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鏡子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前不久,家人的一件事需要我向某個人徵求意見。在我的印象中,這個人很刁滑,說話陰陽怪氣。所以每次遇見他,我也是把心關上,再說些言不由衷的話應付一下。

這次和他見面之前我琢磨怎樣智慧的對他,這念頭一出覺的不對,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做事的標準是真善忍。所以我決定無論他表現的怎樣刁滑,我都要坦誠相對,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來。結果在實際交談中,我發現他臉上的笑容,像孩子般的單純,說話也樸實大方。我感覺這就是慈悲的力量,「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

事後我看三七五期《明慧週刊》時,同修交流文章的一段話讓我對這件事有了新的體悟。我以他為鏡,深深的向內找,我發現自己那種自命清高的心理狀態,時常伴隨我的舉止言談;要求別人尊重自己,喜歡受人恭維的虛榮心經常讓人敬而遠之。這些心在另外空間裏也是有能量的,它干擾了別人,也沖淡了我的善心。是自己這些不好的心使別人也拿出了惡的東西。

這以人為鏡找自己的過程,使我感受到師父要我們遇事向內找的玄妙,我悟到:遇事找自己,就能發現自己的執著,如果能把它放下,那問題的結不解自開,同時也會體現到天高地闊一身輕的愉快。這就是修煉,就是層次的突破。

有了以上這些感悟,又讓我想起前不久我們當地兩位協調人之間發生的事:甲乙兩位同修都是當地得法很早的大法弟子。得法後他們都為洪法、證實法付出很多。近來在整體配合上,甲不支持乙的做法,使乙對甲產生誤解。我聽到此事後表面上覺的這是協調人的事,與己無關,但時常在思想中分辨誰是誰非,我認同甲同修。

乙同修的做法我覺的有些偏激,很多做法都是常人中的東西,把整體配合弄得像是帶領大夥搞運動。比如熱衷於了解某個同修和誰配合,哪個項目都有誰參加,像是要建立學員名冊,檔案館,繪製聯絡圖的架式。如遇同修不能滿足他的提問,他總是用「對方不合作」的說法,忽視了找自己,久而久之,他失去了同修們的信任。從而又產生出妒嫉和怨恨。怨恨和妒嫉也是不好的物質,隨著它的產生這些物質就會在一定的空間場之內對同修、對個人、對整體起著干擾作用。

原來我只是對照個人理解的法理,找了一番他的不足。我心裏有了結論:乙同修真該改變一下自己了。當我有了前面提到的對著鏡子修自己的經歷後,我又把這事兒當鏡子,拿著它,照自己。果然發現兩位協調人的事也反映出我要修去的東西。比如我相信甲同修,當然他法學的好、修得紮實是一方面,而我對他的信任不是完全站在法上。我和他的配合,某些程度上是看中了他做事平穩、修口,與他共事安全。

乙同修為證實法做了很多工作,由於容易偏激一度走過彎路,也曾給整體造成損失,直到我動手寫這篇體會之前我對他的過失一直耿耿於懷,多年來一直迴避他,如得知誰和他交往我就對誰有戒備心甚至遠離他。向內找,這是一個怕心,怕他出事連累自己,怕自己法理不清跟他走偏。這種信念和行為,起到間隔同修、瓦解整體合力的作用,是不正確狀態。這種行為也是人為的放縱不正的因素,也是舊勢力的迫害因素所希望的。

認清這些敗壞的物質,我的思路清晰,也感到責任重大,隨之從內心深處生出正念:我是整體中的一個粒子要按照師父的要求,正法的需要隨時圓容著整體。記住師父的叮囑,「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針對整體配合這個問題,我建議同修認真讀一讀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項目,大道無形有整體》及師父的評註。同時也希望我們同修之間經常提醒──哎! 遇事咱別忘了修自己!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 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