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區整體協調配合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我們地區的一個突出特點,是文化低的老年同修佔大多數。前幾年數名年輕同修相繼被迫害入獄,使年輕同修變的更少,所以我們這裏五、六十歲的就算年輕人了,七十多歲的老同修很多,還有八十多歲的。儘管如此,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我們並沒被年齡大、文化低障礙住,反而充份發揮了自身的優勢,師父安排的三件事做的有聲有色,原因是我們重視整體的協調與配合。

我們地區共有十多個樓區,每一個小區都有協調人,都有學法小組,有的還不止一個。這給我們的整體配合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通過長期集體學法,大家都認識到擺正基點、放下自我、配合整體的重要,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勁往一處使,相互補充、相互支持,最大限度發揮整體作用。

一、用慈悲與正念幫助魔難中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真正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

幾年來,我們區被所謂的「病業」拖走了好幾名同修,還有幾名處於嚴重的「病業」狀態:有腦溢血做開顱手術的、有肺癌做切除手術的、有中風半身不遂的、有眼睛失明的……。這一切不僅大大削弱了救度眾生的力量,同時給大法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針對這種情況,大家反覆交流,認識到表面看是同修沒做好,執著不放,正念不足,實際上反映出我們整體存在不足,邪惡才集中力量針對我們的薄弱之處下手。表現形式就是同修肉身遭到迫害,出現所謂的「病業」狀態或遭邪惡綁架迫害等。由於我們沒看清其背後的實質與及時清除這種干擾破壞,才導致了干擾不斷,損失不斷。

師父說:「特別是在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業力已經不是問題。要清醒的認識邪惡生命的迫害,它們是真正的在幹壞事。」(《北美巡迴講法》)師父還說:「至於說是不是有舊勢力干擾?當自己在改變自身最表面身體的時候啊,是還有一部份你們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對來講都不大,對證實法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有很大的困難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一定要發正念清除它!」(《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達成共識後,我們通知全地區大法弟子齊發正念,鏟除迫害同修肉身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同時逐個找同修在法上交流,鼓勵他們在法上提高。

在找腦溢血做開顱手術的同修時,干擾很大。她丈夫把她的MP3、大法書都藏起來了,不讓她與同修接觸,同修去她家也不給開門。我們不被假相所動,正念對待,師父就幫我們。一次,我們去她家下車時巧遇她家親戚也去看望這位同修,我們倆就和她一起進去了。還有一次,我倆集體發正念回來去她家,一按門鈴,她親自給我們開門,她說就這天丈夫上班不在家,我們倆就來了。經過不斷跟她在法上交流,她最後清醒了。現在她能出去參加集體發正念了,她丈夫不但不干擾她了,還親自步行陪她去發正念。

經過一段時間的共同努力,其他幾位「病業」同修都變化很大,參加小組學法、講真相、發正念也跟上了。

有一個小區由於遭迫害嚴重,同修都不敢出來了,其中有一個協調人二年不學法了,完全就是一個常人的狀態,上網玩,家庭不和。我們組織大家發正念幫他清理自身空間場,一有時間就與他在法上交流,使這位同修又從新回到法中來,並且還很精進了。現在這個小區學法小組又成立了,並且能有三個學法點,不少同修又積極主動出來做三件事了;有一同修因疑心,怕心太重,自己不敢講真相,被邪惡干擾,後來眼睛失明。這樣的同修我們一直不放棄、不放鬆,有機會就陪著學法,在法上交流,正念加持她。現在她悟到了,也著急了,也走出來了。雖然眼睛看不見,讓老伴用自行車馱著上本地公安局發正念,有時坐公共汽車去公安局發正念。

我們地區這些年有不少同修被勞教、判刑,在獄中「轉化」的、邪悟的很多。這樣的同修,回來之後我們一個都不放過。要出來之前,我們就準備好,整體配合發正念,回來就立即找他(她)談,一次不行,就兩次、三次……。有一個同修被判七年,最後一年轉化,回來後我們每個協調人都去幫她,有一個協調人去了四、五次,最後她終於寫聲明上網,現在很精進了,能到學法小組學法了。目前我們整個地區在監獄邪悟的、寫保證書的,有個別的還沒悟回來,我們還要努力幫他們返回大法中。

幾年前有一個同修被綁架後,把本片的幾個同修都「供」出來了,導致多名同修被抓,遭酷刑迫害,非法判刑,時間長短不等。損失相當慘重。很多同修對她存有怨心、怕心。這個同修回來後,誰都不敢接觸她,怕她給供出來。她到處找法找不著,勸退了幾個團、隊也不知道往哪送名單。有一個被判刑多年(已出獄)的協調人說:不能落下她,師父都不想落下她,我們也不能歧視她。並親自到她家給她送經書,送資料,光盤,跟她接觸。同修博大無私的胸懷使她非常感動。

在幫助同修過程中,我們深刻體會到,協調人一定要溶於學員之中,不要有在學員之上的心,更不能有嫌棄學員、看不起同修的心。不能怕耽誤自己,怕影響自己修煉提高。同修一時提高不上來,也不能有急心、怨心。放下自我,放下一切私心、人心,才能做到互補互修,共同提高。無論是「病業」狀態的,被邪惡迫害「轉化」、邪悟的,因怕心走不出來的,我們都用慈悲與正念對待,幫助他們打開心結,在法上提高。不管阻力多大,同修的心性表現多麼不盡人意,我們都不氣餒、不退縮、不放棄,清醒的認識到這一切不過是假相。理解、寬容並給同修加正念,相信有師在,有法在,同修一定會改變。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每個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學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們。」「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

每個人的心性狀態、所在層次不一樣,有的始終堅信、堅定,有的就提高緩慢,表現不精進。為甚麼要整體協調啊?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整體中的一粒子,每個人的狀態都直接影響整體,如果每個人都提高上來,整體不就協調好了嗎?所以在幫助掉隊同修這件事上我們從來不放鬆,不管同修甚麼樣,我們能拉一把是一把,能向前走一步就走一步,能走多遠走多遠,我們就是不落下同修,大法弟子就應該按師父的要求圓容這個整體。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不可能無限度的一拖再拖了,師父現在等誰,不就等這些人嗎?

二、重視正念的作用,持之以恆整體配合發正念。

師父講:「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的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清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及時清理邪惡和自身存在的問題,以免被邪惡鑽空子。」(《正念》)「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師尊的教誨與幾年來發正念的經歷,使同修們切實體會到發正念的重要性與正念的威力,尤其是整體配合發正念的神奇威力,所以大家從內心重視發正念,真正把正念除惡視為自己的神聖使命,整體配合發正念都非常積極主動,而且持之以恆,決不懈怠。由於我們地區老年同修多,沒有工作上的壓力,時間相對寬鬆,發正念的事情我們安排的非常有序。從二零零六年師父發表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以後,我們地區就開始配合全市整體在近距離發正念了,每月兩次去省女子監獄,每週有三次去本地區公安分局,兩次去本地監獄、看守所,市公安局,解體邪魔爛鬼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加持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裏應外合,形成一個強大的堅不可摧的正念之場,我們幾年來一直堅持著。到節假日、過年,同修都不落。邪惡一天不除盡,發正念就一天不止。

每遇到重大事情,例如有同修被綁架迫害、身體嚴重「病業」狀態或惡黨企圖搞破壞,我們就整體配合解體邪惡。有一位協調人被抓,同修知道後,立即聚集在一起發正念,一發就是一宿,加上這個同修正念強,一個月闖出;二零零八年本地一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後,我們地區整體去公安分局、法院、檢察院發正念、要人,解體邪惡、制止迫害;一日營救同修途中,兩名同修因講真相被惡意舉報、綁架,我們聽說後,三名同修家都未回,當時就坐在公安分局大門前發正念,其他同修在家配合發正念,到了晚上,這兩名同修堂堂正正的放回家了;本地區有一同修的妹妹(也是修煉人)在老家「病業」反應的很厲害,疼痛難忍,坐不起來,已是一個多月,後來由姪女陪護來到她姐家,我們圍著她整體配合發正念,發了二、三個小時之後,她便立即好了起來。第二天這位同修跟她姐姐去北京發正念去了。

通過這件神奇的事,她嫂子也得法了;在二零零八年奧火期間,邪惡瘋狂迫害,本市幾十名大法弟子被綁架,絕大多數被騷擾。奧火來之前,全區同修就整體配合發正念,解體邪惡,我們每晚集中發正念,多則十幾人,少則幾人在一起發正念,有時發一宿(整點),不允許邪惡抓任何一個大法弟子。這期間我們地區沒有一個人遭綁架;還有一次,通知我們說:外區有一同修遭警察圍攻,需要配合發正念,我們家裏同修配合發正念,我們有幾人乘車去目地地發正念,一路上都是警察查車、戒嚴,其中有兩處車輛聚集的地方,警察多達幾十人,我們一路發正念,唯獨我們的車順利通過,到達目地地,同修解脫。本地公安分局很邪惡,多年來對大法弟子不斷行惡,大家整體配合,發出強大的正念:無論邪惡怎麼猖狂,都逃不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有效的清除當地公安分局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爛鬼,使當地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遭惡報,極大的震懾了邪惡,警醒了不少不信真相的世人。從開始打壓迫害至今,本市已有幾十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但由於我們重視整體配合發正念,我們這個地區的同修,不論是進監獄的、被勞教的、被送看守所、拘留所非法關押的,沒有一例被迫害致死的。

三、互相配合面對面講真相、促三退、制止迫害

我們地區老年同修多,有的不識字,勸退了不會寫名字,這樣我們就互相配合,識字的幫助不識字的寫。有時一人講,其他人幫助發正念,有時做補充。講完後把名字統一上來,統一上網。有一同修不識字,但是就是敢講,講完後發《九評》、真相材料、真相護身符,其他老年同修講完也給真相護身符、神韻光盤,有的一天最多能講退五十多名。我們無論走到哪都講三退,飯店、宴會上、車上、商店、市場、商場、公共場所,凡是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每次我們出去發正念時,在車上就講三退。我們大法弟子不坐一塊,都分開坐。找有緣人,一個人一個位,旁邊留空。有人坐旁邊就講真相,中途下車上車的再講。有時坐人多的最後排。有的不識字的挨一個識字的,她講完了配合的同修記下來。有的當面送資料。給有緣人講真相。有時碰到不可理喻的人,我們看到了就發正念解體。年紀大的人,講真相有個優勢,尤其出門在外,上車下車的,沒有座就站著。人家一看七十多歲的人,身體這麼好,講真相就有說服力,信心也足,一講人家全退。

師父講:「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們地區公安分局很邪惡,這些年本地很多大法弟子遭受殘酷迫害。去年一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後,我們地區集體去分局、法院、檢察院近距離發正念、要人。我們通過這種形式解體邪惡、鏟除邪惡,減少迫害。我們和被綁架同修家人商量後,互相配合,第一天找到當地公安局副局長要人並講真相,外面同修配合發正念,內外配合,那天下起了大雨大家沒有退卻。第二天我們繼續去分局發正念,這回家裏人去找局長要人,只見到了政委,這天是雨夾雪,外面發正念的同修仍然不動搖,一直等到家人出來時才往回走。這樣我們和家人配合去要人不下十次。家人幾次進去找局長,局長不露面,一同修和家人一起進去見政委向他講真相,從國內講到國外,講她自己的身體變化,告訴他法輪大法的美好,政委無言以對,最後說了一句「幹我們這一行的,最後就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看的出他內心已經明白了。這個政委現在已是當地分局的局長了。由於種種原因,同修最終被非法判刑,但在幾個月的營救過程中清除了大量邪惡,使不少警察、世人明白了真相。

奧運期間,本市幾十名大法弟子被綁架。我們地區集體高密度發正念,沒有一個同修被抓,但是其中一個小區受到干擾,別的小區大法弟子只是單位、街道打打電話、走走形式就完事了,這個小區只要是沾法輪功名的,不管煉還是不煉,警察拿著名單挨家騷擾,還有的單位派人看著。事後向內找,這個小區為甚麼被干擾,就是大法弟子出來講真相不到位,證實法、發正念少。悟到後,一位被騷擾的大法弟子第二天就去找單位書記、紀檢書記、總院書記講真相,書記明白後當即表態:以後不會再有這個事了。

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方面我們地區正念正行的事例很多,有很多老同修做的非常好,由於篇幅有限,這裏略去不談。

四、整體配合、正念正行接回獄中同修

去年年底省女子監獄傳出消息,本市三名被迫害「轉化」的同修要提前釋放,其中一個是我們地區的A同修。過些天又有消息說減刑的名單裏沒有A了。當時我們悟到:這件事對我們是個考驗,師父說了算,不是它說回來就回來,它說不回來就不回來,別看沒有她的名字,說不定就能回來。不管她回不回來,明天咱們也去。如果不放人,咱們就跟獄方要人,發正念解體它,必須得放。當然如果它放了更好。第二天我們與A同修的母親(同修)乘車來到省女監,一問名單上真有A,答應讓回來。我們一路發正念進主樓辦手續,當時A同修的母親很為同行的同修擔心:你是在監獄回來的,會不會有人認出來。同修說:你怎麼能有這一念呢,我都不怕,你怕甚麼?當時上班的人來人往,我們站在四樓發正念,心中只有一念:你這個邪惡黑窩,我們就要解體你,你不配再迫害大法弟子。辦手續時獄政科說,有這個人,但現在不開減刑會,延期了,現在只能是接見。我們乘機進了接見室,一個坐下來發正念,A的母親與A隔著玻璃在獄警嚴密監視監聽下相見。裏邊A同修的電話突然不好使了,只好挪到旁邊來。監視的獄警這時恰好與另一警察說話,沒跟過來,A同修與獄警中間有一個牆垛子擋著,發正念的同修一看機會來了,過去接過電話,鼓勵A正念正行,頭腦清醒,給她背師父經文。剛背完,獄警過來了。當時我們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師父在鼓勵我們正念正行,有師在,有法在,一切應由大法弟子主導,邪惡說了不算。不管它讓不讓回來,咱們整體也要破除它,發正念解體它,它不配再關押迫害大法弟子。回來後我們就通知本地區大法弟子,針對這件事情配合發正念。第二次接A的時候,已是半個月以後。去了十多個同修,那天開減刑會,人非常多,我們都擠進接見室發正念,一直到她被接出來。

這之前還有個插曲,我們接人的前一天晚上傳來消息,A的單位要派人接A同修。當時我們想,單位去接不定又搞出甚麼麻煩來。因為A同修是被所謂「轉化」的,屬於可放可不放的,如果藉口你轉化不好就可以不放你或不接你,因為你沒到期。這件事大法弟子咱們自己說了算,它們不配去,發正念解體它。第二天情況變了,她單位就去一個人給簽字辦手續。當時單位的麵包車還有空位,我們就是不坐那個車,不讓它鑽空子。順利的把人接回來了。

後來我們了解到,原來通知要放回來的三名同修,只回來了兩個。先前名單上有名的一個同修沒放,A同修本來沒有她的名卻由於我們地區同修整體配合正念正行,陰差陽錯的回來了。那名同修後來才回來。

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這件事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示:如果所有大法弟子都能真正從內心認識到自己才是主角,不折不扣的信師信法,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迫害他就是迫害我,盡心竭力營救同修,制止迫害,何愁黑窩不解體,迫害不結束?

五、放下觀念向內找,把原來的不足補上

三年前,我們地區相繼有四名同修被綁架,資料點被抄,沒有資料來源,就連師父的新經文也無法看到,給整個正法帶來了極大的損失。我們在一起切磋時,都找自己,找出這次出現大漏的原因所在,在做資料上沒有主動走自己的路,等、要、靠,忙的做資料同修吃不上飯,睡不上覺;有時一幫同修你來我去,在她家一坐就是一、二個小時;每區資料她一包一包給包好拿走。好像把證實法的事當成任務,各個區沒有發揮自己的主動性,大家的依賴心加強了她的做事心。她學法時發睏,打盹,發正念時像睡著了一樣,手勢也歪了,儘管一直在做三件事,由於法理不清,使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同時給整體帶來的損失非常慘痛。原因找到後,有個老同修主動承擔了做資料的責任。雖然文化水平低,還帶兩個孫子,困難很多,但放下人的觀念和另一同修去找會技術的同修學電腦,同修說「你們倆會電腦嗎?」「不會,連鼠標都不會拿。」「你們一點基礎都沒有,學甚麼呀?」後來她們又找另外一名同修學,請師父加持,請同修幫助買了電腦,幾位老同修一起學做《九評》書、明慧週報、明慧週刊、明慧小冊子,上網、下載、光盤刻錄等,很快學會了,後來相繼又有同修突破年紀大、文化低的觀念和畏難心理,走出來學技術、做資料,但資料仍然供不應求。

現在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已有幾年了,我們地區在這方面做的很不夠。多數同修的等、靠的依賴心還是比較嚴重,總認為學技術是年輕人的事,家裏有電腦,經濟條件好,應該他們做。能動手做的,電腦技術方面比較差,遠遠不及其他地區。今年新年期間,我們想通過明慧網給師尊拜年,可是不知道怎麼發信,試了幾次沒成功。

這件事對我們觸動很大,使很多同修認識到必須放下年歲大、文化低、學技術是年輕人的事等種種人的觀念了。大法修煉只有心性高低,不分年輕年老,知識高低,有師在,有法在,我們有信心把這一課補上。外地區的同修把我們這些老同修看作整體的一部份,不小看我們,很認真的在幫我們,使我們信心大增,加之有偉大的師尊指點,我們進步很快,不會在這方面給全市的整體證實法帶來煩惱了。我們現在做的神韻光盤、大法書、資料等都能滿足需求,也能給師尊恭祝生日了。機器也增多了,這得謝謝師尊的加持,同修的幫助。我們就做我們該做的,走師尊安排的神的路,救度更多的眾生,整體配合、整體昇華,一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圓滿隨師還。

以上所述與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