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市劉長平再次遭綁架(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遼寧省錦州市大法弟子劉長平開出租車,在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又一次被女兒河派出所惡警綁架,太和公安分局夥同女兒河派出所警察以刑拘形式說當地看守所人滿送至義縣看守所,七月十六日中午十二點二十分劉長平被女兒河派出所警察強行拖上警車,劉長平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現在劉長平被劫持在義縣看守所迫害,家屬去看守所探望,惡警不讓見。

劉長平,男,50歲,錦州市太和區鐘屯鄉羅台子村人。修煉法輪功後,夫妻倆努力按照大法師父「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各個方面做好人。由於劉長平不喝酒、誠實、守信,漸漸地車主都願意雇他開車,他家的收入也多了。郭玉君修煉前患有嚴重的失眠症,神經衰弱,而且她脾氣也不好。修煉後她無病一身輕,精神愉快,脾氣也變好了,夫妻和睦,再也不吵架了。

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劉長平夫婦屢遭迫害。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劉長平與妻子郭玉君去北京上訪,於二十八日在天安門被武警非法抓捕、劫持在天安門派出所鐵籠子裏,後被押到龍鳳賓館遭受迫害。古塔分局有個警察進屋就打了劉長平兩個耳光,然後又對法輪功學員挨個搜身。遭受非法拘留十五天後,他們被送到太和區黨校法輪功強制轉化班迫害七十三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四日,農曆新年要到了,太和分局警察又將劉長平和郭玉君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然後派出所又將他們轉到鄉敬老院非法關押二個月,每天一個鄉幹部看守。四月二十六日,長平夫妻又被綁架到錦州第一看守所。五月十六日他們被太和分局分別非法勞教一年。郭玉君被送到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劉長平被送到錦州教養院。

劉長平在錦州教養院受盡了折磨,因他堅持信仰拒絕所謂的「轉化」,被加期六個月。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釋放回家。

可誰知好景不長,剛剛過了十八天安穩的日子,兒子還沒來得及看到父親,十一月十四日晚九點,鐘屯鄉派出所孔憲維、李凱、楊德安,王建國、郭錦寧突然闖入劉家,一進屋孔憲維就質問郭玉君:「你丈夫從教養院回來為甚麼不報到?」然後這些警員又開始抄家,翻東西,當時錄音機裏有一盤磁帶,錄音機旁邊有一份修煉心得,他們對郭說:「就憑這兩樣東西,就可以每人判你們三年。」他們又向長平要身份證,長平拿給他們看,他們就把身份證沒收了。他們還要沒收長平的駕駛證,說要想開車必須得到派出所開證明。然後這五個惡警強行綁架他們,他們倆不配合,郭玉君質問他們:「為甚麼不給人活路?」他們置之不理,繼續行惡。

惡警們先把郭綁上按倒,往外拽她,郭當時穿的是羊毛衫、緊腿絨褲、薄襪子,撕扯中她的薄襪子破了,露出了腳趾,最後郭被戴上背銬,塞到車座下,警察驅車來到侯屯,找來四個武警,把郭送到了派出所。警察又帶著兩名武警和三名村幹部:許孝先、王繼忠和高德清,返回劉家,他們按倒長平,將他的褲帶解下,用褲帶將長平綁上,帶到派出所。這時已是後半夜1點鐘了。他們還將劉家的書信、磁帶、影集、錄音機、家門鑰匙等強行拿走。第二天早上,他們將劉長平夫妻再次劫持到拘留所。十幾天後,長平又被送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受到牢頭和犯人的毒打,犯人們用被將長平蒙上,輪番拳打腳踢,其中一個刑事犯一腳狠狠踢在長平的肋骨上,疼了很長時間。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劉長平又被鐘屯派出所非法教養三年送到錦州教養院。

在錦州教養院新收大隊,由於他不「轉化」被罰長時間坐小凳,從凌晨五點一直坐到晚上十二點,後來他被轉到二大隊,又罰坐小凳。一個月後,他又被送回新收大隊,被兩次關進小號,在小號裏他整天雙手被固定在木板子上。長期迫害,導致他渾身起了疥瘡,奇癢無比,他的血壓升高,高壓220,曾昏迷兩次。他還遭到電棍電擊和吊打。二零零三年過大年時,錦州勞教所實施酷刑轉化。此種酷刑是惡警把學員帶到酷刑室,強行戴上安全帽,雙手倒銬在身後,用一張大辦公桌把人擠到牆角,不許坐、不許睡覺,不許靠牆,稍一閉眼就用鋪板子、棍棒猛敲擊頭部,強制看污衊大法的錄像,音量放到極限。這樣學員仍不妥協,惡警就會用電棍電擊學員的頭部、臉部、脖子、前腦、後背、小便等處。惡警馮子斌惡狠狠地說:「不轉化,就讓你們爛在這裏。」長平被這樣折磨了一個月。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劉長平結束了近三年的監獄生活回到家中,由於他在魔窟裏遭到嚴重迫害,在家修整了很長時間身體才恢復,才能繼續開車維持生活。為了躲避惡人騷擾他們夫妻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家鄉流離失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