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澳洲法會成功召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報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逾千名澳洲法輪大法學員共聚一堂,在悉尼BANKSTOWN市政廳舉行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來自澳洲各地的二十六位東西方學員分別與大家分享了他們在大法修煉中如何修心去執的感人心得,生動形像的反映出他們在各自不同的生活工作環境中如何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堅持學好法、碰到問題向內找、比學比修、正念正行。

高精度圖片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會現場

法會主會場正中懸掛著師尊的法像,兩旁懸掛著「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這是澳洲學員們交流修煉心得的主題。

悉尼做協調工作的學員在交流中談到當初學《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時,學到師父提到的「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令她十分震動,回憶起自己得法初期,「無論是嚴寒酷暑,每天早上到外面煉功洪法。即使睡很少也堅持起來煉功,一定全天精神百倍。」雖然苦,但「苦中卻有更多常人體會不到的樂趣。每到長週末、節假日基本都是同修長時間學法的黃金時間。九講《轉法輪》、師父各地的講法順序讀一遍,一整天或二三天的連續學法交流下來,每次都感覺整個人脫胎換骨,從裏到外天清體透。」

「那段時間長期堅持煉功和如飢似渴的學法、集體學法交流,的確是為自己後來參與助師正法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但是做了協調人後,事多了煉功少了,慢慢身體的變化比從前慢了,也容易疲勞。」從中她體會到:「學好法是做好助師正法工作的保證。當我學法靜心時,整個人被能量充實著,做事心態也很祥和,事情也順利。無論再多事情,也不要忘記了自己為甚麼要修煉和修煉的根本。」

身為英文教師的西人學員也在法會上交流了自己溶入當地社區與更接近常人的經驗。他認為:「我們必須是社區的一部份,我們才能被這個社區所接受。」「堅持在煉功點煉功可以讓當地的議員與政治人物知道我們都會固定在週末的時候教功和煉功,免費為這個社區作出貢獻。」

另外他舉例說明他的改變也幫助了他們地區的議員和民眾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當我們邀請他們來支持大法的活動時,他們也比較有可能來,然後我們的關係就又會更上一層。」最後他說:「所以偶爾在你居住地方的咖啡店喝杯咖啡,也許會有些不期而遇的相會。我就是這樣認識了我們Manly這個地方官方的活動安排人。原本冷漠的他對我變的比較熱情了。」

布里斯本的佛學會協調人以《在矛盾中修去人心 在大法中昇華》為題,在法會上交流了布里斯本是如何在整體配合的矛盾中修去人心,為神韻拿到了最好的劇場的過程。她首先談到「向內找是解決矛盾的關鍵」,當別人對協調人產生了不滿情緒,自己成了被攻擊的目標時,覺的很委屈,過後靜下心來想:為甚麼我遇到這麼多責難?為甚麼我感到這麼難過?我們配合不好難道真是同修的錯嗎?」「向內找後我認識到,我周圍發生的一切都是暴露我的執著心、去掉執著心的機緣,怎麼能反過來抱怨同修不配合呢?我認識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不能只是忙於做事,更重要的是不能放鬆個人修煉。不修好自己,怎麼能完成好這麼神聖的使命呢?」最後找劇場小組在一起交流向內找,佛學會成員也帶頭向內找。當我們開始歸正自己時,佛學會與同修之間的間隔也越來越少,我們周圍的場也越來越圓容。

七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以《抓緊時間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為交流題目,談到了她如何在有限的時間裏去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她在交流中談到:「既要接送孩子,又不能少救了人」,並舉例她的心性到位了,師父就給她展現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在家庭中做好了,打電話、勸三退人數不但沒少,反而增加了。我的身體狀況也好了,走路也輕快了。」

澳洲「訴江」小組也在法會上交流了如何把「訴江」作為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過程。他們在交流中談到:「在二零零八年末,初審法庭判決江澤民等被告被豁免。面對這種狀況,訴江案講真相小組的同修經過學法交流後,大家達成共識,大法弟子是為講清真相而訴訟,我們要擺正與律師之間的關係,不能對律師有依賴心理。」「通過上訴的過程講清真相,讓世人明白真相,不能讓犯有反人類罪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江澤民等被告躲在豁免權下逍遙法外。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決心是不能動搖的。」

從二零零一年大紀元開始時就參與的學員,以《我在報紙經營中的修煉體會》和大家分享了從零開始如何與大紀元一起慢慢成長起來的過程。他說:「經驗的增多並不能代表修煉的成熟,我的很多執著也隨著經驗的增加越來越強。」有一天他突然被宣布不再是大紀元經營協調人了,最近他又被請回到大紀元繼續做經營管理。他在交流中非常誠懇的談出了當時如何無條件的放下自我服從整體的安排,那種剜心透骨被冤枉的心靈體驗和修心去執的苦樂相伴修煉歷程。

來自堪培拉的學員談到她以前跟議員講真相,就像師父在講法中提到過的,平時不理人家,有事時才去求人家。悟到自己的不足,就後來如何與議員建立長期的關係,以便更深入的講清真相談了她的實修過程。在交流中她談到:「我從小就很不喜歡中共的政治課,也不關心時事。為了要跟議員講真相,還得要了解一下澳洲的政治體制、黨派、政策等等,對我來說真是不情願。」她舉例說明如何克制自己不喜歡、不願意參與做與「政治」有關聯的講真相項目到「突破了人的那些觀念的束縛後真是自在,智慧也會隨之而來。」最終她和議員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從而讓那些明白了大法真相的、「充滿正義感的議員為自己選擇了很好的未來」。

法會在下午五點多圓滿結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