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一天同修到我家來辦事,順便說到了某同修被綁架一事,想去找別的同修去切磋如何營救,我聽了之後,沒怎麼搭話,也沒表甚麼態,表現很麻木,原因是,我不想參與此事,想依賴別的同修,心想,我就跟著發發正念,發發傳單,貼點小粘貼就行了,因為我以前曾經參與過營救同修的事,是很費心的、很辛苦的,既耽擱學法煉功,又影響正常工作和有序的家庭生活規律,還存在不安全因素等等,所以產生了怕苦怕累的念頭,不願挑這個頭,可是想想這個念頭也不對,再看看同修那種無助的表情時,內心感到很慚愧。

我捫心自問,如果被綁架的同修是我的親人,我會是這種表現嗎?肯定不會,那為甚麼對待別人會這般冷漠、麻木?很顯然,就是私心。這時師父的法在我腦中浮現「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是呀,我要按照大法要求歸正自己,做事先考慮他人,想到被抓的同修現在失去人身自由,也許正在遭受酷刑折磨,每分每秒都在痛苦的煎熬之中,此時此刻的同修多麼麼希望得到外面同修的幫助啊;再想想同修的親人那牽掛、擔心和焦慮不安的心情,又多麼希望我們伸出援手;再想想,那些警察在無知中對大法犯罪,把自己的生命擺在永遠毀滅的位置。我們早營救出同修一天,家裏的親人就早一天得到安寧,同修就早一天解除痛苦,多救一些眾生,警察就少犯一份罪。

想到這些,我的眼淚在往出湧,是師父的慈悲給了我善念,讓我放下了骯髒的私心。我馬上和同修切磋制定出營救方案。首先上網曝光邪惡;找被迫害同修的家屬配合向有關部門要人;找同修製作曝光邪惡的不乾膠粘貼和有針對性的勸善信等;告訴所有能告訴的同修發正念、發傳單、貼不乾膠;把惡人的電話發到海外,讓海外同修幫助打電話。方案制定出來了,接下來就由同修配合做著各項具體事情,我負責和家屬聯繫,由家屬親自出面向有關部門要人,然後及時了解家屬要人的情況,以便和同修切磋如何更好的配合家屬營救。

這樣經過十幾天的努力,同修終於被營救出來了。回想整個營救過程中說起來容易,可是做的過程是很難的,身體的付出,各種人心的衝撞,同修間在配合中的磨擦,方方面面的干擾,都在觸及著人心。如:在開始營救時,只有我們三個同修配合家屬營救,其中一個同修因家裏有事沒再參與近距離發正念,另一個同修因急著做真相資料,心也沒完全用在營救同修上,有時就剩我自己和家屬跑來跑去的,我心裏對同修這種營救態度有些不滿,家屬的心也很煩躁。針對這種情況,我們幾個同修切磋,在法上提高認識,必須用心營救,不求結果,只重過程,堅信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當整體配合很默契時,被綁架的同修從看守所送回派出所,此時都感到大法的超常。弟子走正了,師父就幫我們。我們仍然繼續發正念、寄信、貼不乾膠,可是兩天過去,人不但沒給放回來,卻給轉走了,又不知去向。怎麼辦?大法弟子學法向內找,為甚麼會這樣,一是產生歡喜心了,二還是有求結果的心,三是營救這個過程中對警察的慈悲不夠,他們也是我們要救度的眾生,不要把他們劃到我們的對立面去,他們是被利用的,既可憐又可悲,我們整體都認識到了這一點,我們用筆親自給他們寫信,有的同修給他們打電話,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善惡必有報,不要被利用來對大法犯罪,給自己留條生路。當我們的心態純淨,慈悲眾生時,我們的同修又回到了派出所。我們也深知這裏的眾生還需要進一步講清真相,不斷的純淨自己、不斷的發正念、不斷的講清真相,再加上被迫害同修本身的正念,終於闖出了魔窟。

我深深的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放下了執著,修去了人心,提高上來了,師父就把這件事情促成了,並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建立威德。謝謝師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