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輝老師,不要害怕,不要妥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有一天換衣服的時候,拿起了一件我最喜歡的T恤,不禁勾起了我溫暖而又悲傷的回憶。這是徐輝老師在酷熱的下午不知走了多少商家挑選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陰天似乎還飄著小雨。我接到了徐老師的電話,她說自己被帶到當地派出所,有幾個警察正要去她家非法抄家,希望我能幫她把重要的東西收拾好。這是我們最後一次通話。

徐輝老師,女,今年應該四十七歲了,她長的很高、很漂亮,說話時和藹可親,與學生、同事、鄰居相處很平易近人。徐老師在吉林省松原市扶余縣大林子鎮小五隊住(她的戶口在蔡家溝)。她是大林子鎮中學正式的地理老師。

以前我與徐老師並不相識。二零零六年我因在她家寄宿,她對我照顧有加,與她相處不像陌生人,倒像是久違的親人。她很忙,週一至週五早出晚歸的到學校教書,還要負責家中大小事務。我在她家住的那段日子,她中午吃完飯還要回來為我做飯,噓寒問暖的,令我很感動,其實她可以在學校吃完不必管我的。

徐老師有一個女兒今年二十一歲,她女兒十多歲時,爸爸就因某事被抓,二零零七年才獲釋。徐老師自己一人把女兒撫養大,她工資微薄,不夠生活費,每天教書回來還要種地;冬天的東北很冷,她家的屋子很空曠,燒柴是很令人為難的事,她也熬過來了;因為她相貌好,還有工作,很多人都以為她會再嫁,有人甚至上門介紹,都被她拒絕了。

即使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徐老師還經常幫助鄰居,我在她家的那一段時間就有很多故事:鄰居家的孩子生病了無錢醫治,她無償的送給鄰居錢去治病;鄰居家沒有水泵抽水澆園子,她把自己家的水管安上通到鄰居家……

問她為甚麼如此堅強善良,她會很平靜的說:「我的信仰是法輪功,因為信仰法輪功就是要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做好人要為別人著想,不為名利,與人為善,遇到艱苦的事要堅韌……

因為徐老師信仰法輪功「真、善、忍」,她每年都要被學校用教師資格威脅幾次,逼迫她放棄信仰,包括強迫她在學校住、扣發工資等。迫害法輪功最嚴酷的那幾年(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她差點被綁架到洗腦班,因為正義之人指責不明真相的警察才罷休。二零零六年,本來應該教學的她,被學校強迫去當門衛。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徐老師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又被劫持到扶余縣拘留所,關押七天,因她不放棄信仰,後被秘密勞教一年六個月,被關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七大隊。現在已經一年二個月餘了。

打電話給她的家人,她的家人充滿了無奈,是啊,丈夫剛回來不到一年,團聚不到幾個月,妻子又被綁架走了,而且徐老師是個好人哪!

她家人說,徐老師瘦了很多,臉色蒼白,每天要被強迫做很多活,完不成勞教所規定的數量還要「加班加點」,吃的東西是窩頭、沒油且很髒的菜湯,勞教所的東西要比外面貴上一倍還多,而且也不能花錢去買,因為不放棄信仰,家人不許帶吃的東西。

到長春火車站下車,坐246路公交車,最後一站就到黑嘴子了。你會看見那是個破破爛爛的地方,在勞教所旁邊的住戶房子低矮破舊,很髒很亂。黑嘴子勞教所高高的圍牆長長的,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黑門,顯的死氣沉沉。那裏面的管教一個個滿臉橫肉,膘肥肉厚,說話大吵大嚷,很兇。探視的時候,每一個話筒都是噪音不斷,聽不清說話。頭上還有攝像頭,聽說通過它要把每一個去探視的人查看一番是不是法輪功學員。

有消息說被黑嘴子勞教所七大隊奴役的大法弟子抗議長時間勞動(每天最短15小時)而被打,我真擔心徐老師啊!

那些肥胖、高大、很兇的管教,我不知道這些打好人的傢伙們,最後是不是也會像被審判的納粹大屠殺劊子手們一樣,無論天涯海角都有追捕他們的聲音。

徐老師,我知道你沒有放棄信仰,不要害怕,不要妥協,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