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舊勢力牢籠,快快走出來救度眾生

——我的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從小相信神佛,相信因果報應。曾經練過不少其它氣功,但練不多久,就看見動物之類,毛茸茸的,嚇的不敢練了,現在想來,那就是附體功。一九九六年大學二年級時,由於眼睛嚴重散光,一個月配了兩副眼鏡也不好使,心裏非常苦悶,偷著流淚,心想這要瞎了怎麼辦。這時,有人介紹讓我煉法輪功,《法輪功(修訂本)》看了一晚上,眼睛不疼了,好了,不用眼鏡了,我欣喜異常,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

勇猛精進

讀大學和上班的頭一年,我非常精進,煉功中看到蓮花、法輪、天梯等,在一次大型煉功時,看到滿天的神佛圍著師父,看到一扇門,開的特別大,當時還納悶兒,這門怎麼開的這麼大?師父說:「我說我開了一扇大門,其實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就看人心。」(《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剛修煉時喜歡煉功。一次在寢室煉動功,聽見窗戶外邊好像有成千上萬的人唧唧喳喳的說:「看她幹啥呢?」「看她幹啥呢?」當時嚇了一跳,後來才知道,那是牆上的那些水磨石粒在說話。一次煉靜功時,看到金剛、神佛之後,師父出現了,看著我,緊接著從我身體下游走了一大堆動物、植物一類的東西,由此我知道了在輪迴轉世中,我當過動物、植物。還有一次看到的是真實的歷史人物形像,一個接一個而來,速度非常快,儀態萬千,表情各異,有的哈哈大笑而來,我也知道他們是誰。

那時學法修心,向內找,非常精進,自己都感覺到突破的很快,但七二零之後,一切就都改變了。

深刻的教訓

七二零前一天我做夢,夢到了大學同學,醒來後決定回大學的煉功點看一看。到了那地方後已是中午,便到飯館吃飯,沒想到電視上正在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大法和師父,我對老闆說:「那上面說的都是假的,我是煉法輪功的,那些都是假的。」到同修家後就從同修家被公安局帶走了。當時我的念比較正,警察威脅剛想動手打我時,他手機響了,他出去後沒再回來。當時我的一念是:大法就是好,你就是挖個坑把我埋了,我也不怕。後來,本地警察和單位來車把我接了回去。

當時邪惡鋪天蓋地而來,後來悟的不對了,寫了所謂保證書,心裏很苦悶。放假在家時,一出門,有個燕子就飛來啄我,我得躲著它。一個月後,一位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的經文,後來這位同修被抓,便衣來找我。我當時沒了正念,把經文拿出來了。在警察和我談話做筆錄之前,我想:這渾濁的場所,真不願意呆。就這一念,我看到元神出去了,衝破陰霾,進入天空,留下人的這一面在對答呢。現在想來,當時已經邪悟了,師父說的「身神合一」我沒做到,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沒對自己負責,也就談不上對眾生負責,沒有了正念正行。我知道法好,不可能放棄,但有怕心,一聽到警車響,就心慌腿軟,在消極、無奈中等待著。

在這期間,偷著看一會兒書,煉一會兒功,不這樣,簡直難以活下去。一抱輪就看到自己抱著大蓮花,一看書,就感到內心堅強,忘了煩惱。在這期間,也看到了同修的難,但我想,那是個人的難,是他應過的關,當時悟的理,看到的現象,以為是正的,現在想想,那時就已經不對了,是按著舊宇宙的理在行事了,認為這一大難是在檢驗大法弟子,淘汰假修的,魔難一過,神佛大顯,常人的評價態度決定去留,有一種抱著雙肩,冷眼看世的冷漠,認為自己有自己的去向,常人愛怎樣就怎樣。其實,這正是舊宇宙的為私為我的特性,已經邪悟了。

隨著師父經文不斷的發表,我也在逐漸突破著,每當看到新經文,內心一震,噢,原來是這樣,就覺的開啟了一扇門,一扇沉重的門。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對一個常人社會民眾團體的迫害,不只是簡簡單單的對一個修煉者群體的迫害,這是宇宙中正與邪的較量,這也是在正法過程中所觸及到的那些個為私、為我、變異生命與正法本身進行的較量。」「現在不同了,法大,主要目地是宇宙正法,大法弟子表現出來的修煉狀態與過去那種以個人圓滿為目地的修煉完全不是一回事。」想想自己,悟的理,看的現象還立足在個人圓滿上,這怎麼能提高呢?

那時自己對煉功也不重視了,潛藏很深很深的不以為然,自以為是的態度,這正是舊勢力特點在我這兒的體現,這對一個修煉者是很危險的。對煉功不重視,就是對師父、對法不尊重,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對自己世界眾生的不負責。

精進正悟

認識到要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後,便開始發傳單。這經過了一個由怕到逐漸正念強大的過程。一次,我看到門、車都和我打招呼,說:「給我們留一份吧。」讓我給他們的主人留一份。後來不夠了,我說下一次吧。

發正念時,舊勢力也干擾,我看到自己越變越小,還發黑,發緊,沮喪的發不下去了,一連幾天,我都灰心喪氣的。一天悟到,這是舊勢力在破壞,是它演化出來的,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沒錯!就這一念衝破了干擾,再發正念就看到強大的功出去了。師父說:「很多學員一再想,證實法中我要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情況,我會做的更好。其實有一些個別開了天目的看到這些情況反而容易被干擾,個別人的執著使自己看到的情況成了干擾修煉與證實法的原因。所以我覺的,在這個期間大家能保證多學法是最好的辦法。作為每個大法弟子來講,一切事用法來衡量,就會走的更正,這樣看的見看不見的學員都不容易出現問題,因為有法在,就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管其它生命是甚麼狀態也好,千變萬化的各種複雜的表現都無法干擾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直到前不久,一位同修打電話約我出去講真相,我才做到放下自我。發正念時,我看到自己巨大無比,有種天清體透的感覺。以前做夢經常背一兜子東西,趕不上車。這次晚上做夢是在泥濘的道路上奮力前行,天上飛來的白色大雕,馱著我和女兒向前飛。放下了自我,也找到了根本執著──為私為我。在發正念中,一個堅實的黑核被炸開了,炸的四分五裂,炸去了為私為我的執著,也找到了慈悲,悟到了真、善、忍在我所在層次中的理:真就是講真相;講真相,救世人,是最大的善;在講真相中,遇到各種人,要有寬廣的胸懷,祥和的心態,才能糾正對方不正確的狀態,才能「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這就是忍。

從九九年到零九年,十年啊,師父一直慈悲的發表經文,破除舊理,告訴大家應走的路,喚醒迷途的神、世人、眾生與弟子,這個過程中,師父耗費了大量心血,為弟子著急。寫到這,禁不住熱淚翻滾,正如歌詞中所說:「醒來後,才發現是您一直拉著我的手。」而這牽手、看護的機緣,橫亙千古。

現在悟到,是凡在正法中沒做好的,有舊勢力干擾,也有後天養成的執著,從而放不下自我,想人為的符合自己的觀念去修,這不是真修,師父說:「宇宙裏面的生命怎麼能夠安排自己的未來呢?那是絕對不允許的。」(《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清醒》)「經過這場魔難,有的學員還不清醒,你就將錯過這一切。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修煉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只有無條件的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無條件的同化法,才是真修。不精進的同修啊,快清醒吧,師父在等著我們啊!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