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歐洲德語區法會成功召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卡爾斯魯爾報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歐洲德語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德國卡爾斯魯爾(Karlsruhe)召開。來自德國、瑞士和奧地利等德語區國家的大法弟子參加了這次法會。在重溫了師父的《致歐洲法會》的經文之後,十位弟子在法會上和大家分享了他們的修煉體會,談到了如何放下自我,無條件的配合同修、放下對同修的負面想法、過好家庭關等等的心得體會。

Petra和大家分享了為德文大紀元做廣告銷售中的修煉。一開始她對銷售的印象非常負面,感覺自己像是在懇求別人甚麼或像一個花言巧語說服別人從兜裏掏錢的人。她只成功的賣出很少的廣告,但是距離能夠養活報紙還差得很遠。她感到賣廣告非常困難。二零零九年聖誕節之前,事情出現了轉機,德文大紀元和中文大紀元合作,各自在自己的報紙上推出了聖誕專刊,有三個星期的時間裏,兩個媒體的廣告銷售人員首次聯手,都達到了空前的成功。Petra克服自己的惰性,全天在為廣告銷售工作,甚至加班加點。即使是不友好的拒絕也不再使她沮喪,她會毫不遲疑的去拜訪下一個商家。她堅信,大紀元的工作可以越做越好,能更有效的救人。

黃女士講述了她如何通過寫作向內修,放下求名的心和清除黨文化的過程。她的一些文章被其他學員批評為慈悲心很少,在向內找的過程中,她看到自己求名心重,希望別人看到自己的文章,喜歡聽到讚揚。她悟到,這麼多虛榮心、對名的執著,在文章中自然會呈現出來,別人就能覺察,這麼不純淨的文章怎麼能救人呢?她也找到了很久以來一直被別人說,但是一直沒有悟到的問題:黨文化的因素,不為別人著想,說話愛用質問別人的方式,話語中帶有刺激人的因素。

Teely是一位修煉三年的中國學員,她講述了如何向內修,改變自己的好勝之心,用寬容與忍讓來解決好家庭問題從而走出來證實大法的過程。同時在神韻準備工作中,她放下了想讓別人看重自己的心、愛美的心,和強調自我的心,只有一個念頭,希望能救度每一個有緣的生命。

奧地利學員Judith參與了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匈牙利法輪功學員在首都布達佩斯特舉辦的講真相活動,當時中共副主席訪問匈牙利。她提到,當幾位西方學員和一位中國同修去一家小吃部吃東西時,突然進來六個中國便衣保鏢,其中兩個未經允許就坐到中國同修待著的桌子旁,其他人沿著牆邊站成一排,想用這種方法嚇唬法輪功學員。當那兩個未經允許就坐下的保鏢和中國同修用中文講了一會兒以後,那位中國同修拿起《轉法輪》,並在書裏找到一處朗讀給兩個便衣聽。那兩位聽了一會兒後便帶著其他人離開了。Judith覺得,中國同修用善心消滅了邪惡。在法輪功學員從布達佩斯特返程回家的路上,再一次遇到中國代表團。當學員的車慢慢超過代表團的車隊時,學員隔著車窗玻璃展開了橫幅和上面印有「法輪大法好」的圍巾,中國代表團有幸再一次見到了「法輪大法好「。

Stefan是一名修煉了兩年的新學員,他在二零零九年初到了一個新的工作場所後,給所有的辦公室送了一朵紙疊的蓮花,這樣他就自然的和同事談起了中國、人權和法輪大法。因為有幾位同事想學法輪功,於是每星期一次他和同事們一起煉功。已經有半年的時間,他和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還堅持每天早上在公園裏煉功。

王女士交流了她如何在帶孩子的過程中對「無條件配合」的理解。她在寫大紀元文章時,兩歲的孩子經常來找她玩,一開始她總是嘗試讓孩子自己去玩,自己能夠專心寫文章,但從未成功過,最後文章也寫不成了。後來她把自己的事情完全放下,專心的和孩子玩,她發現,當她這樣「無條件配合」孩子的時候,最多十分鐘後,孩子就自己玩得很好了,於是她就可以接著專心寫文章了。她發現,在兩歲孩子面前無法向外找,無法對孩子有任何期望,就被「逼著」無條件配合了,而其效果則出人意料的好。而和同修配合時,尤其是在同修有執著的時候,自己很容易向外找,就無法和同修無條件配合了。和孩子的這件事情讓她悟到,在和同修的配合上離法對修煉人的要求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司女士在承擔了中文大紀元兩個版面的工作後,經歷了一個從向外找到向內找的過程。一開始,當寫文章的人出現錯誤的時候,她的埋怨心很強,覺得這個不按時交稿;那個不認真;這個做了這麼長時間了,為甚麼還是沒有一點提高;那個人連基本數據都會搞錯……覺的很苦,很累。後來悟到自己一直在向外找,當她再發現同修有錯誤時,不再是一味的抱怨、指責,而是善意的給指出來,提醒同修。結果她發現這個同修有進步,那個同修也有提高,她就不需要那麼大幅度改動稿件了。

楊女士談了她在聽到活摘器官的目擊證人的證詞錄音之後的變化,以前她看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的時候,經常想,有執著才會被迫害,但是這次她聽到錄音中的一個情節。當軍醫一刀下去的時候,沒有打麻藥的被害的同修喊道:「法輪大法好。」她被深深震撼了,覺得同修太偉大了。在被殘酷折磨了這麼久之後,在知道面臨死亡的時候還堅定的喊出這句話。在她的堅定面前,她覺的無法再說出你的執著如何如何了。從那以後,當她看到或讀到哪一位同修受到迫害了,她都會提醒自己要清醒記得,他有別人看不到的輝煌,應該正念支持他的正的因素。

張女士在柏林三次辦神韻的過程中看到自己執著票務協調人的位置,而這個執著的背後是名利心和得失心,想讓人覺的自己重要、有能力的背後還有顯示心和爭強好勝的心。找到執著後,她覺得,分配她做甚麼都沒問題了,實際上辦神韻的每件事情都很重要。在和一位年齡比較大的同修合作的過程中,她也看到了她不能從別人角度思考問題,沒有包容別人的心,善心不夠,所以就表現出來沒有耐心,不能心平氣和商量事情等等。給工作帶來了很多人為的障礙。

會後,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表示,這次法會發言稿更多的提到了向內找,無條件配合,這次法會讓很多人看到自己的不足,帶來了更加精進的動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