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人就講真相的心路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現在是正法的最後時期,每個大法弟子都在救人。師尊叫我們抓緊時間,我得按師父的要求去做。

現在,講真相比以前好講些。昨天我遇上一位老太太,我笑著說現在社會的亂象,她大罵:「這社會太要不得,太亂。以前哪有這些事。」我說:「不光是毒奶粉還有毒米、毒麵、毒油、毒肉等。」她忙說︰「我家門前做滷菜的,一頭豬死了,是瘟豬,他拿來做滷肉。現在甚麼世道,喪盡天良。」我說:「姨呀,四千貪官帶四千個億逃到國外,他們不是口口聲聲愛國嗎?怎麼逃離了。強盜賊不管,殺人放火不管,貪污腐敗不管,卻把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抓去打死、打傷、打殘,勞教十幾萬人。甚至挖腎、挖心臟、挖眼角膜。人家不就是煉個功嗎?不就是維護自己的信仰嗎?沒良心。現在的天災人禍就是針對天滅中共來的,凡是加入黨、團、隊的人都被打上了紅色的印記,到天滅中共時,就會隨之淘汰,人就是求個平安健康。姨,你入團了嗎?」她答:「入了。」我說:姨呀,祝你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我給你取個張吉祥的名字,退了吧?「好,好,謝謝。」她高興的點頭走了。

記的在鄭州的兩個月,人生地不熟,話語不通。第一個月,一個人沒救到,還心安理得,認為語言不通,拿一大堆理由開脫自己。後來在網上看到同修寫的交流文章《我自己就是一個整體》,深有體會。人家行,我也能行,我要去救人。一天晚上,去廣場轉悠,看見一個阿姨,上前搭話:「阿姨,今年四川地震死那麼多人,真慘,尤其學生,都是豆腐渣工程造成的。其實地震早就已經測出來了,可中共為了奧運,隱瞞實情不報出來。老百姓的生命在共產黨眼裏連個螞蟻也不如,咱老百姓苦啊!」她說:「不是天災,更是人禍,人心太毒了。還有大難啦!」一聊才知道她是居士,我接著講到共產黨害死多少人,講大法被迫害的事實。講天滅共產黨,退黨、團、隊保平安。她趕緊抓起我的手:「趕快幫我退,和它劃清界限,這惡黨早該滅,只要它在,咱老百姓沒一天好日子過。」我眼眶濕潤了,眾生等著得救。第二天,她帶三個人幫她們退。

一般的時候,我見人就講真相。一次到晚上九點,我講了幾個人已三退,正準備回家。看一對老人在涼亭上乘涼,我想去救,我走上前,禮貌的叫聲:「大伯、大媽。」問他們身體咋樣。大伯說腿痛,大媽說頭痛,身體不好。我親熱的叫聲:「大伯、大媽,人就是求個平安和健康。很多人身體不好,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健康。你們試試看,這又不要一分錢,咱老百姓賺錢不容易,生不起病。」可他們聽不懂普通話,我就說一句問一句:「大伯、大媽,這句聽懂了嗎?」沒聽懂我則說慢一點,直到聽懂為止。我再講共產黨從鎮壓地主、三反、五反、五八年、五九年大飢荒等,到今天又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問:「你們是團員嗎?」他們答:「是。」我誠心說:「共產黨對不住人,現在新舊帳一起算,天要滅它,當我們入黨、團、隊時,對天發誓,把命交給它,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一發誓,在右手和腦門上打上了紅色的記號,屬於它的人,很多有功能的人則可以看到。欠債還錢,欠命還命,一個政黨殺了那麼多人,也得還。現在天要滅共產黨,退黨、團、隊保命。咱得為自己奮鬥終生,和它劃清界限,我也是好心,大伯、大媽,我幫你們取個化名對老天爺退出來,退出免遭災難,免得怪病。」「好,好,孩子,謝謝你,謝謝。」我起身告辭,他們對著我說好多個「謝謝你,孩子」。我叫他們一定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又有兩個生命得救了。

只要能搭上話,一般能三退。也有不退的,但我鼓勵自己,不氣餒。師父叫救人得順著人的口味講,一般在網上看到的好話或自己的好話記下來,如:「老百姓最傷心的,最苦。中國人把正常社會的生活環境說成是黨和政府給的福利,忘記了自己是父母所生的,錢是自己掙來的。」我認為講真相首先要面帶笑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稱呼。把善心留給對方,一般的人退了還要說謝謝。一講很好講,有說不完的話。一不講,則開不了口,一個也講不了。

講真相,像聊天一樣,一般以第三人稱。人都愛聽好話,必要時先讚美一下對方,說他「心地善良,良心好」等等。以前,一講人家則問:「你是不是法輪功。」我嚇的不動。網上交流:「不管我是不是煉法輪功,我真心為你好。」回答很管用。其實沒甚麼可怕的,我們是在救人。當然要理智,千萬不可像小偷一樣,東張西望,偷偷摸摸,一定要堂堂正正。

這是我的一點經驗,沒修好,還有很多的人心沒去。開始怕寫不出華麗的語句來裝飾自己,丟人。修是修人心,實打實的。不需要虛假的程序,虛假的面孔來作秀。在這歷史的最後時刻,讓我們共同精進。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