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

  • 致吉林省伊通縣善良民眾的信

  • 一封給武漢市女子監獄的公開信

  • 給黃驊市公安警察的勸善信

  • 致山東濰坊黨政公檢法人員的公開信

  • 給黃驊市父老的公開信

  • 致吉林省伊通縣善良民眾的信

    我們共同生活在伊通這片熱土上,有著很濃厚的鄉土之情,可是在這片土地上最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今年中共要六十歲,早在五月份中共開會內定國內的打擊對像,包括上訪、民運、法輪功。

    六月二十九日,我縣第三小學教師梁豔影正在單位上班,被縣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設立的非法機構)和國保大隊綁架到洗腦班,強制她放棄信仰,否則就送勞教。七月二十二日早六點左右,在公安局長孫麗榮的批示下,我縣靠山鎮法輪功學員李金萍被國保大隊隊長王英超夥同靠山派出所胡文慶、韓斌等野蠻綁架,現被非法關進伊通縣拘留所,並誣陷她為在逃犯。所謂的理由是兩年前李金萍在自家開的補習班給學生講真相,被學生舉報,當地派出所警察李德本等幾個人闖入她家的商店,要綁架她,家人和他們據理力爭,在家人和他們爭執期間,李金萍趁機走脫,這些人把李金萍的姪子打成腦震盪,丈夫被非法拘留十天。他們就是這樣把李金萍非法定為在逃犯的。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有據可查的有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幾十萬人被判刑勞教,許多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就我們縣來講,有三人被迫害致死,他們是:五一鄉的田俊龍、大孤山鎮的鄭林、伊通鎮的李愛英。被非法判刑的有八人,被勞教送拘留所、看守所的幾百人次;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錢財達幾十萬元。

    伊通鎮門家屯法輪功學員孫雅芳、陳秀芹曾被警察強制綁架,進行毒打,頭被打成像斗子那麼大,用樹條抽打手指節,用硬物敲打腳踝骨,男警察用皮鞋踹她們胸部,把她倆打得昏死過去。警察們怕承擔責任,把人送到醫院後逃之夭夭。五一鄉的法輪功學員田俊龍、劉學敏、伊通鎮法輪功學員董維興於二零零二年正月被綁架到伊通看守所。屋外下著雪,警察把他們衣服扒光,逼迫坐老虎凳,滅絕人性的警察還把門窗打開往他們身上澆涼水、搧風。一凍就是三、四個小時。當時直接參與此次迫害的有公安局的劉志才、張啟,東街派出所的王林、趙大偉、尤濤等。還有的被警察卸下桌腿打,桌腿都打斷了,更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慘案就不一一述說了。

    從一九四九年中共竊取政權以來,和平時期迫害致死中國同胞八千多萬人。八九年「六四」學生反腐敗愛國運動,被中共定為「反革命暴亂」,為製造鎮壓的合法性,自己冒充學生燒軍車,搶商店,然後嫁禍給大學生。

    和歷次鎮壓運動不同,為甚麼這一次,中共動用全國的專政機器、宣傳機器、警察特務,歷時十年,也沒能使法輪功學員屈服呢?

    法輪功的修煉者,很多人通過修煉一身疾病都好了,很多人道德提升了,使家庭和睦了,工作盡心盡力,人傳人,心傳心,幾年的工夫就有上億人在修煉。在這樣鋪天蓋地的迫害中,誰都沒有想到法輪功修煉者能不畏強權,放下生死,堅韌的走了過來。到現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二千七百多項褒獎和支持議案,唯有在大法發源地──中國大陸被殘酷迫害。

    中共迫害法輪功,靠的是捏造的謊言,用的是欺騙的手段,編造「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案」等等,利用各種媒體宣傳鼓譟,矇騙老百姓,讓老百姓一提法輪功都害怕,仇恨法輪功。

    那麼法輪功學員為甚麼揭露中共勸三退呢?「善惡有報」是天意,中共做惡多端,特別是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對修佛者的迫害更是罪惡滔天。「天滅中共」,從古代中外預言中可以預見。貴州省平塘縣,億年奇石斷裂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目前各地天災人禍也顯現異象,如南方冰災、大洪水、四川大地震、禽流感、薩斯病毒、豬流感等,從各種不詳的怪異現象頻頻出現,不能不引起人的深思。當「天滅中共」到來之際,如果還堅持在中共「黨、團、隊」裏而不願退出的人,就是中共的一個分子,清理中共時就要受到牽連。我們老百姓圖個啥?不就是平安嗎?我們都生活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思維方式、提問題的方式都是共產黨編造的文化教育模式,所以很多人都麻木了,被動接受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行為很不理解,有很多人認為法輪功鬧事和政府對立。法輪功不反對國家開奧運,也不參與哪個黨辦國慶,根本不參與任何政治運動,只是中共利用奧運「穩定」和「國慶穩定」陷害法輪功修煉者,想一想,誰是造成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是中共啊!

    望伊通廣大善良的民眾能理智、清醒過來,明辨是非,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也希望能伸出救援之手共同維護正義良知。


    一封給武漢市女子監獄的公開信

    你好!

    我是被非法關押在你們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陳曼的家人。七月十七日我們到武漢第一看守所去看陳曼,才知道她被轉到武漢女子監獄。當我們趕到女子監獄時,在門口的會見室內,我問陳曼是否被送到這裏來,一個女司法人員在確定陳曼是修煉法輪功的時,就說要六一零開證明才能見。這是甚麼法律?還說這是個敏感的問題。 甚麼是「敏感問題」?是指這個問題不好說嗎?還是這個問題不敢說?為甚麼不好說,礙於權勢的壓力,還是個人利益考慮。「敏感問題」並不是不能談論的問題。

    好人、善良民眾、社會上守法公民,被當作犯罪份子關到監獄裏迫害,還要被逼迫接受罪犯的身份,簡直是奇恥大辱。我的心在流血,這是一個甚麼樣的社會,暗無天日,無法無天,沒有了基本良知道義。非法抓人,偽造證據,非法關押,非法判刑,這一條龍作業為的是對付善良的民眾!十年了,經歷了十年的苦難,我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表現,有的人有能力卻不幫助,有的以工作為藉口在參與迫害,還有的是利用這場迫害達到往上爬的目的,甚麼樣的心態都有。

    八天過去了,我們要見陳曼是需要知道陳曼目前的狀況,不知道她在裏面是否還在被虐待(這些從監管場所出來的,也有女子監獄出來的人講述的遭遇中就能看到);我們需要陳曼知道,要陳曼看一下家裏寫的控告狀,但卻不能見到陳曼。我的家人被關押,卻不讓見,不知道這是甚麼規定,誰定的?這個規定是甚麼目的?想達到甚麼效果?我們一直在控告,控告對陳曼非法判刑迫害,控告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陳曼受到的虐待、折磨,我們要把這些人揭露到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把迫害者曝光於天下,看誰還參與迫害。讓世人看一下幹迫害這些事的人,包括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虐待、折磨過我們的那些。

    善惡有報。這可不是人的打擊報復,打擊報復是人的仇恨心理下的行為。善惡有報是天理,做好事有好報,做壞事有惡報,這報應會反映在方方面面,工作中、身體上、家庭裏,甚至影響自己的親人。這麼多年我們見到太多的現世現報,沒有這些報應天理安在。所以人要守住自己那點良知善念,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我今天講這些是因為邪惡沒有那麼多了,善良的人、正直的人都起來抵制它,反對這場迫害,在選擇自己的未來。我希望你們能有好的未來,人都有選擇未來的權力。

    真心希望你們能選擇好的未來!

    張偉傑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給黃驊市公安警察的勸善信

    最近,安徽省黃驊市警察非法闖民宅,綁架大法弟子王勝海夫妻及其弱智的女兒,並將五、六歲的男孩殘忍的扔在無人看管的家中。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八點鐘左右,黃驊市大法弟子王勝海在中捷胡莊子村集上,給群眾散發神韻晚會《神韻》光碟,被胡莊子不明真相的一名五十多歲的婦女惡意舉報到中捷臨港分局,分局墾區派出所以劉樹春、李軍等三警察,把王勝海和弱智的女兒綁架到中捷臨港分局墾區派出所,並對王勝海進行人格侮辱,迫使他承認有罪。

    下午四點左右,中捷公安分局的警察又夥同黃驊市公安國保大隊以及城關派出所約二十餘警察到王勝海家中,非法撬鎖抄家,到處亂翻,搶走大法書籍,家用DVD一台以及部份私有財產等,共計四千元左右。同時又綁架了王勝海的妻子和從廣東回來探親的妻弟,家裏只剩下弱智的女兒和六歲的兒子,還有王勝海妻弟的五歲的兒子。屋裏被搶劫的一片狼藉。

    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權利。這表明公民堅持自己的任何信仰,表達宣傳自己的信仰,持有信仰物品與資料都是合法的,應該受到法律保護的。中國現行法律中根本沒有一條法律將法輪功定為邪教組織,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江澤民的意志和人民日報社論及民政部的通告不是法律,所有的鎮壓行為都是違法犯罪。目前江澤民及其幫兇被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和「酷刑罪」訴訟國際法庭,並面臨三十多個國家六十一起訴訟,已有十二起宣判定罪。

    作為一名人民的公安幹警職責應該是除惡揚善,維護正義。你們的這種行為已經對法輪大法(佛法)及善良的大法弟子犯下了罪行,這是我們都不願看到的一幕。法輪功是教人大善大忍的真正的高德大法,是救度世人的宇宙大法。中國共產黨為了維護它專制的統治,害怕人心都向善,所以就編造謊言不惜殺人害命來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善良的人們仇視法輪功!其實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是因為共產黨的謊言把你們給欺騙了才使你們對法輪功的態度不和善。你們也是受害者。你們也有妻子兒女,你們也有父母兄弟,你們的所作所為,將決定你的未來。如果把一群善良的平民百姓樹立為敵,以打壓他們作為自己升官發財的渠道,使無數的家庭承受著無端的痛苦,甚至是妻離子散,當不久的將來你們面臨嚴懲時,這必會成為你最大的悔恨!即使得到一時的好處,將來一定會惡報臨頭,以致禍及家人。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我們法輪功學員不願看到你們今天種下惡因,從而明天收穫惡果,斷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所以我們真心勸你,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希望你們立即做出明智的選擇,為了你們自己,也為了你們的家人留下美好的未來。如果你不知悔悟繼續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不但天理不容,人間的法律也不會饒恕你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也誓將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者繩之以法,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

    歷史如轉輪,人類的歷史也告訴我們:迫害正義的從來沒有成功過。古羅馬帝國在一千多年前殘酷鎮壓基督信徒,但是不僅沒有滅掉基督信徒們的信仰,反而使基督教傳遍全世界。古羅馬帝國卻因此遭到了上天的懲罰,在發生了四次大瘟疫(鼠疫、傷寒等)後滅亡了!二戰時期,執行希特勒罪惡政策殺害猶太人的執行者、幫兇無一能倖免,而且漏網者,無論時日長短,被終生通緝。歷史啟示人們:執行命令決不會成為犯法逃脫懲罰的藉口!

    執法犯法,自取惡果。歷史的教訓不可忘記。文革中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執行毛澤東的命令(不是法律)迫害老幹部。一九七六年文革結束後,新上任的軍委秘書長羅瑞卿等人要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們討回公道。在追查開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劉傳新趕緊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些看守員和審訊員,此外還清查出文革中「表現積極」的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對他們內部審訊後拉到雲南秘密槍決。對他們的家屬只是給了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

    宇宙的因果規律在有序的運行著,作惡有惡果,行善有善果,在面對法輪大法遭受無端的殘酷迫害之時,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的行為選擇著自己將來的善果和惡果,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及中共也將被歷史唾棄。《九評共產黨》一書帶來了五千八百多萬人的退黨大潮,中共的腐敗與殘暴,社會的亂世敗象和接連不斷的天災人禍也昭示著中共的滅亡。我們真誠地勸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不明真相的人,不要為眼前的一點小利,斷送了自己的美好的未來並禍及家人,大法弟子用血淚來喚醒你的良知。

    涉及單位及人員:
    中捷臨港分局墾區派出所:劉樹春 13315786075
    劉國海、李軍 (待查)
    中捷公安分局局長:王同順 13315786066 辦0317-5482194 0317-5482195
    黃驊市城關派出所:楊德明 13383072986 宅電 0317-5326407
    黃驊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張家凱 13503173858 宅電 0317-5238666 萬文平13315785879 宅電 0317-5310050
    黃驊市公安局:局長 張剛 手機13315785001 政委 周金忠 手機 13503174036
    副局長 張衍君 辦電:5558806 手機:13730583166 宅電:5338288


    致山東濰坊黨政公檢法人員的公開信

    一位美國大法弟子

    濰坊書記張新起、市委副書記崔建平、濰坊奎文區法院副院長張新華、庭長李小英、寒亭區法院院長韓亮、刑事庭副庭長呂寶青、寒亭檢察院公訴科長張付濤、六一零主任隋汝文、副主任齊延偉等:

    得悉你們近期欲對濰坊法輪功學員曹俊萍、曹俊峰、葛昆、孔茜、尹國華等進行非法庭審,為了對你們與家人的將來負責,在此想對你們說幾句。

    每個人,不管你是甚麼職位,不管你是甚麼階層,都有對真誠、善良、健康、美好的一份渴望。法輪功洪傳中華大地,真真切切為人們帶來了這份希望。在你們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你們會發現他們都是好人,有著一種高尚的道德情操,在這世風日下的末世,他們構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做好人無罪,講真相無罪。他們遭受了不公,受到了抹黑,理應有權利講明真相,討還公道。即使在中國古代,不也有擊鼓鳴冤的權利嗎?

    春秋末年,齊國的相國崔杼弒齊莊公,然後命太史伯在史簡中寫上莊公是得了瘧疾病死的。太史伯不聽,在竹簡上寫道「崔杼弒其君光」(齊莊公名光)。崔杼見了大怒,於是殺了太史伯。太史伯有三個兄弟,名字分別叫仲、叔、季。太史仲見哥哥死了,接替了哥哥的位置,繼續寫「崔杼弒其君光」,也被崔杼所殺。太史叔寫下了同樣的話,又被崔杼所殺。最後弟弟太史季來了,寫的還是「崔杼弒其君光」。崔杼以死威脅之,太史季毫不為所動,崔杼被太史季的正氣所震懾,將竹簡擲還給了他。

    這種秉持真相、忠於真理的精神,讓中華民族的血脈延綿了幾千年。在當今的中國,這種精神越來越式微的時候,無數法輪功學員卻在勇敢的踐行著這種精神。他們重新譜寫中華民族的燦爛篇章。迫害法輪功,其實就是在迫害民族的良知、在毀滅民族的精神,毀滅民族的未來,也是在毀滅你們自己的未來。你們打壓好人,審判好人,就是在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你們將無法向民眾交代,無法向你們的後代子孫交代,也無法向歷史交代。

    對好人進行審判,其實是對你們自己的審判。當你們對一群無辜判罪的時候,你們就是在書寫自己的罪狀,在把自己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秦檜以「莫須有」之名害死岳飛,因此而背負千古罵名。今天杭州西湖邊上的岳王廟裏,秦檜、王氏、萬俟卨、張俊等人的跪像仍然被人們唾罵。

    德國納粹殘忍迫害猶太人,至今還在世界各地被追查。二零零五年,美國一名八十五歲的退休移民被驅逐出境,因為他在二戰期間在納粹集中營當過凶殘的看守。二零零八年,另一名二戰期間殘害猶太人的前納粹戰犯,被加拿大司法部驅逐出境,這名八十三歲的前集中營看守不得不返回意大利服刑。

    迫害法輪功的人,如不悔改,其下場將與納粹份子相同。在移民美國的時候,有人已被法官問到是否參與過迫害法輪功。

    法輪功被迫害十年,不但沒有被打倒,反而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與此同時,國內已有近六千萬人從迫害中看清共產黨的邪惡,退出相關黨、團、隊組織。強權從來沒有戰勝過善良,一切迫害善良的做法都是邪惡、反動的,最終將被歷史淘汰掉。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之神終將展示他的力量。善待修煉人,就是善待你們自己,迫害修煉人,也就是在迫害你們自己。為了你們自己的未來,請你們在大是大非面前,三思而行,萬不可參與迫害善良。


    給黃驊市父老的公開信

    親愛的朋友:

    我們是大法弟子,在您百忙之中佔用您一點時間,和您聊幾句,因為咱們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操著同樣的口音,都有著咱們黃驊人的熱情,咱們是有緣人!

    中國人甚麼事都講個「緣份」,佛教、道教也都有類似的說法,咱們平常不也常聽到說甚麼「百年修得同船渡」之類的話,那麼我們這些人每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緣份不就更大嗎?能說沒緣麼?所以呀,我們可以說是親人,沒準上輩子還是一家人呢!既然這樣,咱們就當是聊家常吧。

    我想和您聊的是與我們每一人都密切相關的一些事,像「法輪功是甚麼?」、甚麼是「三退」?為甚麼「三退」?大法弟子做這些又為了甚麼?等等。您或許會說:「這些和我有啥關係?」,關係大了,您聽我給您慢慢道來。

    咱就先說說這法輪功。因為一切似乎都從此功法說開來。其實呢,很多人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前對法輪功根本不了解,而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中共利用國家機器打壓法輪功之後,大家看到的就都是其喉舌電台、電視台、電台、報紙、雜誌,為了中共和江集團的需要對法輪功進行的造謠、誣蔑,誹謗言辭,特別是甚麼「天安門自焚」、甚麼「煉法輪功自殺殺人」等等,這些完全是憑空捏造的謊言和栽贓陷害的案例,使大家都被矇蔽。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往給您發的真相材料中都有詳細介紹。

    為啥要造謠?說出來您可能都覺得荒唐,其實就是因為當時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太多了,比中共黨員的人還多了,特別是人們從中真的受益,有病的身體逐漸好起來,沒病的也神清氣爽,修身養性,做事以大法為基點,處處考慮別人,凡事都講「真、善、忍」,社會道德當時確實大有改觀,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受到了他的上億人的敬仰。江澤民看到了這一切,嫉火難消,於是利用手中的權力,不顧當時政治局其他人反對,強制打壓法輪功,於是就發生了後來您所知道的這些事。

    其實呢法輪功確切的說他不是甚麼氣功,他是佛家的一種修煉方法,叫做「法輪佛法」,也叫「法輪大法」。李洪志先生在早年傳功講法時就提到過,因為當時國內普及氣功,所以起了一個氣功的名字,容易被人們理解接受,所以就叫做法輪功了。「法輪佛法」是佛家八萬四千法門中的一法門,釋迦牟尼在古印度創立佛教之初就曾經提到過該修煉方法,佛教《金剛經》中也有記載,是正法門修煉。現在法輪佛法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盛傳,修煉者越來越多。法輪功在世界各國獲得的褒獎達二千多項,但是唯獨在他的發源地中國受打壓,大法弟子受到殘酷迫害。如果法輪功真像中共造謠說的那樣,難道別的國家的政府和人民都是傻子?就按常理也說不通呀!如果像政府所說是「敵對國家」利用法輪功「反共」,您想想,那不就太不幸了,那說明有一百多個國家都在「反共」了!那豈不說明中共肯定是個異類!這點我相信您能分析的出。再說咱們黃驊這麼多大法弟子,沒有一個自殺的、做惡的,相反個個神清氣爽,個個都是老實人,個個都是咱們傳統的黃驊人!而不是甚麼中共邪黨描述的怪物!

    咱們再說說這個「三退」的事。古時候人們為了表示忠心或者對事件的重視,就採用「發誓」的形式,管用麼?管用!當然現在很多人注重現實,不太相信這些,可是信不信不是以個人的意願為基點,不是信就有,不信就沒有,看不見摸不著的事物多的是,像宏觀天體、微觀粒子甚至肉眼看不到微生物等等很多,都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東西,人們看不到就否認他們存在,不能這樣吧。還有很多人說不清就說是「迷信」,其實呢咱們中華民族就是一個信神的民族,咱們稱中華民族五千年文化是「半神文化」,曾輝煌於世界,人人引以為傲,就是在中共宣揚「無神論」教化百姓的今天,人們思想深處依舊信神!逢年過節放鞭炮、祭祖祈禱不就是圖個吉利、富貴麼?咱們黃驊這裏更有特色,經常夜晚突然全城放鞭炮,要麼就是吃桃罐頭、穿紅褲衩、紅腰帶甚麼的,您說誰家沒經歷過?誰能說百分之一百不信呢?

    既然大家都信,那咱們回到剛才所說,很多人都入過黨、團、隊,加入的時候中共都要求你必須舉起拳頭鄭重「宣誓」,說把自己的一切,必要時獻出生命。中共為甚麼一定要你「宣誓」呢?就是因為宣誓在另外空間就留下了紀錄,或者說,神佛將來都要根據你的誓言來清算的。

    那就是說您向共產黨宣誓了,您的生命已經屬於中共了,就成了這個黨的一份子,如果某一天中共這個黨被解體了,那也就是您自己該兌現諾言的時候了,那時就是需要獻出您的生命的時候了。您肯定會想:「沒那麼恐怖吧,黨能解體?這簡直是杞人憂天!」這不是杞人憂天,更不是製造甚麼聳人聽聞,也不是這個黨說的「反動」、「搞政治」!

    我相信您其實也是信神的,只不過信的底線不一樣。我們是有神論者,相信這宇宙中是有神佛存在的。這宇宙是由更高更大的神佛看管著的。其實呢神佛也不是甚麼迷信,「佛」是梵語「大智大覺者」的意思,就是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翻譯成梵語就是「佛」,這哪有甚麼迷信。如果真有神佛的話,那宣揚無神論同時打壓、迫害信仰者的共產黨會如何呢?自然就會被神佛和歷史淘汰,這是常理。如果我們發誓把自己的生命獻給共產黨,那後果也可想而知。

    既然發誓是給神佛看,那就是說,神佛是看人心的,那在心裏退出這個共產黨也同樣是神佛看重的,心裏退了,那就能抹去當初的毒誓,這不是甚麼「反動」,更不是甚麼「搞政治」。「黨」繁體字上面是「尚」下面是「黑」,「尚黑為黨」,其實在古代是被聖人們所唾棄的,孔老夫子就說過:「君子矜而不爭,群而不黨。」《論語》中註釋為:「相助匿非曰黨。」中國歷史上的政治小集團,往往被稱為「朋黨」,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不好的概念,所以會有「狐朋狗黨」這個貶義詞,「結黨」和「營私」往往連在一起。因為孔老夫都這樣論述,能說孔老夫子「反動」,「搞政治」麼?聽起來都可笑。

    老百姓現在心裏其實很明白,共產黨已經沒有出路,只是不清楚退與不退有甚麼區別,不知道為啥要退。現在咱們這麼一說,您應該明白了吧?為了平安,咱們祭祖還要買放鞭炮,穿紅褲衩還要買布,吃桃罐頭還要花錢,您在心裏退黨,甚麼錢也不花,就能買個平安,這等好事咱能錯過麼?!

    我們修煉法輪佛法、信仰「真、善、忍」的弟子們,通過自身修煉知道,自己的提高,如果只是自己得好,不顧別人,那說白了還是自私,「自私自利」是任何一個正法修煉人必須去除的心。當我們知道一件事是對的,是好的,如果保密、私藏,那不就是「私心」麼!是我們所摒棄的。法輪佛法是正法,我們從中獲得了提高,我們要把所有真相告訴大家,告訴我們的父老鄉親,告訴和我們有緣的人,這就是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我們依然堅持講真相的原因所在。

    可是,我們的親人們中,有人怎麼就不理解呢!打我們、罵我們我們都不記恨,只要您能聽我們一句,哪怕點一下頭,那再苦我們也願承擔!我們冒著被抓的危險將真相資料交到您手中,交到親人、父老鄉親手中,圖的就是您心裏認可,能安全渡劫啊,因為不久的將來真的將會有大事啊,這不是嚇唬人啊,您能愛惜自己的身體不受傷害,難道就不能給自己通往美好未來的路在心裏做一個祈禱、一個許諾嗎!
    最後,還像以往一樣,衷心祝願您──我們的親人、父老鄉親,身體康健,闔家幸福、平安!

    黃驊大法弟子敬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