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擾面前向內找

——就「懸賞告示」與聊城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幾個月來,聊城市邪惡的六一零等邪黨機構,為毒害眾生,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下發文件,而且把告示張貼在聊城市區各個住宅小區,稱:居民每上交一份真相資料或光盤,獎勵若干現金;舉報一個發資料的大法弟子,及舉報資料點,獎勵現金若干等等。利用金錢誘惑眾生對大法犯罪,妄圖苟延殘喘,干擾大法弟子證實大法,同時毀滅迷中的眾生。

邪惡的迫害已經接近十年,在多年的迫害中,都從沒有出現這樣的事情,為甚麼現在註定失敗的邪惡迫害已經接近尾聲,大法弟子日趨成熟的今天,反而出現這種反常現象呢?這裏固然有邪惡垂死掙扎的迴光返照,是否也在警醒我們每個聊城同修,心性還沒有得到相應的提高呢?因為師尊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下面根據筆者了解的聊城市同修情況,談一下個人的一點認識。

一、依賴心重。資料點還沒有遍地開花,大量繁重工作,壓在少數資料點同修身上。很多同修只是在家所謂「學法」需要週刊或真相資料時,就伸手向資料點要,有時稍晚一點,還常有怨氣,似乎自己付出了資金,理所當然的就應該得到資料。根本不考慮資料點同修的艱辛,有的同修家庭條件各方面都很寬鬆,但是協調的同修多次切磋,面對本應自己承擔的責任,卻以各種藉口推脫。

怕心重。學法點多,真正能走出來做三件事的同修少。目前我們聊城學法點不少,可是很多同修只是為學法而學法,不能比學比修,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學法的目地是甚麼?是為了修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承擔起大法弟子的偉大責任來,在家裏為了學法而學法,學的再多又能怎麼樣呢?「你們以為符合了你們的怕心、求安逸心、你的各種願望,才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的路嗎?」(《也棒喝》)師尊的棒喝,作為弟子,我們應該時時刻刻記在心間,不要修成「油條」,空留遺憾。

記的在週刊曾經刊登同修的一篇文章,當地的邪惡之徒要查找能上網的同修,意圖迫害,聽到消息,很多同修們不管會不會電腦,都買了電腦,安裝網線上網,一下子就破除了邪惡的安排,惡徒的陰謀煙消雲散。同修一部大法,看看同修的正念正行,我們不應該感到慚愧嗎?是因為我們的依賴和自私,使資料點同修承擔著本應我們一起承擔的責任;因為我們的怕心和貪圖安逸,使資料點上和散發資料的同修承受著不應有的壓力。這是「懸賞告示」在聊城市區張貼的根本原因。

二、市區內真相資料嚴重飽和,而鄉鎮幾乎是空白。迫害幾年來,資料點做的真相資料絕大部份都是重複發放在市區,聊城市區內的資料發了一遍又一遍,不知道有多少遍了,同修們帶著「完成任務」的心,做了一遍又一遍,有多少同修考慮到真相資料的來之不易,珍惜有限的大法資源呢?我們自己都不珍惜,常人怎麼能珍惜呢?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冷嘲熱諷的說:「發的傳單跟洒水一樣,這得多少錢啊!」「法輪功真有錢哪!」這當然不是事實。可是這種誤會不是我們自己造成的嗎?

相比之下,聊城市內各鄉鎮幾乎是空白。幾年來,那裏眾生得到的真相資料微乎其微,那裏有多少眾生期待著被救度,因為我們拈輕怕重,故步自封,他們至今也看不到大法的福音。師尊看了著急,邪惡看了高興,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就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

「當年那個舊勢力叫邪惡燒書的時候,你知道舊勢力它們甚麼藉口嗎?為甚麼要燒書呢?那個時候《轉法輪》書在中國大陸多的到處都是,很多學員不知尊敬,常人更不敬重。神是看不下去的,因為那是造就宇宙的天法呀!所以它們舊勢力就想讓書奇缺,讓人從此找法、尊敬他、知道這個法的可貴。它們當初是以這樣的藉口幹這事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也許就是因為我們的不珍惜,浪費了有限的大法資源,應該去做的卻一直沒有做。沒有發揮真相資料應有的作用。給了邪惡迫害的藉口,它們才會指使邪惡之徒制定文件,用錢來「回收」寶貴的資料。

「懸賞告示」暴露了我們聊城大法弟子整體的不足,但是反過來看,面對邪惡的干擾,只要我們能向內找,又是提高的大好機會,因為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我們而存在的,為我們證實大法而存在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