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邪惡膽寒、好人得救的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在1999年4月,也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前三個月得法的。十年多來,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時時的呵護著我,才使我在這風風雨雨萬魔阻攔的坎坷路上奮起直追,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上。

1999年7月20日之後,中共流氓集團鋪天蓋地的大肆宣傳誹謗誣陷法輪功。為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給我們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我在被綁架前的5個月內,手寫了一千三百多封,四千多張紙的狀告元凶江××迫害法輪功罪行的真相信,郵寄給中高級法院,市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和大量散發給各個政府機關等。

在被警察立案追捕而流離失所後,我在一個沒有大法弟子的農村裏住了下來,我不斷的與當地人結緣講真相,在那裏組織起了一個每天晚上學法煉功的小組。

2002年1月4日半夜12點,十幾名警察用手電筒摸黑闖進了我的住所,從床上強行拉起將我綁架,我被戴上手銬,由二輛拉著警報的警車連夜押往看守所,之後我被中共非法施行二年勞教,在那裏我受盡了凌辱與苦難。

由於我親身體驗與目睹了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五年前我來到了日本後就選擇了打反迫害真相電話,我要盡最大努力,全身心的營救那些還在魔難中的同修。想到這麼多大法弟子跟我以前一樣還在監獄,勞教所裏受迫害,我一刻也不願意懈怠,在打停止迫害電話的同時勸三退,給他們退黨電話號碼,給動態網網址等等。

在我打電話勸退的人中有公安局長,「六一零」副主任,政法委書記兼「六一零」頭目,教育局長,學校校長,警察,村支書,以及多名被電視矇騙無知的舉報者以及家屬。這些人明白真相以後,不但自己退了,而且都答應願意回家後勸退家人。

其實,我剛開始學著打電話時也真有點害怕,甚麼人心都會泛出來,擔心惡警罵人,擔心會不會回答不了人家提出的問題等等,甚至我自己撥過去的電話鈴響了,會有讓他別接電話的念頭。為了衝破層層障礙,我就加倍的多學法,因為只有法能破一切執著。放下了觀念後,我認識到是邪惡在迫害做壞事而心虛,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要他們立即放人?於是我拿起電話就打,一次次講真相的成功,使我更有了信心。就這樣在打電話的修煉歷程中去掉了怕心、惰性等很多執著心。

在9月23日的一個打電話成功的案例中,有一名黑龍江某市某村的村長(網上註明是舉報人),一聽到我說「你好「時,他有點驚慌的說「我沒有舉報,不是我,是她自己一家一家的要人退黨……」我笑著輕輕的說: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是發善心救人啊,既然你沒有舉報她,我們也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請你放心,我們是告訴你真相來了。

我感覺到,他一下子放下了戒備心。然後我告訴他,為甚麼大法弟子要冒著危險去一家家講真相?為甚麼要退了共產邪黨的組織?他還不能理解的內容,我再舉例讓他明白。在問答中,他徹底明白真相之後,急切的說:「你趕快替我與妻子退掉少先隊,我可以保證她聽我的。」我當即幫他退了中共少先隊。他又高興的說:我感謝您跟我講真相,我能為法輪功做點甚麼嗎?我要加入法輪功。我要看《九評》,我能幫助我身邊的人退嗎?

我給了他動態網址和三個退黨電話號碼。因為他是村長,他說他能夠讓親戚朋友們都三退,如果他的親戚朋友們再去勸退他們親戚朋友的話,那活傳媒爆發出來的效應將會形成一種良性的循環。當他知道四川大地震時喊「法輪大法好」的人都能平安無事時,他說也願意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

最後他說,「大姐啊,今天真的太謝謝您了,您能以後再打電話給我嗎?我們能成為朋友嗎?以後您回國的時候,如果能見面我一定請你吃飯……」

一個小時前的他,還是個不能理解大法弟子挨家挨戶勸人退黨、對法輪功還有誤解的人。一個小時後,明白真相的他不但自己與家人三退了,還要自願去勸別人三退,發自內心的要為法輪功做點甚麼。民眾明白了講真相的威力,實在太讓中共邪黨害怕!在與他道別時,我一再叮囑他:記住將我今天告訴你的一切,轉告給你認識的朋友們聽……他高興的答應了。

打電話是直接面對讓中共停止迫害和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的第一線,也能及時營救同修回家,讓他們再去講真相,同時更能直接震懾邪惡,真是一舉多得。

平時,我在打電話之前都要先學法,發正念清除接電話人身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一般每天從中午發正念後開始,基本是打到晚上發正念前結束,我經常檢查自己在講真相中還存在的不足,對特殊案例作詳細記錄。

現在我能做到在邪惡謾罵與中傷面前不動心,仍然耐心的跟他講真相。有一名湖南的政法委書記,610主任拿起電話就罵,我用正念平靜的對他說:「請你理智一點,立即停止罵人。」他突然真的不罵、聽我講真相了,最後他放低聲音對我說,「求你不要再打來了好嗎?」我嚴肅的對他說:「好的,但你必須立即釋放大法弟子……」他說:「好的,這個問題我可以考慮一下。」我告訴他:「那麼我們拭目以待了」。

在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中,是師父打開了我的智慧。每當一個生命得救時,有多少次掛斷電話後我被自己在說明真相中,師父加持出來的慈悲心而感動的哭了。正法到了最後的時刻,那些中共體制內的官員也在紛紛找真相尋求得救。前幾天,我給某地區的一個公安局長,黨委書記兼政委張某某打電話,他一邊聽我講真相一邊不停的說:「是啊,是啊,你說得對。」當講到6千多萬人宣布了三退時,他特別緊張,我知道他在迫切的等著我給他退黨電話,但我首先得讓他放人,我說:「你得先釋放大法弟子,對修煉人的迫害是天地不容的……」在我報給他退黨電話時,他一邊大聲的隨著我念號碼一邊記錄。

想到師父敞開大門連這樣的人都要救的慈悲與寬大的胸懷時,我流著淚對他說: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不求回報,當你將來看到自己得救的時候,只要你記住是法輪功救了你;希望你在釋放大法弟子的同時,趕快帶著家人「三退保命」,記住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此時,我感受到他已經被震撼了,嘴裏不停的說著「謝謝,謝謝……」 因為他們感謝和認可的是法輪大法與他們在為自己的得救而擺放位置,所以他們說謝謝,我從來都不推脫,全部接受。

有個地區的「610」主任,在長時間聽了真相後,當場讓我替他退了黨,並對我說,「雖然是第一次通話,但好像是認識你一樣,大姐啊,不知道我們以後能否見面啊。」我感到很突然,但立即回答他,「行,當天滅了中共沒有了惡黨後,中國人民有了自由沒有了迫害後,我們全世界海外大法弟子一定會堂堂正正的回國,看望祖國的父老鄉親們。」接著我嚴肅的對他說,「從今以後再不能迫害大法弟子啦,處在這個位子上不要緊,問題是看你在這個位子上是如何做的,那是最關鍵的。既然我們有緣份,你稱我大姐,那以後,我真的會突然給你一個電話,問你最近幹些甚麼呢?」他答應了。

我給黑龍江某市一個派出所去電話,有個年輕警察聽了我講的真相後,讓我趕快替他退了少先隊,也要去了退黨電話。我跟他又說了些快勸退家人的話,回答了他的一些疑問後,要告別時,他不讓我掛電話,說:「你就這樣走啦,我喜歡聽,我還要聽。」我對他說:你趕快去找《九評共產黨》看呀,那裏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之後又回答了他一些問題後,他連說「謝謝,再見。」

我曾經接觸過好幾位警察都因為明白了真相,紛紛表示洗手不幹了。

有位四川某縣的派出所所長在聽完了真相後對我說:「法輪功都是好人,其實我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我在表示對他的做法認可後,又告訴他現在出現了三退大潮,誰還願意跟著共產邪黨去做陪葬品呢?他說:「那你幫我也退了吧」,並要去了為家人退黨的電話號碼,最後他對我說,「我也要煉法輪功。」我告訴他先在心中默默的念「法輪大法好」。

我曾經打電話給北方一個省長的兒子,他是個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頭目。那天晚上正好他值班,他問我:「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值班的?」我說:「我不知道啊,可能是緣份吧。」我跟他講了國外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江、羅等惡首已經被33個國家,以群體滅絕罪、誹謗罪告上法庭的情況,還講了有關《九評共產黨》退黨的情況。在回答了他一些問題之後,最後我問他:「法輪功弟子都是好人吧?」他肯定地對我說:「嗯,確實都是些好人。」我說:「那麼,善待大法弟子,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他說:「嗯,謝謝。」儘管突然有人找他而中斷了我們的繼續談話,但相信他已經明白了追隨惡黨迫害法輪功弟子就是在葬送自己的前途,唯有善待大法弟子才能有自己美好未來的道理了。

有個洗腦班的頭目在接了我打過他的電話後,一聲不響靜靜地聽著,一會兒他在電話那頭壓低聲音輕聲的說著甚麼,我實在聽不清(可能辦公室裏有人),我想可能那人已經明白真相,要求三退了。我立即對他說,「如果你現在辦公室不方便,但你需要三退的話,我可以幫你,只要你發出聲音就作為認可。」於是,我說「你要退黨?」他碰了一下電話發出了響聲,我接著說「你要退團,你要退隊。」那邊都先後發出了聲音,只聽到他輕輕的舒了口氣,我對他說「從現在開始你要善待大法弟子,讓他們趕快回家,迫害法輪功會犯下天大的罪業的……」同時請他記下了退黨電話。

有一次,我撥通了一個公安局長的電話。接通後,那邊說,「你打錯了。」我想可能是跳線了,於是,我就告訴他:「那好,您這位先生啊,我沒打錯,我也正要找你呢……」那人靜靜的聽我講著真相,我聽到接電話人的周圍,有許多人的講話聲,我才知道,我打到了一個工地上,我高興的對他說,「明白真相就是福啊。現在已有五千多萬人退了黨、團、隊了,你們也快為自己三退保命吧。」那邊說:「我們不知道用甚麼方法退」,並重複著告訴我:「我們太恨共產黨了,太恨了……」我告訴他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是來救你們了。接下來只聽到那人大喊「法輪大法好」!邊上的人也重複著喊了兩遍「法輪大法好」! 我對他們說:「好,你們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最後他們問我要去了退黨電話,說要自己打電話用真名退,他們不停的向我道謝,在我對他們的祝願聲中掛了電話。

在這救人的歷史關鍵時刻,我們只要抱著善心慈悲心(語言善,口氣善)才能溶化被中共毒害而摧殘了的眾生。

那天,我給一個正將要對六名大法弟子開庭的年輕女法官打電話。接通後,我用親切的口吻輕輕的說,「你好,你知道嗎?這次又讓你擔任判六名大法弟子刑的事已在國際媒體上曝光啦。你不為你又一次要去造業太深而感到不安嗎?我們是真心的希望你好,我想原本的你,也一定是個有抱負的,立志要懲惡揚善的人是吧。而如今共產(邪)黨欺騙和利用你們把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送進監獄,想一想,你將無罪之人判刑,你對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嗎?當法輪大法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你如何去面對生你養你的父母?」然後我告訴她,天要滅中共,《九評共產黨》、藏字石、已退黨的人數等。

在靜聽中的她突然抽泣起來,她的良心發現了。我再繼續告訴她:「其實我原來就是和你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裏的人,也是因為告訴世人真相,被兩次綁架進看守所……」我流著淚告訴她,「你知道嗎?有多少孩子因為父母修煉法輪功而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而成了孤兒……」在她受到了更大震撼而不停抽泣的同時,我感受到了一種心靈的溝通,我知道她已經懂了。我勸她珍惜生命趕快三退,但前提是善待大法弟子。半個小時後我們結束了通話。

我的普通話說得不好,帶著方言,有次一個女的「610」主任在幾次掛斷電話後,嘲笑我說的普通話不標準。那時我也感到,為了講好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我確實是應該提高講普通話的水平了,於是我對她說:「是的,我是個近60歲已經退休多年上了年紀的人,我的普通話確實講的不好,以後我會儘量講的好一點,但是我今天是抱著一顆希望你好,希望你明白真相的心而來的。」這時她輕微的「哦」了一聲,就靜下心來默默的聽我繼續講著真相。在聽了十多分鐘後,她不停對我說:「我知道了,今天謝謝你,謝謝你了……」

其實,現在有些監獄、勞教所的警察也有好多人已經明白真相了。有一次,勞教所裏一個有點年紀的男警察,接了我打去的電話,這人好像有點明白真相,與他交談後我說:你們那裏的大法弟子某某絕食了這麼多日子,媒體報導已經生命垂危了,要有甚麼差錯你們可擔當不起啊,讓他快回家吧。他說:「唉,這孩子這麼年輕,我勸他也不聽。」忽然他提出,是否你給他說幾句話?我感到很突然,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事,於是我說:「好啊,那你把手機給他。」後來,他想了想說:「哦,那可能不行,就我來給你轉達吧。」我說:「請你一定轉告他:國外大法弟子向您問好,你一定要勇敢堅強的走過來,美好就在明天。」

當我每天拿著電話面對著這些仍然被矇蔽而為中共效命的高官們時,是師父一步步的引領著我,讓我時刻保持住強大的正念,從而越來越走向成熟。

吉林省蛟河市一名新上任的「610」主任,一接電話就罵人,在我不停的打過去10多個電話後,他邊接電話嘴裏還在嘮嘮叨叨。我和善的對他說:你還沒有聽我說話就罵人,不好啊,我們今天打給你電話是為了告訴你真相為你好,又沒惡意的,還不是你新上任跟你講真相來了,今天只為了「救你」這二個字而來。

這時他與剛才已經判若兩人了,我接著說「以後大法弟子給你打電話你再也不能罵人啦,他們告訴你真相是為你好。」他說,「我謝謝你了,你為我好我也知道了」,他又接著說 「那你說不要迫害,你看到啦?你受過迫害嗎?」我告訴他我曾經遭到嚴重迫害。這時,他恐懼的再三對我聲明:「我可沒有迫害過誰噢。」在我談到三退大潮時,他害怕而掛機了。

有位湖南辰溪縣的司法官員聽明白真相後,立即要我幫他退黨。突然他忍不住罵起了共產黨,我驚奇連這位中共高官也對共產邪黨有如此深仇恨,我靜靜的聽著他的發洩,原來是他的女兒因計劃生育的事已經被關押起來了。我要他去找《九評》看,給了他退黨電話,希望他把全家,姐妹兄弟,親戚朋友退它個乾乾淨淨。他一再表示感謝。

實際上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們甚麼樣的人都能碰上,因此,時時處在正念狀態下講真相是很重要的,在遇到窮凶極惡者時,就發揮我們神的一面解體邪惡因素,因為我們大法弟子講出的每一句話都是有威力的,都能使敗物滅。

我曾經碰到北京有個人,拿起電話就大吼「槍斃你!」我照著師父說的心不動,同時告訴他:「共產(邪)黨殘害中國人民半個世紀,八千萬同胞非正常死亡,文革後810名警察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最後不都成了替死鬼,成了冤魂嗎?……」我發現那邊能漸漸靜下來聽了,我就對他說:實際上啊,你也是被共產黨假話欺騙的最大受害者呀,你被利用著迫害修煉的好人,將來成了惡黨的陪葬品自己還不知道呢。你錢再多,官再大有甚麼用呢?善惡有報是天理,奉勸你趕快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釋放大法弟子,善待法輪功就是善待你自己。另外我也告訴了他三退的重要性等。那邊他聽的差不多了,輕輕的掛上了電話。

前段時間我終於通過打電話找到了四十多年前小學時的二十多位同學,明白真相後他們與家人也全部作了三退,其中有一位同學激動的對我說,「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在夢中都在找你呢。」

同修們:打電話講真相的作用真是無可估量呀。別怕!學著拿起電話,憑著我們的智慧,不需要很高的學歷。我們這一代正逢文化大革命,我才小學畢業。我來日本後,從對電腦一竅不通到現在絕大多數時間坐在電腦前講真相,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們,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是有著大法徒稱號的,帶著使命來的救度者。當你把打電話講真相當作堵在你面前的一座高大的牆,你真是難推倒;當你把它當作一層紙的時候,你就能輕輕的捅破。難道我們當初跟著慈悲的師父,冒著天膽,下到三界,還怕打這讓邪惡膽寒的電話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