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協調 整體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因為法就像金字塔形的。到了極高層次上用三個字就可以概括,那就是真、善、忍,顯現到各個層次就極複雜了。」

我明白了這段法其中的一個內涵,法從上到下是貫通的。對於搞協調的同修,除明晰法理外,協調的方法、形式也很重要。此文中,我從幾個方面談及了幾年來協調方式和形式。由於涉及面太廣,出於整體安全,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也只能模糊當事人及過程了。

其實大法修煉中沒有負責人,只是為了方便整體配合,為了更有效、更廣泛的救度眾生,而產生的形式上的負責人,因為協調一致後大法學員救人的力度會更大。協調人不是常人的官,只有做事符合法的要求,基點擺正,才能最大限度發揮整體的作用。協調起來也不是很難,因為一切都有師父在管著。

一、 全面協調做到無漏

師父一再強調弟子要多學法、學好法。大家也都明白,一切都來源於法。做的好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做的好的同修,一定是法學的紮實。我們地區一直比較重視學法,不管迫害多麼嚴酷,集體學法從來都沒間斷過,農村的同修都能克服各種困難自己組織學法小組或到城裏來學法,許多人都參與背法,五十歲以下的基本都能背法,老年的也有許多能背法的,不能背法的反而少。

有一位女同修,從修煉開始就背法,《轉法輪》倒背如流,師父發表的前幾年的所有經文都能背下來,標點符號都不錯。到北京證實法被非法勞教,堅定的基礎不但使自己在迫害中走正了路,在勞教所裏她把背下來的經文默寫出來,使黑窩裏幾百位大法弟子都能看到師父的講法,對解體邪惡、堅定同修的正念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回家後,在單位裏,即使在嚴密監視下,也能經常半夜翻圍牆,獨自一人到山區發資料。幾年來紮紮實實的做著三件事。

師父的教導加上身邊真實的例子,同修們都能明白學法的重要,大家經常交流學法心得,有些同修互相之間督促學法、背法。有一年,我和幾位同修組織了一個背法小組,每週一次背一講,後來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有學法小組也開始背法,集體學法時,先背一部份,再學法。

大家都知道發正念是師父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是要做的三件事之一。看似容易,真正要達到師父要求的那種「除惡只當把塵拂」(《志不退》)的覺者氣度,長期堅持多發正念就難了,作為一個整體,基本能達到那種境界,目標一致的發正念就更不容易。

有一年,大家放下各自的觀念,統一發正念,明顯感到邪惡因素被抑制住了,體現了「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的法理。後來惡人利用我們浮動的人心搞事,有些同修認為這個目標沒達到,那個目標漏了,部份同修還以此為藉口疏於發正念。我們採取文字形式從法上交流,後來又建議同修們參與整理發正念內容,由此歸納出本地統一發正念的內容。這不是常人的形式、手段,而是讓每個人都參與整體協調,讓每個人都認識到協調的重要、艱難。大家法理清晰了,一切都正常了。現在我們有許多同修每天發正念堅持十次以上。大家明白,多發正念,自身空間場、自己負責的空間場被清理乾淨,一切負的因素就不存在。同時正念強,法就會給我們開啟更多智慧,包括看問題、處理問題都會從更高層次去看。那些常人的顧慮心無處存留,都是神念。

師父發表經文《徹底解體邪惡》後,我們地區部份同修到全省有名的關押大法弟子的黑窩近距離發正念。我們還採取了二十四小時整點接力發正念,把整體劃分七個小組,每週每個小組一天「值班」發正念。白天在不影響其它事的情況下,所有同修都參與,「值班」小組落實到人,哪些時間段由哪些人負責。有條件的小組大家晚上聚在一起,一起學法,一起煉功,輪流休息,輪流發正念,好幾個月一直堅持著。沒有一個人有怨言,大家都覺的是自己份內的事。有個七十幾歲的老太太,眼睛不太好使,要走好長一段路到學法點,一位年輕一點的同修說:你就在家算了,輪到你時我頂替你。老太太堅決不同意:「修煉是自己的事。」那段時間大家都突破的很快,體現了大法弟子的無私,體現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和偉大,就是到現在,我們地區還有一個整點統一為全省或周邊迫害嚴重的地區發正念,即使本地形勢不太好時,大家也不受波動,金剛不動。

我們地區大法弟子少,大部份是老年大法弟子,主要集中在城區,要救度的對像大部份在農村,好些地方沒有大法弟子,給我們救度眾生帶來了很大困難,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我們責無旁貸的使命。只要大家在法理上明白救度眾生的急迫,在形式上我們協調好,就能儘量達到師父的要求「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有一階段我們是這樣協調的,把資料集中到幾個點,由老年同修包裝好存放。年齡大的在城區發資料,每一棟樓房都發,暫時有難度的先記下,以後再協調同修補上。正念強的,四、五十歲的不參與這些,就到偏遠農村去,平時在家靜心學法、背法、發正念。需要時,由哪些同修參與、去哪裏、由誰負責。根據自願,三位同修事先都協調好了,有時一晚一個組,有時兩個組,為了讓更多的人參與,達到整體的昇華,每次都會協調一部份不是很成熟而又願意參與其中的同修加入。那段時間大家做的很苦,幾乎每次都是通宵。沒有命令、沒有任務,大家都很自覺。有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聽說要到她百里以外的老家發資料,儘管暈車,還是堅持要去,那天晚上,我陪她走了幾個小時,哪家發了資料,哪家還沒發過,哪些人明白了真相,哪些人還不明白,她都清清楚楚,那種對眾生的責任,真讓我感動。

現在大家的主要精力在於勸三退,發資料方面沒有那麼大的協調。向偏遠農村發放資料,我們從來沒間斷過。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大法弟子,一直默默的圓容著我們的整體。有個女大法弟子,長期堅持這樣做,每週發的資料幾乎是上千份,今年上半年發放的真相光盤,我知道的就有上萬。經常一個人背著一大袋資料到偏遠山區,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每每想起我們地區那些在關鍵時刻能站出來為宇宙正的因素負責,在邪惡面前能大無畏面對,對待眾生能慈悲救度的同修,我常常淚流滿面,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將光耀寰宇。

二、 及時交流,緊跟正法進程

邪惡的活摘器官的事件被披露不久,有一次我們在學法小組就為甚麼發生這類事件、怎樣利用此事大面積揭露邪惡、救度世人進行交流。當時有幾個同修提出一些問題,我馬上想起師父相關的講法,拿起經文,一翻開書就是我要找的,每次都是如此。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交流中,大家在法理上都提高了,那段時間,大家做了許多事,體現了整體的威力。

那時我經常想起這件事:作為協調人,我們有責任在每次正法形勢變化時,及時抓住機遇,組織大家在法理上交流,整體提高與昇華,緊跟正法進程。

我就結合自己的協調,談談如何利用明慧這個平台,及時交流的。

師父要我們重大問題看明慧的態度。打開明慧網,首先看到的是師父的法像,我想師父是為了讓弟子增加對明慧網的信任度,明慧的每次通知,每次對重大事件方面的交流,不就跟正法進程有關嗎?如果每件事上我們都能及時在法上交流,走在明慧週刊的前面。一則同修會走出自己的路,養成自覺在法上悟的習慣,不會總依賴他人;二則看到週刊發表的交流文章,還可查找我自己在法理上的不足;三則明慧出資料之前我們就做好了充份準備。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明慧本身就是一個大協調,我們按著明慧的要求做其實也是在圓容這個大整體,也有助於本地整體的形成。例如:

當我接到明慧關於晨煉的通知,第二天我就克服了各種人心晨煉。明顯感到師父在加持我,煉功後精神還很好,學法、背法很入心。當時我想,這個通知簡直就是針對我來的,因為以前我總是擺不正煉功、學法和協調實踐方面的矛盾。協調人再怎麼忙,早上六、七點鐘我可以學法,沒人干擾。我們很快在各學法點上交流,在那樣的大氣候下,同修很快就突破了這一關,城區幾乎所有的同修都能參與晨煉,一直到現在都堅持的很好。有些農村同修,因當時沒參與交流,本來是很精進的,在這件事上到現在也沒有完全突破。

汶川地震的第二天,我就找各學法點負責人進行交流。為甚麼會發生這種天災,我們怎樣利用這次災難講真相、救眾生。講真相中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資料來了我們怎麼發,光盤來了我們怎麼做,甚至在募捐中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怎麼辦,我們都提前交流了,由於有了法理上的提高和心理上的準備,那段時間大家做得很好。

三、 營救同修,圓容不破

多年來,大法弟子可以說懷著巨大的慈悲心全面無漏的講清真相,但總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大法弟子(當然主要是我們的心性問題),近幾年來,凡是同修被綁架,我們都是極力營救,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營救同修也是維護法的一種表現,同時還涉及到本地同修能否走的出來,在形勢變化時能否人心波動的問題。每次的營救過程也是整體配合,揭露邪惡,解體邪惡的過程,每次營救過程也是整體昇華,救度眾生的過程。

在營救同修過程中,沒有固定的模式,協調人要根據情況及時調配,整體配合,大致要做到以下幾點:

1:同修被迫害時,我們第一念是加持同修,而不是去指責同修的不足,這一點說起來容易,要做到必須得有一定的心性基礎,它體現了一個整體的心性和堅強的正念。我們地區是經過了多次交流,才慢慢提高的,隨著營救同修的成功,整體的不斷提高和昇華,我發現營救同修過程對整體的心性要求也越來越高,要真正的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像營救自己的家人一樣去做。我發現同修營救不成功,與協調的不好有很大關係。

2:及時營救,發現同修被綁架的第一時間,儘快通知所有同修發正念,有條件的儘量近距離發正念。幾年來,只要是同修沒送到看守所前我們得到了消息,幾乎都營救成功了。大家都明白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真正黑手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而非表面的人,也體現了在第一時間發正念的威力。

3:配合家人到國安、六一零、看守所講真相、要人。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也要維護這一層的法,所以配合家人要人不是依賴常人,而是維護這一層法的體現。開始幾次,都是那幾個正念強的同修做這件事,後來我發現這也是漏,營救同修是整體昇華的一個好機會。通過我的交流,現在我們有許多同修能去要人了。

4:堅持不懈發正念,按學法小組輪流近距離發正念,不能近距離的也集中在一起發正念,直到同修無罪釋放。

5:向內找,查找不足,邪惡對同修的迫害是針對整體來的,是整體有漏造成的。每次有同修被迫害,我們都能自覺向內找,整體昇華。如是整體普遍存在的問題,我們採取文字形式在法理上交流,大家提高了,邪惡也就解體了。如上次奧運期間有同修被綁架,我們就是從心性上找原因,在法理上如何突破寫成材料在各學法小組交流。大家心中沒有奧運的概念,也就不存在「奧運期間救人會難」的事,結果就在交流的當天,同修被釋放。

6:擺正基點,揭露當地邪惡,有時我們會利用營救同修這個契機,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在材料中,我們以法為師,擺正基點,不是與人鬥而是救人,文章中體現了善心和道理,再結合本地世人感興趣的時事,然後廣泛在本地發放,包括各級職能部門、公、檢、法系統及廣大市民。由於同修用心,材料寫的好,世人很願看,同修也願去發,好多次大家一發就是幾萬份,極大的震懾了邪惡,廣泛的救度了眾生。世人普遍認為法輪功學員有水平,這本身就在證實法。連六一零、國安的多次與同修說:「為甚麼這麼多優秀人才煉法輪功,我們要慎重審視法輪功問題。」由於揭露邪惡及時,我們地區沒有出現開除同修公職,扣發工資的事。

四、 協調人的作用

我經常在心中問:我在這個整體中起甚麼作用?其實協調人只是形式上的協調,真正的加持是師父。如果把一個整體比作一台機器,機器本身就能正常運轉,但還是需要一個添加燃料的。如果把一個整體比作參賽的龍舟,賽手本身就能齊心協力,但還是需要一個擊鼓的。回想這幾年,許多方面協調人不正起這個作用嗎?

我原來參與過寄信講真相,這個項目許多人都在做,有它的優勢,一些機關、部門、學校、偏遠地區等不便去的地方。通過這種方式能填補其它講真相形式的空白,若協調不好,就會有遺漏或重複。我建議成立了寄信講真相小組,收集各部門名單,長期以來,就能更廣泛、無漏的向各類人物講真相。

開始勸三退時,同修們主要集中熟人這個圈子,很長時間都沒突破,在同修交流文章的啟發下,我準備找幾位有經驗的同修交流,還沒通知,幾位同修卻不期而遇,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把同修分成四組,第二天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成熟後再分開,一個帶一個,慢慢的環境好了,同修正念強了,經驗豐富了,現在大部份人都能走出來講了,三退人數逐漸增多,我們雖然沒統計過,但估計人數至少十萬以上。

利用真相幣講真相,我們地區開始停留在用印章,後來我發現在錢幣上寫上三退聲明能引導世人三退,又便於我們講真相。大家多次交流,我又到幾個學法小組教那些文化低的同修如何在錢幣上寫三退聲明,同修慢慢認識上來了,許多人現在能把自己三退用化名寫在錢幣上流通了。

有兩個能大面積講真相的技術項目,其中一項我能掌握後,協調了幾位正念強的同修交流、培訓。同修掌握後,我們每週碰面一次,交流心得和技術,一直在穩定的做著。另一項目據說新開發的,全國很少人做,我沒有基礎,我知道後,也是多次與外地同修聯繫,來來去去幾次,最後一次,我陪一同修去,守著他一直學會。現在本地有幾位同修掌握操作了。

諸如此類的還有很多,我想,與其開發各種項目,不如把我們現有的項目加強、成熟,讓該項目在整體中形成了機制,再開發其它項目。其實過程中,這些事情我基本沒具體做或長期做,許多事我只是利用自己的便利條件,如信息來源等,能迅速協調同修完善各類項目而已,便於更廣泛、更有效的救度眾生。

回想幾年來自己走過的路,有許多不足,也有成功的時候,每次成功的背後都有共同點,那就是我很用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看到我的心,那顆為整體、為眾生的心,開啟了我的智慧。每每想起師父對我的呵護、慈悲,每次從講法錄像中看到師父那高大的身影,我不禁淚流滿面,感謝大法給我的新生、感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