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自身的變異是解決許多矛盾的根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生長在中國大陸的環境中,由於邪黨的統治,把中國幾千年的文明和傳統文化給破壞掉了,神給人規定的標準都遭到破壞和變異,很多做人的理念在我們心目中都是模糊不清的。

師父是來正法的,我們是在正法中修煉,我們今天所走的路是給未來留下的參照,因此我們的一切都應該是最正的。

「仁、 義、 禮、 智、 信」是師父在多次講法中被肯定了的做人之理,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卻發現自己在這些方面存在著許多不足,並有黨文化因素。由於這些因素導致了許多不該有的矛盾存在。

比如,我和我母親都是修煉的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有提高心性的因素在裏邊,每當我看到她抱著人的執著不放的時候,就很著急,總是不耐煩的、火躁躁的給她指出她存在的問題。

她說我說話就像一桿紮槍,她也不堪忍受我對她的態度,就再刺回來。就這樣我們時常一見面就爭爭鬥鬥的,有時甚至不歡而散。

我也多次下決心想改,可是一見面又不自覺的這樣了。我就找我自己這個爭鬥心,決心去掉這個爭鬥心。

後來我又冷靜的想,為甚麼我與其他同修說話交流時,可以善意的、 耐心的說,而對母親就不一樣了呢?這裏邊有一個情,覺的是自家人,好說,不用講究,怎麼痛快怎麼說,還有點著急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裏面反映出對情的執著。

一次看了同修的一篇文章,點醒了自己另外一面的不足。新唐人新年晚會上《精忠報國》這場戲中有一段,當岳母來到練兵場上時,全體岳家兵馬上肅然退下,岳飛在母親面前跪下來……。對照自己,看到了自身的變異──「不尊敬父母」。修煉人雖不執於世間的一切,不受常人法理的制約,能更大智慧的看透世間的因緣,不斷的用更高的法理要求自己,向上攀登,但在常人社會的形式上也不能破壞了常人的這層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越高的覺者越不破壞常人的理,一點不動。」

不是我在和母親之間去這個爭鬥心,而是我根本就不應該跟她鬥。她是長輩,最起碼我得尊敬她。就是站在同修的角度上看,我得修自己,遇到問題向內找,包括我所看到的聽到的。然後我可以在尊敬她的基礎上善意的和她交流。這是我要修的。

由此我也想到了我跟婆婆之間的關係。當常人時,我總覺的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她對我的不好。修煉後知道這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應該放下,可就是很難放下,就像常人一樣為了一口氣而活著。我也曾努力去修、 去做,可還是做不到,也很苦惱。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仇恨心、 報復心、 爭鬥心、 妒嫉心,清除它。

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在「禮」上做的不夠。過去我並沒有把她當作像父母一樣的來尊敬她和孝敬她,沒有擺正這些關係而做到我該做的,而是當作同輩之間的矛盾那樣去計較和爭鬥了。在古時兒媳要孝敬公婆,這是做人之理,今天的人類社會根本沒有這些理念了,在中國虐待公婆者比比皆是,這都是人類社會出現的變異現象。

還有與兄弟之間,過去在這些方面我也是感到很困惑。都是三、 四十歲的人了,聚到一起時,兩個弟弟對我不尊敬,隨便對我指責和支使,還不斷的挑我的毛病,我只一味的在忍,認為是給我提高心性。當然這裏面是有我要修的,可幾年了,老是這樣,有時我因不願忍受他們的態度,都不願和他們見面。直到後來我悟到是我自身的變異,導致了我空間場的不正,他們才這樣的。「恭敬兄長」和「愛護弟妹」是做人之理,是我沒有理清這些關係,一味的認為他們幫我提高心性。我是他們的姐姐,他們理應對我恭敬才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悟到後,有一次我只對他們一提示,他們便發生了變化,從此以後他們對我都是尊敬的,不再像從前那樣了,家庭中增加了祥和的氣氛。

我還看到周圍的同修在這些方面也存在著法理不清而被邪惡鑽空子的現象。有的同修給兒媳看著孩子,做著飯,還洗著衣服,每天辛辛苦苦的還不賺個好臉,覺的自己是個修煉人,應該忍,一味的忍,沒完沒了,還認為是在還業,三件事顧不上,默認了舊勢力安排的個人修煉的路,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家庭牢籠式的迫害。其實,做好三件事的同時,一切冤緣師父都會給予善解。

記的有一位同修談過這方面的體會,同修對子女說,我把你們教養大,已盡了責任,現在該是你們贍養父母的時候了,我煉功有了好的身體,不拖累你們已是你們的福氣,你們不能干涉我煉功了。這樣子女也都理解和支持。同修也可以拿出更多的時間做好救度眾生的事了。

還看到有一種情況,夫妻雙方都是修煉的人,可矛盾始終不能平服,雖然有師父安排的提高心性去執著的因素在,但也有許多是不該發生的,嚴重時干擾到該做的事。由於受邪黨宣傳的「男女都一樣」「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影響,中國大陸的女人許多都具有「女強人」的特點,這種「強」勁使家庭變的不和諧,女人總想管著男人,說了算。處處佔上風,有的覺的自己的能力比他強,對他的所說所做看不起、不服氣,爭強好勝。

從真、善、忍中派生出的女人的特性是柔。古時女人講柔順、順從。在家庭中,男人為主,女人為副,女人輔佐男人。即使是女人有能力、有本事,在表現形式上也得具有女人的特質:謙遜、溫柔、善解人意等,也得尊重男人在家庭中的地位。擺不正這些關係,也是造成許多不和諧因素的根源。

今天的人類社會,長輩與晚輩之間、男人與女人之間等等出現的這種陰陽反背現象,都是舊宇宙中天象帶動下而出現的,與高層生命的變異有著直接的關係,因此我們從自身做起,一切行為都要符合正法理,把這顛倒了的次序正過來,歸正自身的空間場,也是我們助師正法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