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曝光邪惡 制止迫害

——與西合營地區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最近,河北蔚縣西合營鎮連續發生了兩起鎮六一零及聯防隊大白天綁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一次是六月八日上午,兩名女同修將一本明慧小冊子送給了一個賣布門市部的售貨員,售貨員正在看的時候,鎮六一零惡人倪建功突然闖進來問:「你看甚麼?從哪裏來的?」那名售貨員就指向走出門市部不遠的同修。倪立即開車追趕,將兩同修綁架到鎮六一零。

另一起發生在六月十五日,惡徒開著六一零的車,跟蹤追趕兩名同修,一直追到一名同修的家,進家就搜,搜出一本《轉法輪》、一本《明慧週刊》和一幅師父的法像。隨後將兩名同修綁架到六一零,惡徒將師父法像摔在地上,逼同修踩。同修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抵制邪惡的脅迫,隨即遭到惡人用耳光子毒打,鼻子、嘴都流出了血。

儘管這兩起遭綁架的同修在當天都回了家,但做的不太盡人意。頭次是惡人強行按著同修的手,在邪惡自己寫的甚麼東西上按了手印後,被一位同修的親戚領了回去;後一起硬是向同修的子女勒索了一千元後才放人。

為甚麼在正法進程到了最後的最後,環境比較寬鬆的情況下,邪惡還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的綁架迫害大法弟子呢?經與部份同修切磋,認為有幾方面原因:

一、對當地邪惡迫害揭露曝光的不夠。很長時間以來,西合營鎮是全縣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到底為甚麼呢?不就是我們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解體邪惡,制止迫害上做的不夠嗎?據說有一次同修曝光邪惡,將惡人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製作了粘貼,貼在其家大門上。該惡人看後,反而更加邪惡了。因此以後再次發生迫害,許多同修就不敢揭露曝光了。這更加助長了邪惡的瘋狂。

二、形不成整體,缺乏協調人協調。除了鎮外多數農村不說,單就鎮內及周邊村街來說,這裏的同修很少溝通。即使迫害發生了,都沒有及時相互轉告,在第一時間使多數同修形成一個整體,發出強大正念,解體邪惡,營救同修。而是互不通氣,等事情過去了,或是在趕集的時候碰面了才說一句:聽說誰誰出事了。為甚麼?不太清楚。回去沒?回去了。認為回去了就萬事大吉了。把師父講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忘在腦後了。

三、不注意向內找。儘管我們修的有漏,也不許舊勢力迫害。但是迫害發生了,就得找一找我們自己哪方面沒做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有的同修向外找,自己被綁架了,不是向內找找自己哪裏修的有問題,而是懷疑誰把自己告了,用人心對待。假如真的有人向邪惡告你了,自己也得找一找為甚麼啊?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我們按著師父講的做了嗎?包括我自己做的也不好。

四、歸根到底還是法學的不好。先不說在學法的過程中能否真正用心學好法(大多數同修學法還是很好的),就是集體形式或環境也存有不足。比如有的同修不敢讓同修到他(她)家去學,怕!另一種情況是,有的同修敢於提供學法環境,而有的同修又不敢去,還是怕。所以就今天在你家,明天在他家。當然不是說這種輪流形式不好,而是說抱著一種怕心能學好法嗎?所以出現這個干擾,那個迫害就不足為奇了。

總之,家庭環境的好壞直接反映出一個大法修煉者的修煉狀態;一個地區環境的好壞,直接反映出這一地區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不管我們以前修的如何,要緊的是,我們每一個同修都應在正法最後的階段,對照大法能夠找出差距,找出執著,修去人心,積極主動的開創正的環境,抓緊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我們歷史的誓約。

最後建議本鎮同修能協調起來,形成整體,針對當地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集中發正念,徹底否定它的存在,徹底予以清除;同時要加強正念,加大揭露邪惡迫害的力度,開創救度眾生的有利環境。

以上幾點不很成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