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三豐的木屑說起

——按師父說的做,修煉的路越走越寬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記得在北方有這樣一個故事:當年張三豐在洞陽宮修道的時候,有一年民間整修道觀。到完工時,張三豐把幾個工匠請來說:「你們要走了,我也沒甚麼東西給你們,我就給你們做一頓菜豆腐飯吧。你們等一會兒。」說完就進了隔壁廂房。工匠們知道張三豐從不起灶,樂呵呵的等著,也沒當回事。轉眼功夫,張三豐從裏面端出幾碗燙呼呼的菜豆腐飯。工匠們很驚奇,就吃了起來。只有一個工匠很懷疑,沒有吃。吃完飯,張三豐抓了一把木屑分給工匠們說:「這些木屑就當是付給你們的工錢吧!」工匠們都樂呵呵的接了,只有那個工匠沒有接。回家的路上,工匠們發現手中的木屑都變成了金子,再走著走著,那幾個吃了菜豆腐飯的工匠都飛升了,只有沒有吃菜豆腐的工匠在地上。

小時候,我最愛聽這種神話傳說,得法後,特別是在隨師正法,否定舊勢力迫害,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中,大法的殊勝使我更相信這是真實的事。

在修煉中,許多時候都存在著是不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的問題,在這種選擇中,我們逐漸去掉了人心,知道了用法理衡量、用神的狀態做事,而不是用過去人的觀念、人的邏輯推理事情的因果,漸漸從人中走出來,走向神。就像那些工匠,接了張三豐的木屑,最後變成了金子;而按人的觀念與道理推理,木屑怎麼會變金子呢?

有一次我們地區兩位同修被綁架了,大家立即行動,有的動員家屬見人、要人,有的上網發消息,其餘的很快將曝光邪惡迫害的傳單同小冊子廣泛發放。有一天,聽說有人向惡人舉報了,國保大隊和派出所在一條街沿街門面收了好多真相資料。這是第一次大面積曝光邪惡,我的人心來了,繼續做還是暫時停一停、把機子收起來?不能停!師父說了揭露當地邪惡的法,我們要按師父說的做。怕被迫害,停下來,那不是不信師不信法,不是選擇了舊勢力的安排嗎?我看看同修,同修正在正念十足的工作著,沒有絲毫猶豫,更加強了我的正念:我們在隨師正法,沒有誰能阻擋。其他幾片的同修也絲毫沒有受到干擾。過了兩天,又一個樓內發的資料被國保大隊搜走了,這次我心沒有動一點。

國外的同修很密集的給相關的派出所、國保大隊、看守所、公安局打真相電話,也震懾了邪惡,給了非常大的幫助,不久同修被營救出。一些參與迫害的惡警很心虛,還找藉口說:「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呀」,「我也沒有幹甚麼呀,還把我也寫上了!」通過這件事,大大的清除了邪惡因素,大法弟子也得到提高。

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救度眾生迫在眉睫,半年時間我們幾乎走遍了我們這一地區所有的地方包括偏僻山村,把精美的真相資料送到家家戶戶。下大雨了,怎麼辦?去!一切都是圍繞救度眾生這一件事而來。即便淋濕了也沒關係,救人要緊。可是天氣預報往往在我們這兒就不準了。要出去準晴。

有一次計劃到一個較遠的地方,提前幾天發正念,到了頭一天晚上,雨下的很大。去不去?準備東西嗎?去!第二天早上,雨還下的很大,我們冒雨騎車到了目地地,天終於晴了。可是大白天到處都是人,這怎麼辦呢?找地方溜達一下,到了傍晚人進屋再說吧,能做多少是多少。沒想這時雨又下了起來,溜達一下也不行了。那就冒雨找幾個地方熟悉地形。到一個地方一看,樂了:人都進屋了。我們就冒雨一家一份很方便的把福音送到了,比晚上還方便。同修更是登門把神韻光盤都送到窗台上。雨下一會兒晴一會兒,到人家多的地方,雨就下大了,又是太陽又是雨的情況很多,人就馬上進屋,沒有人關注外面了。到下午幾百份發完了。同修說:「師父一直幫著我們呢。你看,發完了,天也晴了。」我們都很激動。我一摸,夾層還有二十份呢。當我們走了不遠,雨又下了。二十份發完了,雨停了,天晴了,再也不下了,一直回到家。

例子很多。那想歇一歇的心,等一等,怕這怕那的心,會拽著人想讓你不精進,消沉下來,人心越來越重,就更看不到閃光的金子,這就是舊勢力的安排,我們要全盤否定。按師父說的做,修煉的路越走越寬。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