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德清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害死(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四川省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退休職工、大法弟子謝德清,被中共惡警綁架,劫持在所謂「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不到一個月,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難咽,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被扔回家中僅僅四天,便於2009年5月27日晚上含冤去世。其妻余勤芳仍被非法關押在所謂「法制教育中心」遭受迫害。


被綁架前的謝德清、余勤芳夫婦

一、再次遭綁架劫持迫害

謝德清,男、69歲,家住成都市清江東路188號,是成勘院科研所的一名病退職工;其妻余勤芳,現年67歲,是成勘院的退休職工。夫妻二人自從九六年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以來,全身的病痛都不治而癒,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更為單位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


謝德清被迫害的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咽

謝德清被迫害得心絞痛痛苦難忍,在床上艱難的想轉動身體。

2009年4月29日上午11點,謝德清在成都市高新區中共惡黨法院附近被成勘院、科研所派出保衛處方國富等人員配合府南街道辦事處、府南派出所將謝德清非法綁架,當時中共惡黨法院在非法庭審重慶大法弟子陳昌元。同時被綁架的還有謝德清的夫人、67歲的大法弟子余勤芳。謝德清被劫持到所謂「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

在所謂「法制教育中心」被非法關押的短短二十多天中,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咽,並伴有嚴重的心絞痛。所謂的「監管人員」殷得財、包小牧、王洪強等採用了外界百姓難以知曉的毒藥、毒水及下毒方式,將謝德清迫害到如此嚴重狀況,又欲推脫殺人害命的罪責,於5月23日晚上又讓成勘院保衛處方國富等人將謝德清從洗腦班拉回,扔到家裏。

在隨後的四天時間內,謝德清老人多數時間處於昏迷狀態,稍微清醒時又因心絞痛難忍,滿臉痛苦,在床上艱難的想轉動身體。5月27日晚上10點15分左右,飽受折磨的近七旬的大法弟子謝德清含冤去世。

現在,謝德清的遺體仍停在成都勘測設計院家中。在成都勘測設計院大門口附近,有多輛派出所、610和國保大隊的小車和眾多便衣,門口守衛有綜治辦和保衛處的人員,對進入的人員和車輛進行盤查。邪惡將一個好人迫害致死,想掩蓋其罪惡,害怕世人知道真相。

二、十年來一直受遭迫害,家破人亡、流離失所

自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謝德清、余勤芳老倆口由於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十年來一直受到成都市青羊區公安分局、府南街道辦事處、府南派出所、成勘院、科研所及家委會的長期監視、盯梢、跟蹤、抄家、罰款、送洗腦班、送拘留所等迫害。

2005年9月19日,成都府南辦事處610頭目尹雲打電話給謝德清,謊稱給他的兒子安排工作,叫其夫妻倆第二天到辦事處一趟。謝德清為了再次去給尹雲講真相,不要再作惡人,將來有一個好的去處就去了。沒有想到辦事處,派出所一夥邪惡之徒早安排好了一大群警察、便衣。謝德清一到辦事處就被他們強行綁架了,並馬上送到成都新津洗腦班,酷刑迫害致生命垂危。

謝德清的妻子余勤芳因回老家探親,免遭此劫,卻有家不能歸,被迫流離失所,過著飢寒交迫的流離失所的生活。

其兒媳張紅不堪國安特務的跟蹤、監視、恐嚇、騷擾,不久就含冤離世,使一個圓滿的家庭已家破人亡。洗腦班不但不放謝德清回去辦理後事,還以此來加大對謝德清的身心迫害。

謝德清從新津洗腦班回家之後,與他妻子被迫害長期流離失所。即使這樣惡人也不放過,成勘院、科研所還於2009年3月份開始扣留他們的退休工資。

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

1、成都勘測設計院惡人為私利積極迫害好人

2009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陳昌元被中共邪黨的政法部門於成都高新區法院非法庭審迫害,謝德清夫婦準備到法庭旁聽,惡黨不但不准他人旁聽,進行黑箱操作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法院外綁架了大法弟子謝德清夫婦。

據悉,09年4月29日上午,中國水電顧問集團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科研所派出保衛處方國富等人員配合府南街道辦事處、府南派出所在成都市高新區法院附近將謝德清、余勤芳夫婦非法綁架,並直接送新津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

長期以來,水電院、成勘院黨委(書記、副書記)、組織部(部長)、保衛處和退休辦個別人員積極配合中共邪黨、充當江氏邪教流氓犯罪集團幫兇,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種種罪行。如水電院內職工、大法弟子朱學智腿被打傷後送在五馬坪監獄被非法勞改五年(明慧網曾報導),現仍被扣發工資。其他許多大法弟子也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甚至被限制出門,連大法弟子的家人外出也被盯梢盤查,承受著方方面面的重壓。水電院、成勘院黨委採用電話監聽、流氓騷擾的方式從來也沒停止過。對院內職工也進行著嚴密的監控,不計其數的攝像裝置布滿了院內每一角落。

當謝德清余勤芳夫婦被綁架後,水電院、成勘院的書記們興奮的大叫「抓的好,抓的好!」長期以來,水電院、成勘院的書記們緊跟江氏流氓集團,按照「三個呆婊」,不遺餘力推行迫害政策,為個人撈了不少「好處」。

2、邪惡的黑窩──「成都法制教育中心」

在所謂「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短短20多天後,原本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謝德清便被非法關押迫害的骨瘦如柴不成人樣、小便失禁、滴水難咽、心絞痛,到底發生了甚麼呢?外界難以知道。從謝德清吃力而斷斷續續的敘述中,他的家人得知,洗腦班曾給他注射和輸入了不明藥物。

這個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位於成都市新津縣花橋鎮蔡灣,花費大約五百多萬元,由原某空軍部隊研究地改建而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強制洗腦班。新津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綁架、編造誹謗謊言、偽善欺騙、軟硬兼施、肉體折磨、猛烈精神刺激、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飯菜、開水裏放破壞性藥物、野蠻灌食、敲詐勒索、騷擾、威脅、恐嚇……,用盡流氓、下三爛黑幫手段,致使法輪功學員瘋、殘、病、痴呆、死亡,而中共不負任何的法律責任。

在新津洗腦班被迫害致死的就有成都雙流縣70多歲的大法弟子鄧淑芬、成都雙流縣67歲的法輪功學員李曉文(女)、成都市新都區53歲大法弟子劉生樂(女)等,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劉英、譚紹蘭等難以統計的大法弟子。據內部透露,上千名法輪功學員曾在此遭受洗腦。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等待惡人的嚴厲惡報即將來臨!

3、成都府南社區惡人惡警狼狽為奸

府南派出所與街道辦的惡人惡警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們不但長期派人跟蹤、監視、綁架、勞教、勞改轄區內的大法弟子,還與單位勾結扣除大法弟子的退休工資。本轄區內還有大法弟子黃敏迫被害致死。

大法弟子謝德清、余勤芳夫婦也曾長期被府南社區惡人惡警迫害。4月29日對謝德清、余勤芳夫婦的非法綁架就有他們積極參與,併合謀將謝德清、余勤芳夫婦送至新津洗腦班迫害,最後導致將大法弟子謝德清迫害致死。

4、背後的黑手

5月23日,將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謝德清扔回家中的除成勘院保衛處的方國富等人外,還有中共邪黨政法委(610)的人員、估計是成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小組的成員,而通知府南派出所和成勘院到高新區法院外綁架謝德清余勤芳夫婦的也是成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小組。

迫害十年來,成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小組成員一直在秘密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們對成都市包括郊區縣的大法弟子、甚至全省的大法弟子的情況最了解,他們派特務用蹲坑、跟蹤、監聽等方式收集資料、直接操控派出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直接操控派出所、檢察院、法院對大法弟子非法關押、勞教、判刑,用他們的話講:他們有尚方寶劍、對大法弟子有生殺大權。成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大多與他們有直接責任。


參與迫害的相關部門與責任人

一、成都市政法委(610辦公室)

成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小組

二、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腦班)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津縣花橋鎮蔡灣
李 峰:主任,來自成都市委610辦。
殷舜堯:原名殷得財,洗腦科(所謂「教育科」)科長; 新津縣興義鄉人; 曾在新津縣法院上班; 妻子余磊,新津築路機械廠財務員工。
包小牧(女):現洗腦科副科長,長春人; 西南民院研究生畢業;家住新津,丈夫在新津司法局工作。
王洪強:四川大邑縣人,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強制洗腦特別賣力;妻子在成都一所小學教書,名叫李莉。
徐 丹:洗腦班洗腦人員,彭州人,曾在彭州市一鄉政府工作。
王秀琴(女):洗腦班洗腦人員,原在川棉廠上班。
黃忠智、吳亞波、陳松濤、蔣宏亮、胡思學:均為洗腦班洗腦人員。

三、成勘院(全稱為:中國水電顧問集團成都勘測設計研究院)

地 址: 中國成都浣花北路一號,郵編:610072
電 話: 028-87399333、87399222
傳 真: 028-87329997
E-mail: chidi@chidi.com.cn

成勘院院保衛處處長:方國富(直接參與迫害) 1568833083、13908210800
成勘院院家委會主任:潘三妹(直接參與迫害) 13880020617、028-87315521(家)
院 長:鄭聲安(直接參與迫害)
副院長:章建躍、陳五一、黃河、職小前
黨委書記:張小慶(直接參與迫害) 副書記:胡志洪
總工程師:王仁坤
副總工:余挺、周鐘、葉發明、楊建
院長辦公室主任:張 傑
技術管理部主任:乃 寒
項目管理部副主任:張澤武
科學研究所所長:王建洪028-87318672

四、石人南路社區
石人街道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尹雲(直接參與迫害)13808084378
府南派出所(石人西路38號)028-87311983
戶籍 萬新13668170372 馮國剛13980760570
警務室028-87310302
石人街道辦事處(石人西路36號)87312884、87312118、87318890、87319254、87324144、87312353、87312655
石人南路社區主任 王琮(女)13668290899、028-8291920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