪黨面目。因為丈夫本身好學,知識豐富,喜歡探求事物的本質,對邪黨媒體文章有思考和辨別,加上大量閱讀歷史、時政、評論、財經等動態網上的文章,他的話比較容易引起常人的共鳴,起到了正法時期活媒體的作用。

以上僅為部份事例,像丈夫這樣的活媒體也對大法弟子講真相有一定的幫助。感謝製作自由門、無界瀏覽等軟件的同修,為那麼多像他一樣的人打開了網絡的封鎖;感謝各媒體的同修,製作了那麼好的文章、媒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