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情的執著 用慈悲心對待家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在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後,我非常的痛苦。有一天,母親來家裏,因為母親也在修煉,我就痛哭著向母親說了此事。過了幾天,一個同修來看我說,你丈夫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不要難過,這是在給你過情關,讓你放下情等等……聽著她說的這些話,我的頭當時就「嗡嗡」做響,後來她再說了些甚麼,我一點都不知道。我心裏想著,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跟自己母親說的話,為甚麼別人都知道了?當時心裏別提有多惱火了、多氣憤了,心想一定要跟母親去算賬,怎麼甚麼事都出去說,一點都裝不住事兒。自己心裏氣的不行。

等我靜下心來,我就想自己為甚麼生氣?是不是家醜外揚才動心、動氣?如果不是,那自己為甚麼那麼不願意別人知道此事?想來想去,覺的還是自己不對了,為甚麼要去同母親理論,自己要是不向母親訴苦,母親怎麼知道的?只是自己覺的她是自己的母親,又是修煉的人,說了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但是她在同其他同修說的時候,也是這種心理,她也覺的都是同修,說說此事沒甚麼。但是這可不是小事。如果親朋好友知道了、單位的同事們知道了、社會上的其他人知道了,他們會如何看待丈夫?如何看待這個家庭?

我靜下心來,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再來看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覺的自己犯了非常大的錯誤。如果丈夫的行為是錯的,我幫他改錯,那是不管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還是作為他的妻子,都是我應該做的。如果我不但不幫他,而是無所顧忌在到處去宣說,那不是在往下推他、在毀他嗎?而且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理解修煉的人講話是有能量的,我們向別人痛苦的訴說此事的時候,無形中也在加強他的這種不好的物質,使他會越來越不好。反過來講,我為甚麼要對別人說?不就是想要訴訴苦嗎?找一個宣洩的對像嗎?這都是我自己的事,為甚麼要對別人說,自己不去嚴肅認真的修,指望著誰來幫著你走捷徑呢?

所以,從那以後,不管發生了甚麼事,不管我的心裏有多痛苦,雖然我的心性還沒有真正的提高上來,雖然還沒有真正放下對情的執著,但是從為大法負責、為丈夫負責、為家庭負責,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向任何人說起丈夫如何不好。

當隨著我不斷的學法提高,不斷恆心去對情的執著,不斷的慈心善念的去對待丈夫的時候,丈夫也在慢慢的變化著。

有一天,丈夫出去吃完晚飯回來後,就很異樣,我就覺的他好像是有事情在瞞著我。在我再三的追問下,他向我道出了實情:他上學時,一個與他有過戀情的女同學來了,回來找他續舊情。但是,他認真的向她講了真相,而且他還鄭重的對我說:請你相信我,因為我不能給大法抹黑。我知道丈夫沒有說謊,我聽了以後,心裏非常的激動,淚水盈眶。我對他說,你做的太好了,你真的了不起,看到你有這樣的變化,我真的為你高興。丈夫說,我雖然沒有像你一樣的認真的去修煉,但我也知道大法是甚麼,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去做人。回過頭來看看,現在的社會,也只你們煉功的這些人是好人,如果我再不知道珍惜,我就白做一回人了。

過了幾天,在我的主張下,把他的那個女同學請到了家裏來,我們又認真的給她講了真相,她雖然不是那麼太理解,但是從我丈夫的變化,她也看到了修煉的人的不一樣。

通過學法修心,自己不但有了很大的提高,丈夫也做的越來越好了,學法背法,家裏的環境祥和了。認識的人都說,你們夫妻倆人真好,互敬互愛的,都那麼善良,那麼厚道。我們就說,這都是大法教我們這樣做人的。我現在由衷的說:是師尊、是大法才使的我們有了這樣根本上的變化,才使的我們有這麼和諧的家庭環境呀!

在去掉對情的執著的這個過程中,我也是很艱難的走過來的,現在回想起來,覺的自己那時候太執著了,是大慈大悲的師尊在時刻看護著弟子,在呵護著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使自己一點點的從泥潭中走了出來,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學習特別差的學生,總是要師尊格外的多操很多的心,才能一點一點的去做好。想起這些自己真的非常的慚愧,覺的無顏面對師尊。

在一次看電視劇《西遊記》的時候,孫悟空在一聲聲喊著師父、師父的時候,我突然眼淚縱橫,他在喊著他的師父,而在那一時刻也從自己的心底一聲聲的在喊著「師父……師父……」

不管怎麼樣,自己有幸走上了大法之路,自己是那麼的幸福、是那麼的幸運,我一定會珍惜這來之不易的萬古機緣,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寫的這些是自己以前的一點經歷,和同修們共同交流,希望能給在這方面有著同樣執著的同修有所幫助,文中不足之處,敬請同修們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