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理上切磋真相資料寫作的幾個原則問題(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真相資料的寫作,同樣是在開創未來的路,只有在大法的指導下才有可能出好作品,甚至流芳百世的典範,這是被一些同修忽視的。當前一些作品的不成功之處,恰恰是偏離法的部份,或者是偏離了法的要求造成的。

本文就當前作品、寫作的一些問題,結合以前的經驗教訓,在法理上與大家切磋,以期大家少走彎路,拿出水平不斷提高的作品來。這是修煉的昇華,也是歸正的問題。本文僅作為一篇心得體會,歡迎大家切磋指正。

一、真相資料切忌「講高」,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

「至於說高層修煉、神呀,你就別講了,常人很難能認識到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

當前有一些真相資料,「不由自主」地講「神」、「修神」,甚至沒有前面鋪墊、後面闡釋就說「法輪功是有神論」,法輪大法師父是法輪聖王下世度人的,由於中共惡黨的精神毒害,當今的中國大陸絕大部份人都是無神論者,他們不會相信,這樣反而把他們推遠了。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當前你們講真相中只要講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啊,惡黨對中國民眾人權的踐踏、對信仰自由的踐踏啊,講到惡黨歷史上對中國人的迫害、對世界各共產邪惡主義陣營民眾的迫害,現在同樣對大法弟子也是採取的同樣迫害,這就足矣了。」

大法弟子在面對面講真相的情況下,可以根據對方的接受程度、根基、悟性把握去講。而在大面積散發的書面真相資料中,我們就必須考慮到一般民眾的接受能力,不能講高。如果要講的話,都是很含蓄的,點到為止,不下結論,留有讓對方思考的餘地。如神韻晚會,那些較高的真相通過文藝形式來展現,悟性好的人看明白了,可能會因此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悟性一般的,會當作故事或者神話傳說,不會產生反感,而他只要看明白大法受迫害的部份內容和享受整台出色的文藝演出,感受大法的美好和純正,他也就得救了。

《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你講真相中稍微講高一點,我告訴大家,你就不是在救度眾生,你就是在往下邊推眾生。你不能講高,講高和講低這絕不只是簡簡單單一個把握的好不好的問題,是你救眾生還是毀眾生的問題,所以講真相的時候絕不能講高。」

還有個別資料,把師父的講法也搬到真相資料中,師父講法是講給大法弟子的,不是講給現在道德下滑的常人的。《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但是不能把我寫的、我說的印成傳單發。這些事情大家要儘量理智的做。為法負責、對救度眾生負責,也就是對自己負責。」

在師父一再強調不要講高的問題後,我們為甚麼還有學員會這樣呢?這不是表面上淡忘了師父的講法的問題,深層挖根,是對自我的執著、歡喜心、不理智、未能真正慈悲的為眾生考慮,從而擋住了對法理的同化。這個根不挖掉,很難不偏離法。

二、把握真相資料的主題,不要跑題,更不要四面出擊

有的資料觸及到了「進化論的信仰」,有的露骨地戳到了「無神論」的思想,還有的資料想過多改變常人「黨文化」思想,有不少資料把毛澤東直接當成了一個靶子、惡首……這都屬於講高了。

如果有人就是信仰進化論,但他同情法輪功,恨專制,他三退了,他能得救嗎?如果信仰無神論,他三退支持正義,他能得救嗎?如果有人崇拜毛澤東,痛恨當今腐敗黨,他三退了,他能得救嗎?

只要三退、反對迫害大法就能得救,因為救人的門檻就是這麼低。退黨聲明上就有人說「現在的黨再不是以前的黨了」,這個人認識很低,但是他退黨得救!對進化論的信仰、毛的崇拜,這個執著有些人根深蒂固,觸及到這麼頑固的東西有人會忘乎所以跟你吵架,這就把人擋住了,是我們人為地提高了門檻。

惡首、魔頭就是當今迫害大法的幾個魁首,對毛的認識是人自己的事,他看了《九評》自然明白,如果上來就把門檻提高到「反毛」的高度,有些人可能連《九評》都不看了。

誰都可以在良知的召喚下邁進救度之門,只要退黨就可以,不要刺激、戳他的信仰和偶像。這是最大限度的挽救眾生。普遍發送的小冊子,尤其要把握這個原則。

三、真相資料要讓常人喜聞樂見,關心愛看

《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既然不是大法的,那一定是常人社會的,所以要立足於常人社會。特別是你們要救度的是常人社會中的眾生,那麼你們就要更接近於常人社會,能使常人社會的民眾都來喜聞樂見你們的媒體,那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

作品能不能達到師父講的「喜聞樂見」的要求,能不能在社會上起到救度常人的作用,有人把在作品在大法相關網站上發表、審核通過當作一個完善的標準,那是遠遠不夠的,要拿到常人中接受實踐的檢驗。這個嚴格的證實過程是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最能使作者清醒的。但是如果一開始在寫作的立題、思路、手法、選材等等方面都符合大法對當今的要求的話,最終的檢驗一定會成功,反之就一定是教訓。

我們對事不對人,因為教訓本身也是留給後人的參照。紀實文學《靜水流深》、自傳《疾風勁草》、電影《震撼》為甚麼在常人中沒有市場?在當今難以起到救度常人的作用?技法的不成熟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離人太遠了,誰能共鳴?

不是不能展現大法弟子的神聖境界,《趙德文靈前顯神奇,令世人覺醒》就很成功。這篇以最接近常人的手法來展現的,以吸引常人的話題切入真相,人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四、選好題、把握好方向、在寫作中修自己,一定能在配合下拿出好作品。

很多投稿人不自信,以為業餘投稿人出不來經典作品,其實,這也是障礙自己能力的一個因素。其實業餘投稿人的作品中,已經有一些可成為後世典範的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僅舉:《給朝陽惡警郝乃峰家屬的一封公開信》。

這篇真相資料很對路,很接近常人,因為是當地人身邊的真事而吸引人。深入分析文章,樸實無華,大雅若俗。雖然在個別細節上尚有不足,但具備了像師父講的唐文化的那種「精細而又大氣」。根源上也是因為符合法的要求而成功,因為在法上的創作,才「下筆如有神」。

五、不要簡單的摘抄拼湊,沒有絕對完美的作品可抄,要按照大法的要求走出自己的路。

一句美聲唱法,一句西北風格,再來一句傣族情調……這樣南腔北調的歌誰愛聽?

摘抄拼湊的作品就是這樣,雖然一般人不能明確地說出來,看著也不舒服。摘抄拼湊的作品永遠超不過原作的境界,更談不上走出自己的路來了。專業的作曲家能譜出不同格調的曲子,專業作家也能寫出不同風格的作品,但是,決不會簡單的摘抄拼湊。所以我們在轉引其它文章的時候,除非有必要直接引用,否則至少要變換一下形式,用自己的話表達出來。

在寫作水平境界不斷提升中,會發現沒有絕對完美的作品,只有不斷提高的標準。如果咱們也不斷發現自己作品的不足,那也是寫作技法、水平的不斷提升,反之,那就是停步自滿。

六、枯燥的說教、一廂情願的填鴨式的灌輸,恰恰是黨文化的東西,是寫作的大忌。

《轉法輪》裏用了大量的典故、故事,初看的讀者都會覺得生動形像。文學作品有歷史文化的內涵,不但吸引人,能使深邃的主題變得通俗易懂。短影片《過去和現在的聖徒》就是一例,採用對比的手法,講基督徒的殉教的篇幅比例很大,講法輪功學員的堅忍只佔一半。但是,前者完全是後者鋪墊,使人更容易理解後者,因為有歷史文化的內涵,使得影片很吸引人。

而目前的真相資料,一些在枯燥地講大道理,有的通篇都在面面俱到地灌輸使作品散亂丟了主線,有的陷入老學究式下定義式的思辯,甚至還有填鴨式的真相問答……這些有的是實證科學中最不吸引人的手法,還有的黨文化的灌輸風格烙印。

還有一個普遍現象,幾乎每篇迫害事例後都有一段甚至更多的「正告惡人」的話。這不是不可以,但閱讀我們資料的大多數人是受謊言毒害的一般民眾,我們的資料是面向他們講真相,花大量筆墨「正告」、「警示」惡人,不僅浪費了我們寶貴的篇幅,而且會讓常人看了覺得這不是寫給他的,與他無關,有的「正告」中還夾雜了情緒,也起不到好的作用。我們的迫害案例報導,應該向專業的新聞報導靠攏,以第三者的身份敘述,理性客觀,平實到位,突出新聞點。至於惡人,可以在報導中寫出迫害者的相關訊息,或簡要的警示,即起到了曝光、震懾和善勸的作用。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