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秩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在中國古代,人與人之間的秩序關係非常明確和嚴謹。孔子說:「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說「君主要像個君主的樣子,大臣要像個大臣的樣子,父親要像個父親的樣子,兒子要像個兒子的樣子。」強調人要各司其職、各尊其禮、各守其道。具體講,在工作場合,有決策者和執行者,社會職能分工明確,人際關係是上「仁」下「忠」;在家庭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這種從天尊地卑的自然狀態而擴展出的一套倫理,是中國正統文化中的重要部份。正如《解體黨文化》中所言:「傳統的倫理自然承載起一個和諧有序的家庭和社會」。

但是,中共邪黨把人與人之間這種和諧的尊卑關係,歪曲成「壓制人性」、「階級壓迫和剝削」,挑動人心中的名利慾望,最終導致了社會的極度失序和混亂。現在,在大陸,兒女不服從父母,學生不服從老師,職工不服從領導……,誰都想當老大,誰都想說了算,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誰攔跟誰急,簡直亂了套。

記的有外國人曾經評價中國人:「中國人單獨幹是條龍,但是合起來是條蟲。」我想,這句話非常深刻的揭示出了中國人受到黨文化「無法無天」的思想毒害後所呈現的狀態。不懂得配合,不懂得協調,不懂得本份,把「越權越位」、「挑戰權威」看作本事,把「服從安排」、「顧全大局」看作窩囊,不是把「做事」本身放在首位,而是先把自己擺在老大的位置,誰也碰不得,這種心態,造成了很多中國人已經不能與人和諧共處,更別提合作共事了。作為大法弟子,就不能這樣,就要回歸到人正常的生活狀態中去。

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師父講到:「有的人你指派他做甚麼他就不願意做,就喜歡做自己要做的,各自為政,那怎麼能行呢?」「有人想,我為甚麼聽他的?我覺的比他修的好。話不能這麼說,你修的好你才能服從分配哪,正說明修的不好。」

學完師父的講法,我聯想到自己身邊的一些事。同修之間的隔閡,整體做事時的不順,很多問題都是從互相之間不服氣引起的。都認為自己對,都認為自己的主意好,都堅持自己,都不想放下自己配合同修或協調人,協調人安排了甚麼,都站在自己的觀點上去評判,打折扣,而不是主動積極的配合,默默的圓容。這和常人有甚麼兩樣呢?直接後果就是成了一盤散沙,有時甚至長期無法切磋,各修各的,各做各的,這哪裏會有徹底銷毀邪惡的巨大威力呢?

雖然我們的修煉是修自己,但是,因為我們要做很多證實法的具體事情,做事就面臨著一個配合的問題,我們就必須有整體意識。那麼在一個整體中,就有一個秩序問題,就需要我們擺正自己的位置。我們每個地區都有協調人,那麼,協調人就是我們這個整體的領頭人。如果具體事情協調人已經做出了決定,只要是為了大法的,我們就要無條件配合,即使這個決定有不足,我們也不能因此消極對待,而應該在做的過程中默默的把不足圓容好,把證實法擺在首位,把救度眾生擺在首位,這才是大法弟子的風範。

修煉是從常人中好人做起,修成更好的人,超常的人。說起來很慚愧啊,想一想,師尊真是手把手的教我們修煉,教我們做人。而我們呢,連「遵守秩序」這樣的小事,都需要師尊苦口婆心的講了又講,如果我們再做不好,真是就太差勁了。

個人的一點認識,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