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

為了自己的未來,勸你們不要繼續迫害修煉人

──致達州開江廣大官員和警察的公開信

達州開江廣大官員、警察們,你們好!

我們是四川法輪大法修煉者。我們衷心祝願你們與你們的家人都能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帶著這種願望,我們給你們寫這封公開信。

對法輪功十年的迫害違憲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宣布法輪功為「非法組織」,把上億法輪大法學員作為迫害的對像,開始了任意拘捕、凌辱、關押、酷刑折磨,在江澤民和羅幹的「打死算自殺」的血腥滅絕政策下,至今,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多達三千二百九十二名,數以百萬人次被拘役、勞教、判刑,無數人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所有這些罪惡,都被中共冠以「依法處理」的名義。但是,在迫害延續了十年之後的今天,仍然不存在這樣所謂的「法律」。

大家都知道,中共對法輪大法的公開迫害,是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的。但是,中共以「民政部」和「公安部」的名義宣布「取締法輪功組織」和「不准上訪」的通告,卻是在兩天之後才正式公布的。且不說「民政部」、「公安部」沒有權力發布這樣違憲、違法的公告,單就中共在這樣的通告正式成文的兩天之前就發動大規模的迫害行動,就說明這種迫害即使是行政手續都沒有履行,更不要說「依法取締」了。

鋪天蓋地的誹謗、誣蔑,毫無法律依據的行政打壓,致使整個社會形成了恐怖的「文革」式的政治運動氣氛。但是,幾個月後,令飽受政治運動之苦的中國人不寒而慄的這種迫害,並沒有達到中共頭子江澤民「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目標。於是,中共的橡皮圖章──「全國人大」的常委會,於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做了一個所謂的「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

且不說這個「決定」中所要取締的所謂「邪教」與法輪功毫無關係,單就其出台的時間而言,是在江澤民作為中共的頭目公開在國際社會、於十月二十五日以「邪教」的罪名誹謗法輪功五天之後,這就說明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及把迫害由「取締非法組織」升級為「懲治邪教」,都取決於江澤民的個人意志,都與法律無關。而此後的所謂「依法處置法輪功問題」卻以此「決議」為立法依據,恰恰說明三個月前開始的所謂「取締」是非法的。

操控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是個地道的非法組織,既不是立法,也不是司法或行政機關,在法律程序上,不管偵察、審判,還是起訴,從來文件上看不到「六一零」這個字眼,對外的文書上也從來看不到,但是在處理法輪功問題時,司法程序實際上卻被「六一零」死死的掌控著。包括案件的開庭時間、公開與否、乃至最後的審判結果,都是「六一零」安排的。

如果說所有上述證據都還需要人們認真思考才能認知的話,中共對待所謂「法輪功案件」的一個特別的做法,是不證自明的邪惡,那就是:中共公然迫害為法輪功學員進行無罪辯護的律師!最著名的是高智晟律師,因為依法替法輪功學員辯護,並根據自己親身調查的結果,把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事實以公開信的方式公布出來,呼籲中共停止迫害,而被判刑五年;還有郭國汀律師被迫出走國外,楊再興律師多次被打,王永航律師被綁架,等等。

作為一個常識,人人都明白,既然走法律程序,就是要舉證、詰問、辯護。而作為被告,不論被指控的罪名多麼大,都有自我辯護的權利,也有聘請律師進行辯護的權利,這在判決之前是由法律明文規定的。這種公然採用流氓手段,把辯護律師也一併迫害的做法,表明中共已向公眾昭彰自己超越於法律之上,已經顧不得半點掩飾了。顯然,中共作為一個權力集團,已經達到了令人不齒的邪惡。

請明白真相、分清好壞

1999年「四二五」以來,中共媒體關於法輪功的一切宣傳全是謊言。例如所謂「天安門自焚」案,公開造假,漏洞百出:偌大的廣場的警察從來沒有背著滅火器巡邏的吧?在一、兩分鐘內怎來的那許多的滅火器和滅火毯?燒燙傷病人燒傷之處必須是裸露的吧?而那個已經「嚴重燒傷 」的小女孩劉思影卻被紗布包裹的嚴嚴實實;說為了搶救她已經把她的氣管切開,可很快記者採訪她時,她卻既能清晰地說話,還能為那個採訪的阿姨唱歌,這可是世界醫學從未出現的「奇蹟」,也就是說,都明顯違背醫學常識;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王進東」,自焚時衣褲已被燒焦,但兩腿間盛汽油的塑料瓶卻完好無損,顯然是在擺個姿勢來拍照;而被當場「燒死」的劉春玲,據華盛頓郵報記者在自焚案發生後做的調查表明,劉春玲從未修煉過法輪功,把CCTV的自焚新聞片用慢鏡頭播放仔細看,發現她是被一警察用重物擊中頭部而倒地的……

江氏集團利用被它壟斷的宣傳喉舌和外交機構,向世界各國兜售其所謂的法輪功「危害人民」,「危害社會」論,可是,到頭來,卻竹籃打水。為甚麼其他國家的人就不怕法輪功呢?為甚麼在其他國家沒有出現因修煉法輪功而「自焚」、「自殺」、「殺人」、「致瘋」的呢?謠言不攻自破了。

江氏集團造謠說某些西方國家是支持法輪大法是為了達到「反華」的目的──好像是因為中國政府鎮壓,他們才支持。可是早在1999年7月江氏集團鎮壓之前,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就已得到各地褒獎,如1994年8月3日美國休士頓市授予李洪志老師「榮譽市民」和「親善大使」稱號;1996年10月12日美國休士頓市市長宣布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為「休士頓李洪志大師日」。

法輪大法自1992年傳出以來,至今已弘傳世界至少114個國家(地區),受到世界人民的喜愛。上億人修煉法輪功。修煉者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至2009年8月21日,各國政府機構、團體組織對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頒發的褒獎與支持議案、支持信函已達3038項。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法輪功》已翻譯成30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並可在計算機網絡上免費下載、複製。法輪大法弘傳世界,超越種族、國界,真修者無不身心受益,道德回升,這是全人類之福!

江氏拼命掩蓋大法弘傳世界的事實,害怕人民知道事實真相。然而,在當前網絡信息如此發達的時代,這也只能中共的是一廂情願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走出國門,在世界各地,尤其在亞洲和歐美等國,都見到了大法弘傳的壯觀景象。

為了解嘲,中共又把責任推給西方國家,大肆宣傳國外「反華」勢力與法輪功如何如何。對中國百姓來和國際人士來說,人們已經對中共這個手法已經司空見慣,查查中共六十年歷史,每當他在國內陷入困境時,總會祭出這一招來唬弄頭腦簡單的民眾。

行惡者必遭天譴

也許你真的因為不了解法輪功才在無知中參與了迫害,但最起碼你應知道「善惡有報」的天理,迫害好人的人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中共迫害法輪功多年,惡貫滿盈,許多人糊裏糊塗盲目附和與推波助流。但天理昭昭,神目如電,報應不差,惡徒終將罪責難逃。這些年像任長霞那樣遭現世現報而被冠以「因公殉職」的人不少。僅舉幾例:

四川省公安廳副廳長孫建國(四十多歲)跟隨江氏流氓集團和中共使用流氓手段打壓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正當他躊躇滿志之時,被查出得了癌症。據說手術後恢復的「很好」,上面還準備提拔他。2005年,忽然「禍從天降」,「鹽建路」貪污受賄案爆發,他被勒令停職。幾天後便病重住院,不久即一命嗚呼。

原四川省開江縣公安局局長何健鳴, 2006年6月3日,從達州回開江途中,被汽車撞成重傷,他自己的車子撞到了別人的房子上。當時叫其他小車救一下人,因無車相助,一個多小時後,一輛三輪車將他拉進城,在途中傷痛而死。內部人都說何健鳴是遭了惡報。

成都市郫縣德源鎮610辦公室頭目鄭友奎,自1999年7.20以來,一直緊隨江氏流氓集團,施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藉此往上爬。2006年5月20日遭雷電擊斃,時年44歲。村民們議論說:「老天有眼」,鄭友奎迫害好人遭惡報,罪有應得。

成都市公安一處610成員馮久偉,自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緊緊跟隨,企圖借鎮壓法輪功來升官,結果官沒有升上去,就先得了一種骨壞死病。他知道是遭報應了,趕快退下來不幹了。正因為他醒悟過來,才留下了一條性命。他對人講:「我真不該去接迫害法輪功這個『工作』。」

四川省眉山市國安局局長陳宏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於2006年3月19日凌晨,私駕公車與樂山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惡、樂山市公安局副局長楊曉江一行四人在峨眉山市遊玩,他們的車與一輛大卡車相撞,楊曉江的頭顱飛出車窗外,其餘三人重傷,陳宏肋骨摔斷了幾根。

四川省南充市國安局副局長蒲其濤,直接指使市610、各區所屬縣國安大隊、「六一零」等迫害大法弟子。突然暴病得腦血瘤,住院三天即死亡。

停止迫害,為自己及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不要因為你的所謂「工作」和眼前的蠅頭小利而造成永久的痛悔。你們忠心耿耿保衛的這個「黨」的一貫做法就是卸磨殺驢,為了自救它甚麼都幹得出來,難說最後不會把沒有利用價值的你們拋出當替罪羊。「文革」結束後,迫害中共老幹部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幾百名警察被拉到雲南秘密處決,這些你們都知道嗎?歷史的教訓、報應的因果,人們怎麼會這麼快就忘了呢!

自古以來,邪不勝正。歷史上,強大的羅馬帝國殘忍的迫害基督徒,結果基督教沒倒,羅馬帝國自己遭幾次大瘟疫崩潰了;當一個個法西斯頭子走向窮途末路的時候,那些忠實的黨徒和追隨者都不能逃脫最悲慘的下場。這是在法西斯運動進行的轟轟烈烈的時候,這些追隨者壓根沒有想到為自己選擇的未來是不光明的。這是歷史的教訓。

「多行不義必自斃」,「逆天者亡」,可是真理啊!《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迄今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團、隊者已達6000多萬人,人們越來越看清了中共邪黨的真面目,邪黨的解體覆亡指日可待。建議你們認真看一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認清共產黨幾十年來殘暴統治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深重災難,看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不要再追隨其迫害善良與無辜。

希望你們立即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在開江的大法弟子吳立翠、王蘭英、柳明英、李本定等人,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對大法弟子提供幫助。立功贖罪,為了你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

四川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九年九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