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在瀋陽龍山勞教院與馬三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零四年年初,瀋陽雲峰派出所綁架法輪功學員王玉,未經任何手續直接送到龍山教養院二大隊。王玉絕食抵制迫害,遭到強制性暴力灌食。幾個月後,見王玉仍不「轉化」,二大隊獄警就強迫她到車間做奴工。一些法輪功學員交流後,認為自己無罪,不是犯人,不應背監規、不該參加奴工,開始拒絕幹活。

五月七日,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王吉昌等,把拒絕參加奴役勞動、不寫造假作業的大法弟子劉金枝、孫燕、金科桂、梁素傑、王玉、高蓉蓉等,分別叫到值班室銬在暖氣管子上大打出手。當天高蓉蓉被獄警叫到辦公室後一直沒有回寢室。所以她被打到甚麼程度大家都不清楚。

五月十二日,邪惡之徒將唐亞琦、王玉、楊春華、傅豔玲送至張士洗腦班。四位大法弟子正念很強,使「轉化」破產。一週後她們又被送回龍山。因為勞教所一直不准家人接見,也不准大法弟子之間接觸,消息很閉塞。過了很久大家才知道高蓉蓉被唐玉寶、姜兆華酷刑電擊長達六個多小時,嚴重毀容。

八月,王玉和唐亞琦、白華、蘇瑋瑍幾個同修再次絕食。十月王玉的家屬到龍山要人,教養院中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院長李鳳石拒絕放人。王玉的家屬不得不去北京上訪,想辦法把上訪信交到了信訪局。後來龍山解體,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全部轉到臭名遠揚的馬三家勞教所。

王玉被關進馬三家二大隊,並被單獨看管。到馬三家後不久,曾有個司法部門的人來調查高蓉蓉被電擊的事。高蓉蓉被酷刑折磨的事在海外曝光,使中共很緊張,也很害怕。當時王玉把大家被龍山警察毒打和電擊的過程作了詳細說明。王玉問對方,將來對違法打人的獄警是如何處理的會告訴她嗎?來人竟說「不一定」。

當時王玉被迫害得身體已非常虛弱,因長時間絕食反迫害,她出現了習慣性嘔吐。她還被強制去參加所謂的「學習」。邪悟的苑淑珍講課時,她就在下面背法。後來馬三家成立嚴管大隊,王玉跟拒絕「轉化」、拒絕做奴工的法輪功學員們關在一起。遼寧冬天很冷,屋子裏不給暖氣,有的法輪功學員腳都長了凍瘡,腫了。一次因為煉功,王玉被獄警關在倉庫銬在椅子上一天一宿,手凍得又紅又腫。

還有一次,王玉和錦州的一位同修一起喊「法輪大法好」被獄警關進小號十天。那時正是隆冬季節,小號是個只有幾平米的小屋,裏面只有一個草墊子,在屋裏呆不了多久人就會被凍透了。即使睏了也睡不著,太冷了。小號裏經常能聽到其它小號中傳來的「法輪大法好!」的喊聲,一到這時,獄警怕大法弟子相互呼應,就打開收音機把音量放到最大進行干擾。在小號裏吃的也是特製的飯菜:窩頭、鹹菜。去廁所也受限制,一天兩次;不知道鐘點,問獄警也不告訴你,因害怕大法弟子發正念。

長時間的關押、營養跟不上,又不能煉功,王玉身體每況愈下,頭髮大量脫落。

大約二零零五年年底,因為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少,整個大隊又重新組建。原來專門用來看管堅修大法的那些邪悟者都被調走,換成警察。

二零零六年一月中旬,王玉又一次絕食。大年初二,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的她患了急性腎衰竭和糖尿病。直到這時馬三家才不得不讓她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