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最後我要越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日】說心裏話,總是想寫心得體會,但是又怕自己寫不好。今天我想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寫出來,我想可能在寫的過程中,還有哪個心存在,從而去掉它。

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和婚姻

那年,我生完孩子就沒有例假,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脾氣也越來越不好,臉焦黃,吃藥從五塊錢吃到一千元也沒好,最後不吃了。同事說你信佛就能好。於是我和丈夫到廟裏拜師,上午跪在地上念,中午就看到大和尚在飯店大吃大喝,不拜了。我又學X功,學幾天看到幾個人又趴在地上打樹,心裏很不舒服,又放棄了。但從此只要有人說哪兒能看病我就去。有一次,同事領我到一家,這女的說自己是觀音菩薩轉世,我的病她能看,但是花錢。我說多少錢,她說我給你問一問,於是就磕頭,磕了一百個頭,起來說觀音要四千,我說太多我不看了,她說你等等我再問問,於是又磕幾個頭,說那你花二千元。錢花了可是還是不行。最後我放棄了,天天喝酒、抽煙、打麻將、跳舞,丈夫不敢管我。只要丈夫出去,我讓他幾點回家他得必須回家,要不我就把門插上,電話線拔下,他在家必須聽我的,要不就沒好,一直鬧得他上不好班,最後把我哄好了才行。因我是外地嫁到他家,而他媽又不怎麼同意,所以他不好回家說我脾氣不好,所以如果他回家晚了,就到外面賭博也不敢回媽家。最後我倆打到要離婚,當時孩子小,和我說:媽媽,我不想沒有爸爸。這樣離幾次婚也沒離成。

有一天我實在沒有意思,就把放在家裏一年的《轉法輪》拿起來,想看一看。那是我九五年回娘家,親戚給我一本書,當時我連翻都沒翻,拿回家就放起來了。一年過去了,此時我打開書看,一下就把我吸引住了,以往不明白的事,一下全明白了,當時就感到我的思維都變了,不知過去多久時間,我一下就看半本兒。到晚上我把飯做好,丈夫下班,我把飯給他盛上,他坐上就看我,說:太陽從西邊出來。我說:我看了《轉法輪》這本兒書,太好了,你也看一看,我會變好的。

等我第二天再看《轉法輪》時,我感覺肚子就像要掉下來似的,我到廁所一看,我來例假了,都是黑的,一塊一塊的,我太激動了,我花多少錢都沒看好的病,只看二天書就好了,這也太神奇了。丈夫一看我好了,於是他也開始看《轉法輪》了,等他看三頁,他就感到身體不舒服,第二天就像感冒一樣,他本來一天抽二盒煙,這一感冒,他一聞煙就噁心,就要吐似的,三天就過去了,從此我倆都戒了煙,我的酒不喝了,一切不好的嗜好都戒掉了 。我一身的病也好了,脾氣通過學法也變好了,但是有時也犯錯的。我丈夫看我變好了,一次就跟我說:媳婦,我跟你說點事。我說你說吧。他說:我因賭博輸幾萬。我聽後氣的對師父法像說:師父,我現在實在受不了,我要跟他幹一仗,完了再修。現在回想真是對師父不敬。等我冷靜下來,感到自己太過份:如果不是自己過去對他那樣,回家他又不敢,他能上哪,只好去賭博。於是我和他說:那你就還上向別人借的錢。從那以後我倆更精進。

在迫害中證實法

九九年,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誣陷師父。二零零零年,我們一家五口和二個同修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我們用粉筆寫:「還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好!」當我們要回來時,我的腿感到非常痛,回到家,我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下來,我和丈夫說:「我們應該再去,打著橫幅去,你去嗎?」他說:「你去我就去。」於是我們六位同修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在中午十二點,我和丈夫打開三米長橫幅,上寫「真、善、忍」。當時從四面八方跑來十多個沒有帶橫幅的大法弟子,大家一起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現在起當時的情景我還熱淚盈眶。我們被警察抓到站前派出所,進去一看,那裏已經有很多被抓的同修。大家一起背師父的《論語》。第五天,我們被當地派出所警察領回,關到鴨子圈。

我和丈夫回家後,單位不讓我們上班,停發我們一千七百的工資,每月只給我們三百元,並給我們夫婦和另外兩名去北京的同修辦一週洗腦班,我們就跟單位的人講真相,講「自焚」是假的,他們一看不行,於是不惜一月花五千元,把我們綁架到女子戒毒所,逼我們「轉化」。由於自己當時執著時間,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回到家當看到同修送來的師父經文《建議》後,心裏難受極了,決心一定從新做好。於是我就開始在單位講真相,單位頭目一看我這樣,就找我不讓我說,否則要把我弄勞教所去。於是我離家出走,和丈夫來到另一個城市,從新開始生活。

二零零三年,我被綁架、劫持到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當時該勞教所的規矩是,人一進來先打二十嘴巴子。我剛被關入勞教所時,一獄警問:你怕不怕?我說:怕。她說:你怕甚麼?我說:怕師父說我不合格。她們沒打我。有一次我在看師父經文,又被那個獄警看見,她說:你還看經文!我說:「對!我還告訴你,我看經文等於吃飯一樣,你不吃飯行嗎?」她說要加期,我說:「你說不算。」獄警要我們看電視,我們不看;每月要我們寫小結,我們不寫,要寫就寫「法輪大法好」。最後獄警說:「你們快出去吧!到時就放。」所以我們出去時都回家了。但當時確有同修又被抓回去了。

我寫到這就是告訴同修,到哪裏都應該背法,只有法才能幫助我們闖過魔難。

越到最後我越要精進

現在我家又辦一個家庭資料點,就像師父說遍地開花,我們做好真相資料,裝好袋,送出去,有的同修說你裝袋太麻煩,不如給同修自己裝。我說:同修裝不也麻煩,我裝上只要發就行。

現在我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晚上丈夫回來我們再學一講法,晚上做真相資料,和發十二點的正念。

八年來,我們搬九次家,丈夫幹過九種工作。一次,我們住在只有六、七平米、四處透風的房子,一個常人朋友來,一看就說:大法力量真大,你這個從小沒吃過苦的人,現在能住這裏,還這麼高興,真是服你們了。有一天家人來看我,外面剛下完雨,她一看被子都是潮濕的,就說:不行,趕緊搬。

有時也有矛盾,但我們都在找自己,處處要求自己。有時心裏也會浮出人心。那時,丈夫給別人幹拔草的活,一天給二十塊錢。一次我兜裏只剩兩塊錢了,就想:如果還在上班多好,現在我們都有三、四千工資了。但馬上想到這貪圖安逸的心要鏟除它,這不是我,我就背師父《苦其心志》:「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以上是我十二年修煉的一些經歷,如有不對,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