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小組和交流會給我帶來的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但在這十一年的時間裏,沒好好修。正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不嫌髒,在地上和泥玩呢。」我真的把人這當成家了,為了名、利、情,把自己弄的神魂顛倒,痛不欲生。在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我幾乎就是自己學,有時間學點,沒時間不學,很消沉,有時也偶爾參加學法小組,但因怕心較重,幾乎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到最後乾脆就不去了。

直到零八年四月末,師父看到了我還有修煉的心,就把一名甲同修安排到我身邊,在這裏,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就這樣。我們倆一起學法近六個月,雖然我的心性也有所昇華,但改觀不大,頑固的物質仍沒有改變。因為我們每天到一起學法,學完法就回家,按部就班,缺乏溝通,不知怎樣向內找,那種名、利、情的頑固物質仍然干擾的我很厲害,甚至想自暴自棄,不想修了,自卑的不想活了,真的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就在零八年十月份,師父又給我安排了一位乙同修,我把我的狀態和她說了,她說:你為甚麼修的這麼累?這麼苦?最大的原因就是你沒有改變觀念,沒有找到你真正的自己,把那不好的東西當成你了。

之後我們又學了《轉法輪(卷二)》〈佛性〉經文,我認識到,我這麼痛苦,最大的原因就是我把這些不好的東西當成自己了。

就在前三天,有位同修讓我參加交流會,我說我不參加,同修問為甚麼,我告訴她我有怕心,怕給交流會帶來麻煩。同修說那不是你。

第二天早晨,在我的大腦中,「真我」和「假我」開始了大戰,假我說:哪位同修好,(會舉例子讓我聽,滿足了我的虛榮心),哪位同修不好,講話生硬,太刺激人,容易使不精進的同修走向反面,明天我得告訴她們。這時「真我」說:你就知道找別人,怎麼就不知道向內找呢?我心說:「是啊,說是修煉十多年了,我究竟幾次向內找呢?難怪我這麼累,這麼苦。」我就開始向內找,我問自己:你為甚麼不願聽?觸及到哪個執著了?我知道了,這是觸及到我的利和情這種頑固的物質了,我真的把它們當作自己了。

這一下我真的動真心向內找了。師父看到了我這顆想提高的心,就把我這種頑固的物質去掉了,瞬間自己內心真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然後就開始想交流會這件事。「真我」說:同修不是為你好嗎?現在都到最後的最後了,你還這種狀態,能不急嗎?後來我又一想,同修是著急,師父更著急呀,是不是師父讓同修來找我呢?就這樣我打算去,這時干擾上來了,想到母親的身體不好,每天都需要我給她做飯,正趕上今天又停水,如果水來晚了,交流會趕不上怎麼辦呢?當時我想這都是假相,誰也干擾不了我。這時母親說停水了,讓你哥做飯,你回去吧,愛幹甚麼就幹甚麼。就這樣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我如意的參加了交流會。

在交流會上我把過不去的關毫不隱瞞的和盤托出,同修就在這些問題上逐一的舉例幫我悟道。到最後我悟到:我雖然自己也知道一些法理,但沒有真正去修。正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

有一天,當我看完《精進要旨》〈真修〉這篇經文的時候,我真是感慨萬千,師父千叮嚀,萬囑咐,就像父母對不懂事的孩子一樣,苦口婆心的勸說,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好好修呢?師父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我們還有甚麼可執著的呢?回想前些日子我幹了一件很傻的事。丈夫把家裏的存款拿走了兩萬元,再加上他每月的工資,幾乎是他一個人享用,我工資較低,每月六百元左右,既要管家裏的每月開銷,又要負擔孩子,當時真的是精神崩潰,想要離婚。但又怕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就和同修們進行了交流,交流後我明白了。事實上,那不都是為我提高而安排的嗎?條件差些不正好去我對吃的慾望嗎?吃苦不都是好事嗎?這些不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嗎?我有甚麼理由不謝謝人家呢?真的打心裏謝謝人家。通過這件事我真的悟到如果站在法的角度上看問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這段時間我自己都感覺有突飛猛進的變化,每天都在昇華,因為我現在能做到時時向內找,能意識到以前那十幾年都荒廢了,很可惜。從現在開始,不放棄任何一個提高的機會,一定要抓緊時間修好自己,不給自己留下遺憾。對法負責,對社會負責,對眾生負責,對自己負責。

最後勸那些沒有學法小組的同修,那些和我一樣自卑的同修,趕快放下觀念,趕快放下怕心,趕快參加學法小組。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放下自己,昇華很快的,師父不願落下每一個弟子,不要讓師父失望,不要讓師父傷心,時間還來的及。師父一直在給我們延續時間,同修們還在獄中遭受著迫害,讓我們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儘快結束這場迫害,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