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叔的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我有一個堂叔,今年七十七歲,農民,曾加入過中共。

自《九評共產黨》發表,明白了真相的廣大中國民眾紛紛退出中共邪惡組織之後,我多次到他家勸其「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堂叔總沉默不語或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點頭退出中共組織,幾次我甚至覺得堂叔中邪黨的毒太深,不可救要了。

二零零九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出來後,我再一次帶上晚會光盤以及預言光盤去堂叔家,看完光盤後,破天荒的,堂叔與我聊了起來。

堂叔講起了他曾經經歷過的往事,堂叔在十七八歲的時候,正趕上土改如火如荼的時候,那時候,中共的口號是「有仇報仇,有冤報冤」,在這個口號的鼓動下,中國人的鬥志被空前的激發出來:甲與乙有過結,甲可以弄一夥人把乙做掉,甲曾經得罪過丙,丙又找人把甲殺了,那個時候是天天有人命案,今天人還活得好好的,說不定明天就沒了,在紅色恐怖之中,人人自危。

堂叔當時正值十七八歲,血氣方剛,為了表示忠於毛主席,忠於黨,堂叔當上了民兵。堂叔這一輩子也忘不掉的一件事,是親眼目睹了一次殺人的經過。作為一名民兵,堂叔當時在殺人現場執勤,所謂的執勤,就是按照殺人現場總指揮的命令,如果有誰膽敢干擾阻止這次殺人,就用槍捅死他(每個執勤的民兵手持一桿紅纓槍)。

被殺的人叫任煥文,是一榨油坊的二師傅,這次的殺人方式叫「大卸八塊」,就是把人的主要部件剁掉,劊子手一邊動手切割,一邊高舉著受害者的已切割下的部件朗聲大叫:「這是任煥文的耳朵......這是任煥文的胳膊......這是任煥文的手......」

「原來要人死也不是那麼容易」,堂叔說:「被屠宰的任煥文也不叫,只是每當刀子插進他的身體,他的嘴咧一下。」血流成河,沒想到一個人身上竟能流出那麼多血,此時的任煥文已沒了人樣,但仍然活著。見被殺者老也死不去,劊子手有些不耐煩,動手把任煥文的肚子拉開,將內臟全部撕扯出來,任煥文總算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還未聽完堂叔的回憶,淚水已充滿我的眼眶,我可憐的同胞,我可憐的父老鄉親,就這樣一刀一刀的被這紅魔操縱下的失去理智的同胞宰割著痛苦地死去,而活的人則由於恐懼,幾十年來在戰慄中苟且偷生,活的更痛苦。我問堂叔,《九評共產黨》上說的是真的嗎?堂叔說,當時的情況比《九評》所揭露出來的更邪惡,要恐怖的多。我明白了,難怪當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時,有的人嚇得臉都變了色,有的人則急匆匆的逃也似躲開了。共產黨幾十年恐懼訓練真的讓中國人怕到了骨子裏。

堂叔說:有時候,年輕人問我,當時的共產黨真的是那麼邪惡嗎?我就說,人年歲大了,過去的事都記不起來了……唉!不敢說真話呀!

共產黨有意讓中國人忘掉歷史,它在割斷歷史,老一輩在中共的威脅下不敢說真話,老一輩人故去後,後代的人因為沒有親身經歷而對中共的殺人歷史知道的不多了,這也正是中共所希望看到的,中共為甚麼要不惜血本要封鎖媒體,封鎖網絡,它是想要一直欺騙下去。

我理解了堂叔的恐懼,我也理解了師父的慈悲,師父是太了解了在中共統治下苦難的中國人所經歷的苦難和他們的苦難的心。佛法無邊,真的希望苦難的中國人都能夠了解真相,擺脫中共的陰霾,都能夠得救、擁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