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用正念看待和補充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很早開始,我在學法中就能看到有法理不斷點醒我,因此,在迫害初期曾到各片交流自己在法上認識法的體會,大法的威力帶動了很多同修也開始在法上認識法,從而堅定正念走出來救度眾生。然而我發現:自己在法上的認識、自己從法中修出的正念卻在不斷的更新。因而很懊悔過去交流時那種肯定的語氣,更擔心會框住別人。深深感慨於寫文章時最後一句:「個人體會,不正之處請慈悲指正。」那種樸實和謙虛,我想應當是每一個修煉人、每一個神都應該具備的基本態度。

從法中我們知道: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越高越接近真理,越低離真理越遠。然而在實際問題中,我們卻經常抱著自己在某一境界中悟到的理固步自封;因而在整體配合中,認為自己的辦法好,自己的認識對,甚至排斥和指責其他狀態的同修,造成整體的間隔和內耗。爭論和指責中卻忘記了自己要努力同化「真、善、忍」的重要,忘了應該善待、包容不同境界不同狀態的所有同修。

第一次懂得放下自我,是在一次小整體配合營救同修的後期。起初,有極少的兩個同修和家屬始終聽我認識到的辦法:發正念、向當地民眾揭露邪惡救度當地眾生、向相關警察講真相勸善、但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並在營救中修去怕心、擔心、情、求結果等等人心。中間偶爾有家屬同修被情帶動的做不好一點,我就會站在自己的認識上指責對方。雖然也覺的自己不善,但還是認為應該指正他,自己的辦法才符合法,家屬同修應該修去親情的執著。然而卻遲遲沒有營救成功。後來,有家屬實在承受不了那份親情和擔憂的折磨,那痛苦的表情,簡直是誰不同意就要與誰翻。一下子我感到:我是修煉人,我必須體諒別人的承受能力,決不該苛責。這一念,就使我不再堅持我的辦法好。我告訴家屬:不同境界有不同的做法,你們怎麼做都可以。只要你們不要求被迫害同修寫保證,也不替他簽名寫保證將來害自己,也不向邪惡交罰款,我都會配合你們。就這樣他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卻碰壁而歸。我輔助他們寫的一封勸慰信,卻被轉交到了同修手中。信的內容就是《洪吟》〈別哀〉的通俗表述及怎樣用正念看問題、用正念看自己與警察的關係。那位同修收到信後,一下子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真像師尊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那幾天裏,我滿懷體諒與默默補充整體不足的心態,我堅信營救很快就會成功。沒兩天,警察打電話讓家屬接人。那一次,家屬說:你們修大法的簡直像會派兵布陣或下棋一樣,只要學好了法,竟能輕鬆取勝,而常人,使多大勁和花錢也不頂用。那一次小整體配合,我第一次朦朧懂得了:同修之間不要太強調自己的認識,整體要心正,互相體諒、相互包容,正念看待和默默補充很重要。

我市同修還有些散,還有很多片的很多被迫害同修無人組織和負責營救,還有些區的當地真相曝光非常不完善不及時不準確、甚至出現一些小的錯誤,還有的片資料點沒有遍地開花,而許多新資料點或外片資料點又不知主動製作出本片需要的當地真相。看到這些後,我試圖組織有些落後的小整體走出這一步。後來發現有些整體對揭露當地邪惡非常不重視,甚至很多人都怕觸動邪惡而非常反感,只要自己能暫時安全並做了點三件事就滿足。有的出於怕心甚至不許別人在其居住區發真相,更別提本地真相。

開始我也有些想不通,甚至有委屈。後來向內找反觀自己,才告誡自己不要過於強調自己的認識,每個修煉人、每個修煉整體如何做,都是自己的修煉境界和狀態所致。師父會看護引導,我可以提建議,但我不能太強調自己的想法和左右整體。既然整體工作量欠缺很多,我認識到了,那就是我應該盡力分擔和補充的地方。從此,我們極小的小組,在做講真相工作的同時,經常熬夜加班,編寫、排版、打印、普及某一方本地真相和其他真相的工作。不會排版,我們就先套用原有版面,稍加變動一下即可;我們發的幾乎每一份真相都要合理搭配:每一張精選的單張真相都要配一張本地真相傳單,每發生一次迫害,我們就去盡力補發一次真相,以彌補當地講真相和營救呼聲的欠缺,當然還要加上福字、短語或三退聲明卡片並包裝精美;我們發的每一份光盤:也經常配上一張精選的能吸引人看並解體黨文化障礙的相關傳單,以吸引世人看並輔助了解光盤的內容;很多時候我們寄的信,都是用真心善念、並親手寫一段發自肺腑的勸善之言。總之就是用心去做。漸漸的,有幾個知情的負責人也開始重視並支持揭露當地邪惡、開創本地環境、借營救本區同修救度相關眾生的事了。有一個負責面大的協調人也開始親自幫被迫害同修寫揭露邪惡並勸善的文章,以分擔這方面工作的欠缺;也有知情的同修也開始支持揭露邪惡,並希望有人帶著大家一起做來開創環境。一切都是無求而自得。反思自己,只是比當初少了一些苛責和挑剔,不再過多強調自己的認識,但有時還會犯,有時很容易錯把那個自我觀念當成真正的自己。

過去的我也曾經在同修被迫害後,找原因時習慣於議論指責被迫害同修的不足,以吸取教訓保護自己,其實等於變相承認了邪惡迫害有理;而今的我在同修被迫害後,不再指責對方,不再找同修被迫害的理由,因為我基本上已不再承認邪惡和邪惡的安排;而是按師父講的向內找:是找自己曾經動過的人心、觀念和不足,找自己是否與同修有間隔:當初看到同修問題後為甚麼沒有善意、而謙虛的告訴對方;邪惡已經快不行了,為甚麼我身邊環境中還發生這麼多迫害,是哪方面不足多,哪方面做的遠遠不夠;找到後,就盡力歸正自己心性上的不足並去掉間隔,然後默默的去補充整體工作的需求和欠缺。

說是補充,其實那就是我該分擔的責任,甚至有我前面沒有修好沒有做夠的地方所致。而今只能是加勁彌補:把發生在一些同修身上的迫害都變成好事,反過來利用當地已有的迫害案例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救度眾生。邪惡不停,正念不止。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整體同修的迫害。所有同修都能在法中提高,任何邪惡都沒有資格挑剔和迫害。

其實,不足誰都會有,被指責的人和指責別人的人都應該向內找、修自己。安全重要,修善也重要,二者並不矛盾。況且如果是自己境界的正念和智慧達不到協調同修的狀態,有時也會不理解協調同修往前跑的做法,進而排斥和指責。而沒有協調,大家就不能凝成整體配合做事;而很多同修站在自己的私心和境界上想指導別人,造成的隨意指責和排斥,卻恰恰製造了邪惡藏身的間隔。

願我們都能靜下心來真正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找自己小整體的不足,並盡力去彌補我們大整體的不足。

個人境界,偏頗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