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自從得法後,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知道,今生我所要的、所求的就是這部大法。得法後我每天參加集體煉功、集體學法,到處洪法,身心受益無窮,真是樂在其中,就連睡夢中都能笑醒。

大法被迫害的十多年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闖過了一關又一關,過了一難又一難,走到了今天。

99年7.20後,我和同修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結果被綁架回來,關進了看守所,並勒索罰款。其間,家中師父的法像、大法的書籍被單位惡人逼著家人交了出去。我到單位去要書,書沒要回來,我還被他們列為重點監控對像。我並不害怕,修「真、善、忍」沒錯,做好人沒錯。當時雖然並不知道這是正法修煉,但我就去做自己認為必須做的事:買來了毛筆、紙張,自己寫了大量的真相標語往外貼。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邪惡迫害的升級,許多同修被非法抄家、抓捕、關押,我也被綁架進了洗腦班強制「轉化」、罰款。那天我正走在去老鄉家的路上,被惡警綁架。我被非法關了40多天,被搶劫1500元,洗腦「轉化」強收200元,伙食費400元,我的家被抄。

那時我心中常常背誦師父《洪吟二》〈無阻〉的詩:「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我兩次跨省回老家講真相。第一次和一個同修一起去的,寫、講同時進行,在老家呆了一月有餘。第二次我自己回家。走時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加持。我帶夠資料,由乘火車改坐汽車。我從小就暈車,又是長途汽車,為救眾生,我沒猶豫,挑著東西就上了車。結果很順利的到了家。

老家在山區,幾乎家家養狗,還沒走到人家的門口,狗就開始叫,我心中時時默念正法口訣,求師父加持。有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去發資料,沿鄉村公路走了7個多小時,遇到了各種人,也摔了不少跤,我不介意,只要把資料發出去,我心裏就樂呵呵的。

不久我再次跨省到一家人所在城市講真相。帶的資料發完了,我就買來筆、紙,自己寫,在大城市的街頭小巷自己發。就這樣我在那裏堅持了四個多月。

回來後,我繼續在本地貼、送真相資料,雨雪中真不知摔了多少跤,鞋子破了多少雙。

2004年11月份《九評共產黨》問世,我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遇到的人各式各樣,有不理解的,有謝謝的,也有追上來要打人的,但我只要是做證實法的事,再苦再累,我不煩,都認真負責地去做好。

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使很多眾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但我的不足之處也不少,爭鬥心、歡喜心、妒嫉心等各種心都有,在今後的修煉中,我將在法中歸正自己。唯有正念正行,精進不停,才不負師恩,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