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獄中得法學員的修行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大約九年前在一種特殊的環境中──獄中得法的。小時候家人身體都不好,為了支撐這個家,十幾歲開始學做裁剪,靠著自己的手藝和勤奮,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後來成立了實體公司,越做越大。自己雖然當了許多年的法人代表,但文化水平低,對法律也一直沒有鑽研,後來遭人陷害吃了官司,被判處了長達十幾年的徒刑。

剛到看守所的時候,自己根本平靜不下來,無法面對現實,悲觀、絕望和氣憤,心裏充滿了死的念頭,平時向獄醫要的安眠藥片都收藏了起來。在看守所三個月左右的一天晚上,我心臟病突然復發,我請求警察帶我去醫院檢查,但警察對我的態度很惡劣不帶我去,我感覺很悲憤,感覺萬念俱灰,便偷偷抓了一把安眠藥嚥下去,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不曾想第二天早上我醒過來了,身體也沒有甚麼大的不良反應。我覺得很奇怪,思想裏有一個念頭:是不是有人在救我啊?後來我把這事告訴一位大法弟子(當時看守所裏也非法關押了許多法輪功學員),他告訴我是大法師父救了我,「因為每位學員都有師父法身在管,我們師父就是教人向善來救人度人的,我們師父說過人是不能殺生也不能自殺的,見你在難處所以就救了你吧。」當時我聽了就明白了,我想許多常人是在害我整我要我死,而神在救我,那麼我想剩餘的時間我就要跟師父走,把我的心都放到學法修煉上。(在前面幾個月裏同監室的大法學員也一直在向我洪法,但我好像直到這時才真正領悟。)

之後,那位大法弟子就教我背《洪吟》和一些經文。我怕自己記不住,這位學員告訴我,「只要你自己想記師父就會讓你記住。」 我每天學幾首《洪吟》上的詩,學的都記住了。

學了半個月左右,一天中午睡午覺,我身體很冷,蓋上被子還冷,老學員告訴我這是在消業,是好事不要怕,我就不怕了。接下來煉習打坐,我剛坐下,把我的手打出去後,就發現我的手熱乎乎的,有東西在身上轉動,一會兒我好像腳沒有了,手沒有了,身體也沒有了,好像身體很輕的飄起來了,我只知道我的手在結印打著坐。忽然我看到了外面的景象,看到了山山水水的風景,看到了一片片的雲彩,那時我就好像飄在空中一樣,我就想我是否還住在監室裏啊,我就睜開眼,那些景象就沒有了。我問了其他學員,才知道是自己的天目開了。從那之後,我每天學法煉功,聽老學員講述師父的法,由於我在這種特殊環境下得法的,沒有看過師父的書,我只能向進到看守所的學員學,他們背的出甚麼就背給我聽,我也努力的背下來。

學法前,身體有很多病,像腦梗塞、心臟病、膽結石、高血壓等等,還有車禍造成的腰椎骨骨折遺留的腰痛,當時臉上還出現了很多黑斑,每天都要吃很多的藥。在煉功不久,我就感覺身體無比的舒適輕鬆,臉上的黑斑漸漸褪去,變化非常明顯,再也沒有吃過藥。同監室的人和警察看到後都很受觸動,有許多犯人和有的警察當時也表示以後要學法輪功。

兩個月後的一天,看守所的有關領導找我問話,給我施加很多壓力,叫我馬上停止學法煉功,否則就威脅我要報上去給我加刑。我回答他們:我常人的生命已經死了,是大法師父救了我,所以我就要跟著師父走,你們如果加刑就加,我不怕。從那以後,我更加精進的學法煉功,並向新進來的人洪法。沒過多久,師父見我沒有讀過書,就把我的天目打開,讓我在天目裏看大法書中的內容,還有另外空間的、地下、海底的許多東西,我都看到了。這使我更加有信心學法。在惡警的多次迫害壓力下,我沒有動搖對大法的堅信,一直堅持下來。

後來轉到監獄後,那裏的環境不能煉功,我只能不放鬆自己學法,邊幹活邊背書,修自己心性,還不斷的給大家洪法。由於在勞動技術上我能力比較強,又因為自己是修煉人,處處用大法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事以身作則,無論發生甚麼事,我都先找自己的原因,和其他室友都比較和睦,這給大家洪法就更方便了。

記得有一年師父生日那天,我雙手合十向師父表達心中的敬意和祝福,被同監室的看到報告給了監獄隊長。為此大、中、小隊隊長都多次找我談話,要我寫檢查,強迫我寫不再學法的東西。在高壓威逼下,我非常冷靜的回答他們要給我三天時間考慮。三天後,我交上去一份講真相的體會文章,寫我在甚麼情況下得法的,是師父救了我的生命,自我得法後我的身體好了,把我的身體感受和天目裏看到的一些東西都寫上去了。後來隊長們又多次找我談話和施加壓力,還讓人二十四小時看著我。我都不怕,因為我已經把生命都放下了,更不怕這些。另外其它方面我做的都比較好,所以他們也無可奈何。

後來為了此事,我被調到生產大隊,生產大隊的勞役要比新手大隊重幾倍,每天做勞役要做到半夜一兩點才能休息,有很多老學員在這種高壓迫害下受不了了,寫了「悔過書」之類的東西。我知道後心裏很難受,我心裏想,雖然我是個新學員,是因為經濟案件進來的,但我一定要堅信大法珍惜修煉機緣,好好學法消業,要還清自己欠的業債,吃苦就能消業,吃多少苦我都不怕。隊長多次找我談話,但看我比較堅定也就只好說尊重我的信仰,但叫我不要教別人等等。

在近十年的牢獄生活中,在這種特殊的高壓迫害環境中,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想我應該為大法做一些事情,所以堅持不斷的給大家講真相,後來還做三退工作。

由於我被人構陷入獄,我辛辛苦苦經營了幾十年的企業沒有了,我幾乎所有的財產都被非法剝奪了,自己的幾處住房也被人佔有了,數千萬的賬款也成了壞賬要不回來。可是我都不怕,我想我學了大法,有師父在,我相信師父不會讓我一個大法弟子流落街頭的。

從監獄裏出來後,生活比較艱苦,無家無業,暫時住在親人家裏,別人欠我的錢也要不回來,打官司要房子也沒有錢,在這種情況下,我想可能是我哪輩子欠了人家的,這輩子用這種方式來償還,如果我不欠他們的,那他們也要給我德,所以我把這些事情也看淡了。

因為我是新學員,我要把時間都放在學法煉功上,好好學法煉功,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看到師父的照片,看到了師父的書,這是我幾年來日夜盼望的事,現在我終於盼到了。我看到師父在各地講法的書和錄像,我非常激動。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感謝獄中那些大法弟子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況下還努力為我的得法和提高所做的一切努力和付出。

雖然現在生活上比較困難,但我會堅定實修,用一顆真誠的心來學,做一個真修弟子。 我還要努力向老學員學習,多去自己的執著心,堅持發正念,多做講真相洪法的事。

層次所限,所悟如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