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高傲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曾有一個高傲的心,從來看不起任何人。因為妒嫉,看不上比自己強的;因為不善,看不上比自己差的,別人超過自己心裏非常不舒服。因為自命不凡,自視清高,拒人於千里之外,也自然沒有甚麼朋友。我也很自私,從來很少伸手幫助別人,別人幫了自己,覺的應該,沒甚麼,沒有感恩之情,現在回想起來覺的那個自己真是個沒良心的人。修煉後開始的前幾年還只是從法中索取,從來沒有想到過感謝師父,由此可以看出我以前是多麼目中無人、多麼傲慢自私。

高傲,這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東西,在我修煉大法之前就跟著我。它曾經阻礙過我得法。它一次次把我與集體隔離開,把我孤立起來。

我曾是一個無神論者,誰談起神佛我從心眼裏笑話他。別人多次勸我修大法,我都哈哈大笑,有時反過來取笑他們一番,我就是師父說那種「下士」。我只崇拜「有學問的人」。慈悲的師父讓一位方圓十里內少有的一位研究生引導我走上修煉之路,可至今我卻想不起我們在一起談話的情景了。

得了大法,我不去學法點,因為我覺的和村裏一幫文盲、半文盲在一起學法「掉價」,我還在心裏嘲笑他們呢,覺的他們真不知天高地厚,大字不識幾個,居然還想成佛。他們想讓我去幫他們念一念大法書,我以各種藉口推托。因為自己並沒有認識到學法的重要,對法根本上沒有多少了解,有時偶爾去一次,也是帶著顯示心給學法點上的那些人念一點,並憑著自己在常人中學的那一點點東西,對法,對分子,宇宙,空間不懂裝懂的胡亂解釋一番,想讓大家說我「有學問」。這是我的又一個很大的執著,也是我摔跟頭的一個原因之一。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中我都是獨來獨往,沒想到過大法的事要與同修切磋,商量,使我與整體一間隔就是七年。

直到二零零五年,我才認識到我沒按師父要求去做,沒有和同修在一起集體修煉,沒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這才下決心歸正自己。

在去這個高傲之心,一點點溶入集體的過程中,有過剜心透骨的感受。我去了學法點,一位新學員不讓別人念,非要我念不可,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念,她就大聲喝斥我。開始我還忍,可她經常這樣,我念書的時候她還左瞪我一眼右瞪我一眼,還挑釁般的說些風涼話,於是我就頂她幾句。同修勸我說:你可別還嘴,要向內找找,要不,吵起來,哪像修煉人?還讓常人笑話。我想,自己沒錯呀,是她找我的碴,私下還和同修述說心中的不平。可她還那樣。有一天我忍不住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難道我在眾人面前,這樣像罪人一樣被人訓斥,才叫「忍」嗎,這不丟大法弟子的臉嗎,這不也丟師父的臉嗎?師父的弟子難道就是這樣低聲下氣才叫修嗎?這不是對師父的弟子的形像的損毀嗎?修了大法,就不要自尊心嗎?我把個人要去的執著,當成了干擾與迫害。

有一天,她又說我,我沒有給她指出說話要善,而是說:你花多少錢雇我給你念法,還要你奚落一番,我欠你的了嗎?過後我很後悔。過了幾天,她又說我,我心想,明天我不來了,我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自己在家裏學。

第二天學法時間到了,我不想去,可突然想起,這不是又和從前一樣了嗎?又被舊勢力隔開了嗎?於是我去了學法組。那天她對我很客氣。我心裏略寬慰了一些。一天,我對同修訴說委屈,說我對婆婆如何好,可婆家人不但沒人說我一句好,反而合夥欺負我。沒想到該同修卻說,「你以為你在家裏是老大嗎?人家只不過把你當女奴使喚。」說完還嘿嘿冷笑。她當眾這樣羞辱我,我非常氣憤,覺的我當好人,卻受到所有的人的欺負,準備回家讓婆婆走人。可那時我正在教婆婆修煉,趕走她那不正好上舊勢力的當了嗎?學了一天法,心情平衡了一點。就這樣很難受的忍著。一天一位同修問我,這幾天怎麼不見你頂撞某同修了?我又高傲的說:她甚麼層次?我要跟她一般見識,我不就跟她的水平一樣了嗎?其實還是心中不服。又一天,她又說我「當著那麼多同修伸胳膊伸腿,沒禮貌,一看就沒受過高人教育」,我在心裏說: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博古通今,那麼多文言文傳統故事,不都是我給大家解釋的嗎?一個文盲竟然嘲笑我沒受過高人教育。難道我還比不上你高嗎?我連文言文三國演義都快背下來了。

這時我突然悟到:「高人」,誰是高人?誰是真正的高人?是那些學者文豪嗎?難道是那些科學家嗎?當今只有我師父才是這宇宙中真正的高人。可再一想:我學法了,我可沒有按法的要求去做,沒按師父說的做,還是我行我素,我不就是和沒受過高人教育一樣嗎?修煉不等於是零嗎?我終於明白了,不光是伸胳膊伸腿,所有我的執著,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是只學了高人的法,卻沒按高人的法去做,這還不就是等於沒受高人傳教嗎?一切不都白學了嗎?我一下全明白了,我所有的做法的確都不符合法的標準,這位同修的話根本不是找碴,她每次說的話都指在我的執著上,只是自己太不悟,是師父借同修在幫我提高,而我在往外推,沒有向內找。有很多地方我沒按師父的法去做,離法太遠了。學了一點常人的東西,就認為自己「高」了,而這些恰恰是我修煉中的強大執著和障礙。稍微做好了一點,就要人說自己好,如果人家沒說好,便心裏憤憤不平,執著於名,看重面子和尊嚴。

從那以後,我在心中終於低下高傲的頭。我告訴自己,謙虛一點,寬容一點,誰說甚麼,儘量認真去聽,不要說話,對照去改,哪怕是發生在別人身上。高傲使我看不到同修的優點,同修們識字不多,但他們學到一點點法理,便牢牢記在心裏,能時時照著去做。師父說:「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所以他們沒有出過意外,而我呢,大法的事做了不少,因沒有修自己,還差點失去性命。

今天,我真的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也感謝同修真心的給我指出錯誤,幫我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