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到隱藏的妒嫉心和爭鬥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學員,今年從大陸來到澳洲。

前幾天發正念時,我帶了一句:清除自己的妒嫉心。一會兒,天目看到一隻老鼠往地下跑,地下是一個老鼠窩,裏面有上千隻老鼠。老鼠窩的地上是一棟二層別墅,紅磚坡頂、窗明几淨,非常漂亮。由於巨大的老鼠窩,實際上別墅正面臨著傾倒的危險,而表面上一點也覺察不到。

師尊在《轉法輪》裏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 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過去大家可能 聽說過,阿彌陀佛講帶業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點,小來小去的帶業往生,再修煉,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絕對不行。」

我在大陸時,曾被非法勞教兩年多,明慧網上幾篇學員的文章,都提到了我被迫害的事。來到澳洲後,我打算申請難民。一個當地學員對我說:「你來了之後,都做甚麼了,就想拿身份、拿待遇?得過一段時間,看看再說。」我聽了很不高興,心想:「這人妒嫉心真強!勞教證明能偽造,但明慧網上的文章也證實了我被迫害的事。我符合澳洲難民申請的條件、澳洲政府都許可的事,怎麼在同修那裏,還認為不對了,甚至還想考驗我?舊勢力迫害大法學員的藉口不就是出於妒嫉、要考驗大法學員嗎?怎麼同修站到舊勢力那裏去了?」

拿到澳洲身份對我而言是一件重要的事,同修的話確實觸動了我。事後我認識到,我對同修產生了怨恨心。而且,我長期以來,忽略了修去妒嫉心。

妒嫉心隱藏在心裏,有時候成了一種思維習慣,確是難以察覺。

在大陸時,我在單位是出納員,會計坐我對面,單位裏誰發多少錢,我倆都知道。會計經常說:「某某憑甚麼發那麼多錢。」這時我一點也不動心,覺的自己沒有妒嫉心。一次會計說到我頭上來了:「你看某某,經常不來上班,還和你掙的一樣多,合理嗎?」這時我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了,覺的不合理,但並沒認識到這是妒嫉心。

來到澳洲後和同修一起發大紀元報紙,不知不覺就在想:「誰誰比我發的多,誰誰發不出去。」師尊在《轉法輪》中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

來到澳洲後,我進入了一所大學學習,上學第一天老師就布置了一項要和同伴一起在五週內完成的作業,我和一個越南女孩一組。過了幾週,我對這個越南女孩兒有了一些了解,就覺的找誰做同伴都比她強!為甚麼呢?我和她的作業根本沒有進展。我一提出想法,她就給否定了。她提出了很多想法,但她說完,就算了,根本不寫這個作業。這幾天,我才認識到,總否定別人不就是強烈的爭鬥心嗎?同時還有一顆顯示自己的心,我不經常是這個樣子嗎?

最後我想說的是,修去妒嫉心對大法弟子非常重要。妒嫉心、爭鬥心都來自於舊宇宙的「為私」,今天我們只有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個粒子、做證實法的事,才能從私中走出來,修去自身存在的舊宇宙不正的因素,從而走向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