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中山市岐江派出所對黃秀英老人的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早上,黃秀英的老伴接到岐江舊居樓下工友的電話說房門已被撬開,不知是誰幹的,工友幫報了警。黃秀英丈夫趕到舊屋時,看到有公安在拍照;進到屋裏,看到家中冰箱、洗衣機、空調沒動, DVD影碟機被拿走了。住的房間被翻了個底朝天,一點小地方都不放過。黃秀英兒子住的房間甚至連廁所裏面的小擱架都翻遍了。

以下圖片是黃秀英家大門被硬物撬破以及家中物品被亂翻的狼藉。

黃秀英,今年七十歲,祖籍廣東化州,一九六五年隨夫定居中山市,老人原住岐江區悅來中路,戶口也在岐江,現住在西區,但仍保留岐江舊居。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煉法輪大法後,深感大法的美好、純正和神奇,慶幸自己有緣得此高德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惡黨鎮壓法輪功後,岐江派出所對黃秀英及其家人騷擾不斷,使她家庭不得安寧。二零零二年,惡黨十六大期間,老人回化州老家,岐江派出所惡警陳柱友等人威逼她兒子帶他們去找,逼老人回中山,還迫害她親戚。

二零零三年四月,中山市「六一零」惡人湯元及岐江派出所惡警陳柱友等十來人到黃秀英家強行抄家,搶劫走大量的大法真相資料,並強行撞爛黃秀英兒子的房門,進屋亂翻,後把老人綁架到看守所,又非法勞教一年,致使老人走了錯路,痛悔自己對不起師父。

二零零五年一天,中山市「六一零」和岐江派出所十多名惡人到黃秀英家,叫不開門,就到她媳婦單位威逼她媳婦回來叫門。黃秀英老人不知道他們的奸計,打開門後十幾個惡人衝進來強行抄家,非法抄走大量真相資料,又威逼黃秀英丈夫帶去岐江舊屋抄出護身符和真相資料,一幫人又劫持黃秀英丈夫回到西區現住處企圖綁架她。黃秀英老人關緊大門,堅決不開。這時黃秀英兒子、兒媳婦、孫子都下班、放學回來。半小時後惡人才離去。

幾年來,每逢節日和所謂的「敏感日」,岐江派出所惡警陳柱友都要強制黃秀英去或到她家騷擾,要求寫甚麼保證書,老人堅持講真相。惡人見動不了她,就強迫她丈夫、兒子到派出所洗腦、威脅、恐嚇,強制家人監控、轉化老人,並且還派專人到老人住處二十四小時蹲坑監視。惡人發現黃秀英老人不在家,就逼問她丈夫,甚至打電話或到她兒子單位逼她兒子找,強迫黃秀英丈夫、兒子看住她。

今年邪黨兩會期間,黃秀英老人不在家,公安多次電話騷擾她丈夫和兒子,要找她。二月六日,一天上門騷擾的有四批公安:岐江「六一零」和派出所一車人去了兩次,西區派出所、居委會一幫人去了兩次,黃秀英老人都不配合,不讓進屋。七日,岐江派出所打電話叫黃秀英兒子和丈夫去了一趟。丈夫回來後,鬼使神差的打開大門等候他們。黃秀英老人估計惡人要來,把門關上不讓他們進。他們果真來了,老人隔著鐵門(木門是開的)向他們講真相,他們進不了屋,都走了,退到樓下門崗。(整個兩會期間,岐江派出所又派專人二十四小時在樓下蹲坑監控。)當晚,老人被迫去了珠海女兒家。八日晚八時許,岐江派出所黃奕峰(此人替換了陳柱友)到家找她,其丈夫告知去珠海了。

黃秀英從珠海回來後去看被撬被抄的舊屋時黃奕峰跟到了那裏,並主動要求讓他出錢幫修好門。老人識破他的偽善,拒絕。後一連幾天黃秀英和丈夫天天去看舊屋,黃奕峰都跟著,形影不離,裝出很親熱很關心的樣子,還說要買兩把鎖頭給鎖門。黃秀英老人不願聽他說,遠離他獨自走,他便在其丈夫耳邊嘀咕甚麼。回家後丈夫就發牢騷,怨她姐妹倆修大法、被坐牢,還說「全中山市就剩你倆姐妹傻乎乎的」等怪話。

黃秀英家已買財產保險,去保險公司索賠,保險公司看了現場後,未肯賠款,不認可,覺的案情嚴重,要求提供公安查案的證明。但岐江派出所不肯出具證明。在黃秀英丈夫的強烈堅持下,只給了一張回執說查不到此案。當天下午黃奕峰到黃秀英家問為何至今不修好房門,又主動提出出錢幫修理。

從公安接到報案不調查不作為,以及黃奕峰的異常舉動,不能不使人想到是「六一零」和派出所惡人企圖迫害黃秀英老人而為。


岐江派出所電話:0760-23186999
黃奕峰所在警務室電話:0760-88821592
黃奕峰手機:1581998368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