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我的母親李長芹慈祥而又善良,讓我倍感驕傲和自豪。母親於1997年深感榮幸喜得法輪大法,本著以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準則去做一個更好的人、一個更好的母親,卻遭到中共的打壓、牢獄、勞教等迫害,於2008年1月18日凌晨含冤離世,訣別了關心與想念她的親朋好友,終年才52歲。

記得那是在1997年,我母親到單位同事家做客,在閒聊中才得知世界上還有這麼珍貴、這麼高深的功法──「法輪大法」,在單位同事的講解和幫助下,母親喜得大法,從此與大法結下不解之緣。每天早晨母親都會跟著同修到煉功點上一起煉功,回到家中之後給我和父親講解法輪大法獨特之處與受益之處,讓我們深刻知道從基本上如何做一個好人直至最後修煉有成返本歸真,回到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我和父親深信法輪大法是真法,也是能夠讓人們最終返本歸真的好功。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母親每天清晨都會樂此不疲的到煉功點上和同修們一起煉功、切磋,白天除了工作剩餘時間都會跟同事以及親朋好友宣傳與講解大法的獨特之處,晚上母親同樣會到同修家學習大法。

直到1999年7月20日,中共猶如洪水猛獸般非法打壓、拘禁、迫害、勞教、製造假相,以及編造各種卑鄙謊言來矇騙世界各國人民。法輪功有錯嗎?法輪功沒有錯!人有自己的信仰難道有錯嗎?共產黨提倡的「人權」何在?「信仰自由」何在?其實就是江氏集團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力地位而不擇手段罷了。

母親前前後後4次去北京上訪,其中一次因情況突變,母親和同修們不得不從河北玉田縣步行到達河北三河市北京郊區後,乘公交車進入北京。大批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中共並沒因此而改變立場,反而變本加厲的繼續打壓和迫害,造成很多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有家都不能回的悲慘現狀,使得大法弟子與家人的身心遭到巨大傷害。

不幸的是,2001年7月,母親和同修去北京上訪後,被公安惡警綁架,強行讓我母親寫「保證書」,母親不肯,最後被非法拘留一個月。母親出來後,仍然繼續學法、煉功、講真相。最後於2002年5月在遼寧省葫蘆島市老官卜鄉,被中共惡警綁架,勞教迫害三年。

在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期間,母親受盡折磨與苦難。每次看望母親,母親都是面容憔悴,兩鬢斑白,強挺著笑容說:「兒子你來了,天冷了就多穿點,別苦了自己,媽暫時不在你身邊,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別讓媽惦記,但一定要記住『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三年猶如十年的時間漫長的過去了。

2005年4月13日,晴、西南風3─4級,我特別開心,因為我母親要回來了,我懷著焦急而又激動的心情在車站等待著,終於盼到母親的歸來。當見到母親的那一刻,我驚呆了,這還是我母親嗎?瘦弱的身體、憔悴的面容,蒼老了很多,我急忙接過行李和母親回到家中,我開始述說這些年的點點滴滴、是是非非。

母親聽後,坦然一笑,說了聲,「一切都會過去的,一切自有安排,壞事也是好事,好事還是好事」。就這樣我和母親在一起平平淡淡的生活著,母親依舊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

由於中共打壓和迫害,及各種騷擾和邪黨幾年的殘酷迫害,母親精神上、身體上受到的摧殘難以康復,身體一天比一天差,一天比一天嚴重,最後連上樓都要歇上兩三回才能到家,有時清晨還會吐血。2008年1月18日凌晨兩點十八分,母親離開了我,離開了這個家,離開了想念和關心她的親朋好友,就這樣的訣別了。

母親走了,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人世間,應該回到她所應該去的地方吧,我會為母親默默的祈禱和祝福的,同時我會堅定不移的秉承母親先前修行之路,繼續走下去,繼續修下去。最後真誠的說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