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

  • 一個中學生致同齡人的一封信

  • 給雙城新上台的「六一零」頭目的信

  • 致雙城市新任公安局局長王俊嶺的一封信

  • 一個中學生致同齡人的一封信

    同學:你好!

    很高興能提起筆給你們寫信,我和你們一樣,是一個普通的高中學生。儘管我們素不相識,但如果你有緣看到了這封信,說明我們有緣份。

    常常有人說,「少年強則國強」。這話有一定道理。因為人們把青少年看是民族的希望。可見我們身上有多麼重大的責任啊。

    可是我卻常常為我們的未來擔憂。

    你們相信嗎,我們從出生到現在,聽到了太多太多精心編造的謊言,謊言又與仇恨交織在一起,使我們漸漸迷失了真正的自我。我們心中也曾有過發自內心的對純真與善良的追求與渴望,可是我們漸漸長大了,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也逐漸變得麻木,還學會了撒謊。親愛的同學,我說的對嗎?

    我常常聽到我的同學說,「人誰不自私啊!」可是當前世界上卻有這樣一群好人,他們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要自己成為一個無私無我的好人,做甚麼事情總是去考慮別人,從不去傷害別人,總是為別人想的多一些,為自己想的少一些。這樣一群善良無私的人其實就在我們身邊,他們就是法輪功學員。

    親愛的同學,你們一定感到震驚奇怪,我為甚麼這樣說呢,也許在你們心裏,早已「先入為主」的聽信了電視媒體上的惡毒宣傳或是課本上的造謠,真的就認為法輪功就是「×教』了。甚麼叫邪教啊,殺人放火,叫人做壞的事是「邪」;有教堂,有廟堂叫教。法輪功只是大家在一起煉功,來去自由,想煉就煉,不煉就走,沒有花名冊,那麼祥和美好,他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不同的職業,可是他們都在自己的生活學習工作中努力做一個好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這也是被無數事實證明了的。法輪功的修煉原則是「真善忍」,在這個原則下,修煉人無論在哪裏都要做好人,善良人,兢兢業業的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卻從不為名利的得失而苦惱,這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中,他們道德的昇華就像一股清流一樣,給整個國家、民族帶來良好的影響,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啊!

    也許你們會說,既然法輪功是好的,那為甚麼要去天安門自焚啊?自焚事件剛開始出來的時候,我也很納悶,因為我了解到法輪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是絕對禁止殺生的,連殺生都是禁止的,怎麼可能到天安門廣場去搞所謂的「自焚」、「圓滿升天」呢。

    謊言就是謊言,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根據中央電視台播放的「自焚」錄像作了分析,證實「天安門自焚」是假案,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現在中共自己都不敢再在電視上播放當時的自焚錄像了。

    在慢鏡頭的分析中,可以看到那個死去的劉春玲並不是被火燒死的,你可以看到一隻黑手從她背後伸出,用以物體快速擊打她的頭部而使她倒地,你也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位身穿軍大衣的男人站在出手打擊的位置,還保持著前一秒鐘用力的姿勢。

    很多同學都很同情小女孩劉思影,認為她很可憐,我也很同情她,因為她無知的被人利用成了宣傳工具,而後因為政治需要又被人殺死,成為江氏流氓集團發動這場慘絕人寰迫害的犧牲品,死的不明不白。在醫院中,我們看到她全身被裹得緊緊的,可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被火燒傷是要把燒傷的皮膚裸露在外的,因此必須呆在無菌的病房內,才不會被感染。難怪在「自焚」播出當天,在醫科大學讀書的姐姐一眼就看出有假,從此以後她再也不相信電視上的宣傳了。

    偌大的天安門廣場,警察每天都是背著滅火器去巡邏的嗎?如果不是,又怎麼可能會在那麼一兩分鐘的時間內有那麼多滅火器和滅火毯到位呢?而且還有遠近各種距離和不同角度的拍攝,這攝像師和攝影師怎麼那麼巧就在現場呢?還得好幾個攝影師同時在那裏。如果不事先準備好,怎能有這麼好的效果!

    其實啊,就是一個用來栽贓法輪功的鬧劇。可我認為這也是中華民族的大悲劇啊,當「真、善、忍」這一普世的價值觀被踐踏時,當整個民族被打斷了脊梁時,很多人都不敢站出來說真話,有很多人明知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也選擇了沉默。因為中共統治中國的六十年中,在和平時期以各種名目搞的政治運動殺死的中國民眾多達八千萬,超過兩次世界大戰全球死亡人數總和,而且整人的手段殘酷,老百姓都怕共產黨。

    你們可知道,有很多信仰法輪大法的叔叔阿姨,甚至和我們一樣的學生,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想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卻開除學籍、開除公職,有的還被投進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各種酷刑折磨。中共利用暴力強制他們「轉化」,而所謂「轉化」的標準是甚麼?法輪功不是教人「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那中共的警察就強迫法輪功學員罵人、打人;法輪功不是教人去掉不良嗜好,不抽煙、不喝酒嗎?中共的警察就逼著學員抽煙喝酒,在中共那裏,「轉化」的「標準」就是能打人罵人,能抽煙喝酒,到這一步就認為他或她真的是「轉化」到認同共產黨,放棄了自己的信仰。

    同學們,這不就是一出鬧劇嗎?法輪功使人心向善,也沒有任何的政治訴求,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可中共就是容不得這些好人,不容人做好人。天理難容啊!

    親愛的同學,請別再聽信中共惡黨的謊言。

    也許你們會說,叫人退出黨團隊,這是不是在參與政治呢?不是,法輪功學員叫人退出這些組織,是在救自己同胞的命啊,這是在被殘酷的迫害下不計個人得失,不求回報的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懷。古今中外很多的預言,如:中國的《推背圖》、《燒餅歌》、《梅花詩》及《馬前課》等;西方的《聖經啟示錄》、著名的諾查丹瑪斯預言等,都驚人一致地預言不久的將來中共要滅亡,還預言了天滅中共時其追隨者被一同誅滅的可怕慘景。這是迷信嗎?不是的,這是天意啊。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貴州平塘縣發現了一塊兩億七千萬年前形成的巨石上呈現了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塊巨石是五百年前崩裂墜下的。這塊石頭上的六個大字已被印在當地旅遊門票上,在網上輸入「藏字石」或是「救星石」就可以看到這張門票的圖片,在中央電視台十套的科學節目中曾報導過這塊奇石,只不過是刻意隱去那個滅亡的「亡」字。不少的地質專家對此巨石進行過科學研究,確認這六個大字是天然形成,沒有任何人為的痕跡,正如一位網友所言,這叫人怎麼敢相信呢,可是這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啊。這一切其實都是在告訴人們「天滅中共」的天象,希望人們能夠「退黨保平安」。

    親愛的同學,你們看到了,現在假貨遍地,人與人之間缺乏基本的誠信與信任,貪污盜竊、官商勾結、警匪一家、吃喝嫖賭盛行、黑社會,吸毒、等等亂七八糟的如此泛濫,整個社會變成了「假大空」,這恰恰就是中共幾十年來的謊言暴力摧殘了中國五千年文明帶來的必然結果。

    再說它不管做了甚麼,也都是為了它的政權的穩固罷了。所謂的「改革開放」,「先富起來」的都是些甚麼人呢?是工人嗎?是農民嗎?共產黨「土地改革」把地主打死,搶了「地主」「富農」的土地;「三反」、「五反」、「公私合營」,搶了資本家的工廠企業,現在都哪裏去了?不都到了他們自己和他們子女的手中了?!這些情況,不是我在吹牛,你們到互聯網上都能看得到。如果能找到破網軟件,到中共禁止瀏覽的國外網站上看看,那你就能更明白了。

    法輪大法傳世,用「真、善、忍」淨化人心,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健康,民心安定,社會也必然昌盛、穩定,這種於民於國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只有中共邪黨這個流氓集團才會如此的懼怕和不惜一切手段來打壓。歷史上哪有這樣的事?老天能允許嗎?能不滅它嗎?

    親愛的同學,就此擱筆了。還有太多太多的話想說,但無法一次把話說完。我和你們一樣,都是普普通通的學生族,告訴你們這些,別無他求,真心希望你們多想想,多看看,明辨是非,「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網開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明白真相是福!

    一個中學生


    給雙城新上台的「六一零」頭目的信

    雙城市「六一零」負責人:你好。

    我們素不相識,但我們大法弟子按真、善、忍準則修煉,肩負著一項重要責任就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這世人中也包括你,所以我給你寫此信。

    相信你知道「六一零」是個甚麼組織。「六一零」是中共江氏流氓集團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前的六月十日密謀策劃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組織,故簡稱為「六一零」,迫害法輪功是違憲的,非法的,所以這個「六一零」也是一個違憲的非法組織(民間也稱其為「死亡組織」)。它是隨著惡黨迫害法輪功而產生,也必將隨著迫害法輪功的失敗而告終。

    說它是「死亡組織」是有根據的。自劉京繼任中共「六一零」總頭目後,對法輪功的迫害更加猖獗。在他上任後,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特別是,竟然出現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的空前殘忍的暴行。劉京現已遭惡報,患癌症已晚期。各地「六一零」的負責人幾乎都沒有好下場,不是遇車禍就是得癌,或其它甚麼緣故暴斃,真是做大惡有大報,做小惡有小報。

    雙城市「六一零」劉子晶,自從調入上任後,其父受其影響激烈反對大法,惡意舉報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過大年期間,劉的父親乘坐了大法弟子劉傑與其丈夫開的自家微型出租車,劉傑為了讓他明白真相,給了劉子晶的父親一張印有「真、善、忍好」的卡片。劉的父親不但不接受,下車後打給惡警電話舉報。劉傑和丈夫被趕來的雙城市國保大隊惡警劫持,非法關押進雙城市看守所。幾天後噩耗傳出----劉傑被迫害致死。劉傑年僅三十七歲,撇下老的老、小的小,婆婆得知兒媳的噩耗哭瞎了雙眼。這是邪黨「六一零」的罪惡。然而不久,劉子晶得了膽囊炎,疼痛難忍,住院手術,如其不悟可能更大的災難在等著他們。因為迫害法輪功天理不容,誰迫害誰承擔罪責。

    二零零四年上面派記者來雙城市採訪,該記者發現新興鄉上空懸掛了很多大法真相條幅。記者將此事彙報給邪惡頭子、中共政法委羅幹,羅幹責令市長李學良抓捕大法弟子。李學良不顧算命先生對他的警告:你迫害啥你都不能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會遭大惡報,為了保住自己的官職,下令警察抓捕大法弟子。對抓來的東官鎮大法弟子肖亞麗、蘭陵鎮的顧秀嫻關在雙城市看守所施以酷刑,幾日內把這兩名才三十幾歲的婦女迫害致死。

    肖亞麗撇下丈夫、公公、婆婆還有一對五、六歲雙胞胎,丈夫和公婆痛不欲生,好端端的人在家裏幹活就被非法抓走迫害致死!幾年過去後提起此事,公婆還是以淚洗面。

    顧秀嫻撇下丈夫和十幾歲的孩子。在將她倆迫害致死的當晚,當殺人惡魔金婉智、朱曉波到飯店大吃大喝回到看守所時,卻清晰的聽到看守所的上空傳來肖亞麗、顧秀嫻「冤枉!冤枉!」的喊聲,那幽怨的聲音嚇得倆惡徒整夜都沒敢閤眼。

    惡報很快來了:沒過幾天李學良的兒子在車禍中差點死亡,腦瓜皮從前邊推到後腦勺,兌現了算命先生的話,他後悔莫及。

    再說說雙城市單城鎮幹部。一位本鄉大法弟子董連太,只因身上帶了法輪功的真相材料,被惡人舉報到鎮上,鎮領導讓派出所警察將他抓捕。鎮上的頭頭從第一到第五把手,包括「六一零」負責人在內,都主張把他關進雙城市看守所。半個月後董連太又被劫持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勞教二年。剛關押不到兩個月,董連太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勞教所怕承擔責任,給單城鎮政府打電話讓接回來。鎮領導卻不理不睬。勞教所擔心董連太死在勞教所,就將其送回家。董連太因在勞教所被惡警暴力灌食時灌進大量食鹽水並嗆入肺管,導致內臟潰爛,回家八天就悲慘離世。家人痛不欲生。

    事隔半個月,即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鎮政府這五個頭子便因車禍三死兩傷。這就是人不治天治!上天懲罰作惡者。

    作為新上台的「六一零」負責人,不知你在看到這些實例後作何感想?我勸你,千萬不要一味的聽命於邪黨的指揮棒,那不僅會害人,更會害己。

    請趕快閱讀《九評共產黨》一書,了解中共的邪惡本性。《九評》揭露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和歷史罪惡。僅在它建政以後的和平時期,就以各種名目殺害了中國同胞八千萬。

    迫害法輪功的十年中,酷刑折磨致死的大法弟子超過三千,幾十萬、上百萬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洗腦、勞教、非法判長期徒刑,更令人髮指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再焚屍滅跡,惡黨對大法犯下滔天大罪。中共罪不可恕。上天一定要滅它!

    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正法大道。儘管中共傾其全力進行迫害,妄圖在「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然而,與中共的「願望」相反,法輪功在全世界受到廣泛歡迎,目前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鏟除法輪功」只是中共和江澤民的痴人說夢。

    我還要告訴你的是,目前,江澤民和其追隨者已經被法輪功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在全球三十個國家提出訴訟。不久的將來,它們必將被送上歷史審判台。我給你寫此信,告訴你這個天機,目的是讓你了解真相,儘快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脫離邪黨,只有這樣,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來臨時,才能避免淪為中共的陪葬品,從而走向一個光明的未來!

    何去何從?請儘早作選擇。


    致雙城市新任公安局局長王俊嶺的一封信

    王局長你好:

    你來雙城市任職半年有餘,耳聞了關於法輪功的一些情況,但對法輪功學員的正面聲音聽的很少。今天通過書信的方式,有必要將關於法輪功在十年迫害的情況詳細訴說一下。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發動的瘋狂迫害法輪功開始,雙城市公安局張國富、金婉智被中共利用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幫兇,瘋狂抓捕、非法關押、酷刑迫害、經濟勒索法輪功學員,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十幾歲的孩子,只要進京上訪就實施迫害或親自出馬,或唆使他人行惡,或勾結哈市防暴武裝警察,迫害不擇手段。

    張國富、金婉智狼狽為奸,在他們任職短短的幾年中,直接或間接致死雙城市大法弟子近百餘人,非法關押幾千人次,數百人被勞教,數十人被非法判重刑關押在獄中遭受非人的折磨,僅舉幾例:

    法輪功學員周志昌生前任韓甸鎮武裝部部長,清正廉潔,工作盡職盡責,在韓甸鎮是公認的好幹部,只因修煉法輪功進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證實大法的清白,被抓回關押在雙城市看守所,戴著重刑犯才帶的大腳鐐,把腳的踝骨磨壞,白骨頭外露,寒冷的冬天無法穿棉褲,家屬給做了一條特製的褲襠鑲拉鎖的棉褲,總算遮擋點風寒,家屬送棉褲時想跟周志昌見上一面,張國富都不答應,幾個月後將周志昌迫害的不成樣子,後送雙城市醫院,進醫院的當天有熟人見到周志昌在警察的監視下自己在樓梯上行走,沒過幾小時傳出周志昌死亡的噩耗,經過屍檢家人看到周志昌身上的傷痕,是迫害致死的,年僅四十六歲,這是雙城市第一例致死大法弟子的案例。

    張國富、金婉智等惡人迫害法輪功心狠手辣,張國富將他自己的堂兄張濤原名(張國濤),只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三番五次的抓捕、關押、勞教,直至在長林子勞教所迫害致死。

    他的嫂子即張濤的妻子姚彩威,因進京上訪,連續被關在雙城市看守所及劫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後來,姚彩威得知丈夫被迫害致死,如五雷轟頂,痛不欲生,被迫害的出現手足半身麻木,行走困難,生活不能自理。

    張濤的女兒張建輝當年被抓時,只有二十剛剛出頭,因堅持修煉,被張國富、金婉智非法抓捕判十年重刑,至今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非人的折磨。一個二十歲的小女孩已在魔窟裏熬過了七、八個年頭。去年她母親拖著病體,一瘸一拐的到獄中看望女兒,隔著大玻璃窗,母女倆以淚水代替語言。這一家被張國富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至今姚彩威一人在流浪中生活。

    另一例是大法弟子臧殿龍,雙城市糧庫職工,修煉前身患血癌,去哈市醫院確診後,醫藥費、押金、住院費用等需要十二萬元錢,因沒有錢治療,在等待死亡中。其母親修煉法輪功,並讓兒子試一試,臧殿龍修煉兩個月後,去哈市醫院檢查血液一切正常,他的病神奇的消失,證明了大法是超常的科學。妻子和兩個兒子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紛紛走上了修煉之路。因進京上訪,夫妻倆被非法抓捕、關押,兩個兒子在第四小學念書,因作文中證實大法好被學校開除,因惡警騷擾,一家人走上流離失所的路,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二年四月,張國富、金婉智認定他們夫婦是雙城市法輪功組織者,在電視新聞中發通緝令,懸賞五萬元價碼發動民眾抓捕,一時間車站、路口等地戒嚴,凡過往客車勒令停車查看,此時這一家人想避開此劫,即不能坐火車,也不能坐汽車,只好騎自行車,踏著泥濘的土路,艱難的到了阿城,在一家居民區落腳。

    可好景不長,本年的七月八日,張國富夥同哈市防暴隊與雙城警察圍攻了其居住的小區,在這之前先綁架了臧殿龍的妻子許有芹,然後在圍攻的過程中,警察蹬雲梯破窗而入,將臧殿龍威逼從六樓掉下,當場死亡,年僅三十七歲。沒人性的張國富將兩個孩子劫持到萬家勞教所迫害幾個月,孩子身上長滿了疥瘡才放回,臧殿龍的妻子許有芹,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至今還在遭受非人折磨。

    還有殘疾人張生范,被張國富唆使的惡警王勝利等人,將張生范強行抬上警車關押在雙城市看守所,被獄醫那彥國用管子的一頭紮在張生范鼻孔裏,一頭放在裝烈性白酒的盆子裏,活生生的給嗆死了。

    這只是雙城市張國富、金婉智等惡人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大法弟子遭受酷刑折磨罄竹難書,至今關押在呼蘭監獄迫害的還有東門外李彥文,已經被迫害的神志不清,骨瘦如柴,走路需要攙扶,關押在大慶監獄的新星鄉安金星,城鎮友聯村的李超,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小富家窩棚的王麗、閆淑芬、閆淑華等二十多人,他們的家人不斷的聽到獄中傳出他們被迫害的訊息,痛苦的精神折磨及經濟上耗費已經達到了極限。

    中共惡黨雙城市幫兇張國富、金婉智等惡人對大法犯下滔天大罪,根據追查國際組織發布的公告,將追查實施抓捕、非法判刑、剝奪個人信仰自由的責任人張國富、金婉智等相關雙城市黨政官員的罪責。

    王局長,寫到此,也只是對雙城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部份了解,中共惡黨在迫害法輪功中,其邪惡的本質假、惡、暴的兇像完全暴露出來,我想你作為公安局局長,在施令時,就要三思而後行。

    前幾天,在雙城市民主派出所發生了一起,警察勒索大法弟子錢財的事件,這些行為是對大法的犯罪,天理不容。奉勸王局長,看一看《九評共產黨》一書,了解了解中共在建政後歷次運動中的殺人歷史,趕快脫離邪黨組織,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到來時,為自己、為家人選擇生命未來,了解法輪功真相,是生命得救的希望,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