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 給雙城市五家鎮警察的信

  • 給雲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人員的一封信

  • 喚醒良知 停止迫害

  • 給雙城市五家鎮警察的信

    五家鎮派出所警員們:你們好!

    提筆給你們寫信,是希望你們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大法弟子李蘭英被你們綁架之後,她的家人與朋友都非常擔憂,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們也深深的為你們的所做所為感到惋惜。

    也許你們會說,那是你們的工作,並非本願。或者有諸多理由為自己開脫,但是只要你還有一點良知與善念,當你靜下心來認真想想此事時,你的良心可能也會為迫害了善良百姓而感到有愧。特別是,你迫害的是一個為了別人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而放下自我去告訴別人真相的人,那天理都不容!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好,都是為了喚醒你們的良知與善念,希望你們在善與惡的面前能夠做出正確選擇,給自己與家人留條後路。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讓自己的良心感到不安。

    法輪大法遭受迫害十年來,無數大法弟子放下生死苦苦的向世人講清著真相,為的是能有更多的人明白大法是怎麼回事,共產邪黨是怎麼回事。我們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我們只是一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社會上的不良風氣與我們毫不沾邊,共產邪黨迫害我們也就是因為大法深受人民的歡迎,發展太快,讓靠謊言維持統治的中共受不了。它要不迫害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絕不會在意中共如何,我們所做的只是為了讓世人知道共產黨是甚麼,它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人如何才能自救。

    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大法書籍被翻譯成四十種文字,可見大法是受各國人民歡迎的。別把各國政府和人民都當成「傻子」,沒有多少人會相信中共媒體對法輪功所做的誣陷宣傳,甚麼法輪功殺人、自殺、自焚等等。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所有罪名都是強加的,所有證據都是編造的。在這些誣陷宣傳當中,所謂「天安門自焚」是最有煽動性的,但它卻是漏洞百出的。請你仔細想一想,整個事件過程錄製的是那樣的完整,如果不是事先準備好了的,對於突發事件怎有如此完美的鏡頭?還有,幾十個滅火器(還有不常用的滅火毯)怎麼那麼快在一兩分鐘就都到各個警察手中?王進東的臉燒成那副模樣,為何頭髮和眉毛完完整整?誰都知道,頭髮和眉毛可是人身上最易燃燒的。此外,王進東用以自焚的裝汽油的雪碧瓶也完好的放在他的兩腿間。你可做個試驗,把雪碧瓶裏裝上汽油後點燃,看看會怎樣?保證十幾秒內瓶子就得化掉!更奇特的是那個小孩劉思影,氣管切除了還能唱歌?重度燒傷的她不做隔離,長髮記者可以穿著上班服對她做近距離採訪?燒傷病人燒傷部份應該裸露,可她竟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像個木乃伊,等等等等,破綻太多了。不那麼敏感的人都能看出,「天安門自焚」是惡意編造的,中共導演的,為迫害法輪功製造「根據」和理由,也為了煽起百姓對法輪大法的仇恨,使中共鎮壓合法化,如此而已。只是編導太拙劣,弄巧成拙。

    中國五千年的文化是神傳文化或稱半神文化,相信「善惡有報」,「天人合一」。共產邪黨來了,逼迫人們放棄信仰,不但使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失去了做人的方向,也使中國的天災人禍接連不斷。神佛不會坐視不管的。請你上網(百度即可),輸入「藏字石」三個字?行查詢,就可以看到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掌布河谷出現的那塊奇石。據中國地質科學界研究確定,此石是2.7億年前形成,五百年前墜落地面時一分為二,斷面上天然形成「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官方媒體早就報導過,而且派國家級專家前去考察,確定屬於自然形成的,無一點人工雕鑿的痕跡。當然,官方媒體宣傳害怕第六個字,只能提五個字,掩蓋了那個亡字。「中國共產黨亡」,這就是天意,預示著上天要讓共產黨滅亡。

    大法弟子為何要勸你「三退」?因當你在加入它那個黨、團、隊舉著右手神氣十足的宣誓時,其實你已經向天地保證要把命交給共產邪黨,交給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無神論的組織。那麼當天滅中共時,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也就得跟它滅亡,或說成為它的陪葬。你不退出它,神佛想保祐你都沒有辦法,因為你的事得你自己說了算,你對它發誓要為它犧牲性命了,神佛自然不管你,因為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大法弟子希望你能真心的退出中共所有組織,為自己的未來負責。你不需要花一分錢,給自己的生命加一道保險,當大瘟疫到來時,可免被淘汰。

    說了這麼多,就是為了你能選擇好自己的路,有一個好的未來,千萬別與惡為伍。大法弟子不想看到你遭到惡報。

    至今,國內因迫害大法而遭惡報的比比皆是。單城鄉政府迫害大法弟子董太連。他在被綁架一個多月就被折磨致死。沒多久鄉政府領導外出,車禍造成兩死三傷,想必你們也有耳聞。

    給你們寫信的目地只有一個,就是希望你在善與惡面前選擇好,成為一個得救的生命!

    千萬選擇好啊!千萬!千萬!

    五家鎮大法弟子


    給雲南省參與迫害法輪功人員的一封信

    你們好,考慮到因職業造成的特殊性,我們想通過寫信的方式和你們進行一次溝通和交流,我們是本著坦誠和善念寫下這封信,請你們理解與珍惜。

    法輪功受迫害整整十年了,十年來,你們親眼目睹以至參與了對這個善良修煉群體的迫害,在這個過程中,你們接觸過許多大法弟子,從他們身上,你們對法輪功的了解應該很多了。其實,你們心裏也知道,他們是一群好人。他們修煉的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上乘佛法,以「真、善、忍」為指導,重德行善,不殺生、不自殺,在任何情況下都要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正因為如此,迫害十年來,法輪功修煉者一直堅持以和平、理性的精神反對迫害,自始至終以慈悲的胸懷向政府、向不了解他們的民眾,甚至施暴者講清事實真相。直至今日,你們並沒有看到過一例大法弟子暴力對待施暴者的案例。相反,他們以巨大的承受,揭露謊言,講明真相,對政治權力、世間的名利毫無興趣。

    十年來,每一份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每一封勸善信、每一個勸善的電話,都只是為了幫助世人走出謊言,分清善惡、正邪,從而走向光明的未來。

    迫害良善,天理不容;佛法莊嚴,善惡必報。一個人無論做了甚麼,到頭來都得去承受償還。你們現在完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還去參與迫害就太危險了。現在,因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事例越來越多。原國家副總理黃菊因緊隨江澤民,掌握全國財經大權的黃菊,每年撥款國民收入四分之一,用來鎮壓法輪功,卻使自己早早地踏上了不歸路;中央電視台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陳虻患胃癌死亡;前些年播放污衊誹謗法輪功新聞解說最多的羅京,近日也身患絕症死亡。另據明慧網刊登的有名有姓的全國公安系統包括「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局級以上遭惡報身亡的就有二百多人,其它遭報的公安幹警難以計數。

    最典型的是被中共大肆報導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人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乘坐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汽車,車上其他三人都沒有事,但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撞死了,而且死後三天眼閉不上,她妹妹都說她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了。

    也有在事實面前幡然醒悟,從而使自己和家人保住一命的事情。雲南省某「六一零」人員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在一次同學聚會上,她的一名同學(法輪功學員)向她講述法輪功真相,她不但不聽,還狂妄威脅這位法輪功學員說:「看在你是同學的份上,要不把你也整進去!」此後,她的獨子考上了上海復旦大學,就學期間,不幸車禍重傷,肇事車輛逃逸。醫院在診治過程中發現她兒子心臟破損,無法醫治,並多次下了病危通知。眼看自己將要痛失愛子,在她走投無路、求助無門的情況下,想起了給她講過法輪功真相的同學,想起了她在「六一零」也耳聞目睹了許多因煉法輪功絕處逢生的神奇事例。於是她找到了那位修煉法輪功的同學,表示無論出多少錢、即使傾家蕩產也要救活自己的兒子。法輪功學員祥和而嚴肅地告訴她「這都是共產黨的謊言害了你,做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事,報應禍及親人,三尺頭上有神靈,作惡一定會受到懲罰,但神佛是慈悲的,你只要從今往後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儘量彌補你一切做過的壞事,把你以前經手送進勞教所、監獄的法輪功學員,誠心向他們道歉,把你非法敲詐、勒索的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如數賠償,並和你的家人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許你的兒子還有救。」她明白真相後,照法輪功學員說的一一去做。她合計了一下共勒索的錢財大約有二十四萬人民幣之多。她就拿自己家裏的錢賠償給法輪功學員。當她賠償到總數的三分之一時,她兒子的病竟然真的好了。

    一個參與迫害法輪功弟子的警察和大法弟子曾有過這樣的對話,這個警察說:「你們說,我在造下罪業,要遭報應。可我不相信報應之說,我也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少拿天理和善惡有報來嚇唬我。」也許,這是不少參與迫害的不明真相警察的心理。法輪功弟子回答道:「你以為神佛不存在,神佛就真的不存在嗎?你以為天理和善惡有報不存在,難道就真的不存在?共產黨灌輸無神論,你們就不加思考地相信了?」

    人類社會對神佛的信仰已經承傳和維持幾千年了,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人們都自覺維護著傳統的道德觀念,有所畏懼,不敢做壞事。共產黨強行灌輸無神論呢,摧毀了人們心中的道德底線,讓人不知道害怕,不再敬畏天地,這樣做起壞事可以肆無忌憚,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你稍微自己想一想,每當遇到危難時,你們發自內心的第一念,一定是「老天保祐!神佛保祐!」有誰會去叫「共產黨保祐」呢?這說明你們內心深處最本性的一面,是相信神佛存在,相信老天保祐的。

    也許,你們會想,神佛是否存在,善惡是否有報,離我們太遙遠了,眼見為實,還是過現實的生活。共產黨管我飯吃,我為之賣命理所當然。可是,你仔細想過嗎?政府官員、公務員,包括警察,並沒有直接從事勞動生產,你們的工資是老百姓、納稅人發的。警察的本職工作是維護百姓的安居樂業,維護善良的百姓的生活權利不受傷害。可是反觀你們迫害法輪功弟子的行為,已經完全違背了警察這份職業所包涵的崇高的意義,踐踏了警察的職業道德。也許你們會找藉口說:這是執行上級命令,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沒有辦法,身不由己……說來,這也正是共產黨的邪惡之處,以公民的生存、利益來威逼利誘,使一些人為了自身生存或別的利益,昧著自己的良心,有意無意,主動或被動的成了中共迫害善良、欺壓百姓的幫手。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善惡到頭必有報,你們很清楚自己對待法輪功的行為是在違法犯罪,一意孤行幹下去,你們不僅要面對天理的嚴懲,在將來也會面對人間正義法律的懲治。到時候,這個逼迫你幹壞事的共產黨或者甚麼「上級」是不會替你擋著的。正是考慮到這些因素,我們才反覆勸善,講明其中的利害關係,希望你為自己、為家人的未來考慮,三思而行,因為做惡,哪怕是被動做惡也終要害已,還會禍及家人。

    中共自起家起,發動了無數次政治運動,每次總要利用一些人去整另一些人,但是一旦維護不下去,一旦黨要自保時,被利用的這些人就會成為替罪羊,被黨毫不留情的一腳踢開,那些曾經風光一時的「革命小將」、造反派、文革時那些打死人的公安,軍管人員哪一個不是「聽黨的話」,堅決執行「黨中央」的指示和政策的呢?可是他們卻後來被弄去「再教育」,形同勞改犯;被滅口;被定為「三種人」……文革時那些在共產黨的命令下參與文革迫害的警察、官員,文革後有的坐牢,有的被秘密送到雲南槍斃了,對外稱「因公犧牲」……

    歷史上這醜陋的一幕幕,如今在迫害法輪功上,依然還在重複。你們知道嗎?江澤民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也曾經通過美國的親信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一樣槍斃一些打死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來償命,以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可以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想一想吧,你們在做甚麼?泯滅良心,辛辛苦苦,換取的是甚麼結果?

    基於這場栽贓和謊言的迫害,是違反法律和人性的,這一點連發起者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共產黨鎮壓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各級六一零組織,從鎮壓初期到現在,各種犯罪計劃、政策大都是一級一級口頭傳達,連電話記錄都不留,即使有文件現在也在想辦法收回和銷毀,以便將來不給自己留下罪證,可以把所有責任全部推給下面層層的具體執行者。當迫害持續不下去的時候,當所有迫害者面臨正義的審判時,那些跳在表面的迫害急先鋒可能會被出賣得乾乾淨淨,到時沒有任何有關上級來為你們承擔一絲一毫的責任。當然,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背後指使者也一定難逃法網。參與迫害,後果可怕……

    還望你們三思、再三思,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真誠關心你們的大法弟子


    喚醒良知 停止迫害

    ──致雙鴨山市各級領導的信

    雙鴨山市各級領導:

    你好!我是胡寅俊,今年76歲了。因為女兒胡其利將被非法判刑一事,拖著年邁體弱的身軀向各方奔走申訴。請本著做人的良知,抽出一點時間,看一看我的申訴,若能伸出援手幫幫我這個老人,替我們說一句公道話,早日還我女兒的自由,我和全家人及所有的親屬和有良知的家鄉父老都將感謝你!

    請允許我簡要介紹一下我女兒的情況:我女兒胡其利今年48歲,曾經有一個美滿的小家庭。1996年在益壽山看到法輪功學員煉功,從此後她也走入了「真、善、忍」的修煉群體中。修煉後,胡其利的身心變化很大,對工作更加兢兢業業不說,以前身體的毛病都沒用藥就好了。以前利用工作之便,往家裏儲存點藥,學了法輪功後,她再也不拿了。對家裏的大人、孩子都很負責任。是我們老人的好女兒,是丈夫的好妻子,是孩子的好母親。

    可是,好景不長,1999年7月以後,對法輪功開始無端的打壓。胡其利和數千萬法輪功信眾一樣,上訪去向政府講清自己受益於法輪功的事實,就因為講出了自己的真心話,結果十年來她遭受了很多的痛苦。現在又面臨非法審判!

    可能說到「非法審判」,有的人會不理解,我這樣講是有理由的。

    第一:警察辦案程序嚴重違法,沒有搜查證、傳喚證,先搜查後立案、私闖民宅、搶劫私人財物,侵犯公民的居住權。

    2009年7月20日晚上8點多,胡其利和孩子在家,她丈夫上班在單位。立新派出所的所長李洪波和禚愛民等五六個警察騙開了她的家門,警察說,他們是收費的。騙開門後,沒出示任何證件,就說:不許動。警察開始翻東西抄家,我的外孫女要上廁所都不讓,胡其利沒有穿鞋就被強行帶走,外孫女被帶走第二天才放回來,家裏丟了錢物,找他們要時,竟說是:「沒看見」。

    第二:「610」機構凌駕於憲法之上,司法缺乏公正,是利用民眾對法律知識的匱乏而以法律的名義迫害法輪功學員。

    1:610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對司法機關的不當干涉。大陸正義的維權律師指出610機構既非立法,又非司法,也不是行政機構,其設置毫無法律依據,「是非法的」。

    2:法院秘密審理宣判,這與國家法律《刑事訴訟法》相違背。

    法庭本該是講公理、講法律、揚正氣、捍衛憲法的地方,為甚麼對法輪功案件的審理總是偷偷摸摸的見不得陽光?為甚麼在開庭的事情上,一再的欺騙當事人和當事人家屬?我在這裏僅舉一例:

    2009年7月21日尖山區法院開庭審判法輪功學員齊淑豔和閆喜華,之前一天通知兩位的家屬時稱:明天上午八點三十分公開開庭,可前來旁聽。當日八點法院開門後,親友就問法院負責接待的人:齊淑豔和閆喜華在哪個庭開庭,答覆說:你們等著吧,開庭就叫你們了。八點十分齊淑豔親屬找到院方要求參加開庭時,方才發現開庭已經開始,而且居然無一人旁聽。要按照法院通知開庭的時間,恰是開庭結束的時間,也就是說,法院早就「精心」安排好了,根本就沒想讓任何人旁聽,半小時左右草草結束。事實上,法庭已在當日七點三十分開庭了。閆喜華家屬和其他旁聽者在詢問法警時被告知:你們到前廳打聽吧。到前廳卻找不到人,打電話也無人接。八點四十分時人們發現兩位當事人被法警押出法院後門時才知道受騙了。

    法律被歪曲利用,法庭公然撒謊。中國的民眾誰還能相信這樣的法庭會公正?你呢?如果作為公民,特別作為領導不能維護憲法的尊嚴,當有人不幸被冤屈時還能期待誰的保護呢?這裏面有我們每個公民的責任哪!今天你能維護司法的公正,維護了我們的權益,不也是在維護你自己和子孫後代的權益嗎?

    3:在雙鴨山請不到律師辯護,這說明甚麼?誰在破壞法律實施?

    當接到胡其利將面臨開庭審理的時候,我們家屬決定請律師到庭為她辯護,這是法律允許的。但是,當我們到律師所請律師時,律師不敢打這官司,說上面有令,不敢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律師。一家不行我們請下一家,結果多家律師所都一樣的說辭。

    第三:憲法至上,信仰無罪。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共的司法系統直接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長達十年的迫害,公然剝奪公民的信仰自由權利,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無罪判刑。

    修煉法輪功是天賦人權,也是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不違法,更不犯罪。即使是中共司法系統處理法輪功案件中使用最多的依據,中國刑法300條第一款、全國人大常委會1999年10月30日的決定、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解釋,都沒有涉及法輪功。而任何人都不能根據內部規定、文件來審理案件。在對利用法律系統進行迫害的責任人的審判中,僅用中國現行法律就可以將之定罪。所有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審判的,都將被追究個人責任。目前的抓人判刑送勞改監獄,都是屬於非法範圍的。因為我國的憲法裏將法輪功定為×教,根本就找不著一個字。沒有的事,莫須有的罪名。目前所造成的鎮壓迫害的局面,完全是江澤民出於一己私利,嫉妒心所致,而信口雌黃,隨意這麼幹才被定性的。與國家制定的法律完全背道而馳。

    我知道人應該憑自己的良心為人處事,順天理,得民心,不欺瞞,包括自己的心。人生苦短,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不容易。也許我們人生的境遇是不同的,但匡扶正義、呵護善良是我們共同的心願!你的善念一定會為你帶來美好的未來!

    各位領導,再次感謝你看了我的申訴,並衷心的希望你伸出援手,救我女兒出獄,還她自由!

    胡其利老父於雙鴨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