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得法修煉的特殊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5日】我始終感激師父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洪大,才使我這個因被前夫牽連而進了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有幸得聞大法,並開始了與眾不同的修煉道路。

那是2000年的7月6日,我因涉嫌詐騙的罪名被關押進看守所,抓我時孩子的父親已早於20天前被關押。8歲的女兒正在學校,警察不顧我那年幼的女兒無人照管,而且沒有我犯罪證據的情況下,僅憑女兒父親的供詞就把我非法關押。可以想像當時作為一個常人的我是多麼的無助、絕望。一想到年幼的女兒無人照管,放學後無家可歸將是……

失去自由的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在看守所裏整日以淚洗面,只幾天的時間人就已瘦的皮包骨了。這時我來到了三大隊的2號房,遇到了法輪功學員唐亞琦。她知道我的情況後很關心我,和我聊天、安慰我,自然我也很喜歡和她在一起。她每天中午煉靜功,我就在她身邊呆著。有一天她正打坐,我在一旁感覺自己身體在冒涼風,等她結束了我就把自己的感受講給了她,她說我太敏感了,這是好現象。又把《論語》寫給我叫我背,每天把她自己能記住的《轉法輪》的內容儘量詳細的講給我,使我對這部神奇的大法有一個大概的了解。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學會了四套動功。

從此,我開始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開始了我在看守所裏的修煉。當時我還是犯罪嫌疑人,也就是說還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我有罪,當時是法輪功被打壓最厲害的時候,同監舍的一些好心的普通犯人就勸我說:你這一個罪名還沒洗清,女兒在外面生死都不知道,又煉這個政府不允許的法輪功,你不要女兒了?不想出去了?被看守所的警察知道,再給你來個二罪歸一,你不是罪上加罪嗎!聽了這話我聯想到自己的遭遇,覺得雖然現在煉法輪功的被打壓,但他們是好人啊,像我的情況,如果在一個民主國家是不會在幼子無人照管、證據不充份的情況下把人關押起來的,那時就覺得這個政府是不講道理的。

在當時,就憑煉法輪功這一點就可以定我有罪的情況下,我還是開始了我艱難的修煉道路。大約在2000年9月中旬,離唐亞琦1年勞教期滿僅20幾天的時候,唐亞琦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這意味著到期不放她了。當唐亞琦離開2房那一刻,我倒下了,即為她不能獲得自由而難過,又為自己身邊沒有大法弟子而著急。我才剛剛開始修煉一個多月,關於修煉的事很多都不明白。可沒過20分鐘就又進來一位大法弟子,當時我別提有多高興了,深感這是師父的慈悲,在時刻看護著我。

但這位大法弟子卻不敢在房裏煉功,我就在晚上坐板看電視時鼓勵她說:我是刑事犯都敢天天煉功,你就是為煉法輪功進來的,還有甚麼不敢煉的。當時我正在散盤坐著,說完這話身體就被定住了,身體像大海的波浪一樣,被氣機推著想停想動都不行,後來看法才知道那是師父在從最微觀給我調整身體。房間裏二十多人的目光都被我這神奇景象吸引了,當時就有人表示要煉法輪功。

在修煉之前我有過敏性鼻炎、皮膚過敏、頭痛失眠、頸椎骨質增生、心臟病、胃病、內分泌失調、風濕等疾病。這些困擾我多年的疾病隨著我修煉不知不覺的都消失了。在2000年12月份的一天,因我早上煉功被警察姚冬梅發現,伴隨著一頓惡毒的辱罵後,我被帶上了手銬,這時同房被關押的人就勸我說:去向管教認個錯,把手銬摘下來就沒事了。可我心裏想我煉功沒有觸犯法律,又沒妨礙別人,錯在哪裏呀?由於我沒有認錯,這手銬一帶就是十天十夜才摘掉。經過這件事不但沒使我動搖反而更使我堅定了修煉。在監舍裏普通犯人吸煙喝酒這些真正觸犯監規的事,警察不但不管還給提供方便,而我煉功沒違犯監規卻被戴手銬,這不明擺著是非不分嗎!

6個月後,我才被正式判2年有期徒刑,依據是女兒的父親說我知道此事。我曾問辦案人員根據甚麼判我,對方反問我,你和他是原配夫妻嗎?你們離婚了嗎?所以嘛,你們即是原配夫妻又沒離婚,他會陷害你嗎?所以他說你知道你一定知道了。這就是判我兩年的理由。快到一年了才可以見家人,見到哥哥姐姐才知道女兒因我被抓已失學一年了,寄養在哥哥家裏。顯然由於太大的心理壓力,孩子已明顯的生長不正常了,得知女兒失學的事我心裏難過極了,哭了幾天幾夜,如果不是當時已修煉法輪功,即使不自殺也會精神崩潰的。

接下來發生的事使我對師對法更堅定了,按常規在看守所裏一年以上的刑期都要送監獄,而我剛好還有一年的刑期,符合投監條件,可監獄又累又嚴,我這種情況到監獄就意味著不能再修煉,可送我去監獄的手續不知丟到哪裏去了,這樣我就可以留在看守所了,這在常人是要家裏花好多錢才能辦到的。我意識到這是師父慈悲與我,使我能繼續修煉下去。判完刑留在看守所的犯人可以到外面去幹活,但由於我煉法輪功警察不許我到監舍外面,怕我給其他監舍的法輪功學員傳經文。因為在監舍裏煉功、看經文、發正念,我被管房警察多次辱罵、踢打、罰蹲,並侮辱性搜身。那種生不如死的心情不是親身經歷無法想像。

在瀋陽市看守所關押兩年,是我一生最恥辱的兩年,在那裏受到非人的待遇,人格的侮辱。但又是我最榮耀的兩年,我在那樣特殊的環境得了大法,而且堅定的修煉下去直到現在。

2002年7月我刑滿回來見到的女兒竟是這個樣子:個子比同齡的孩子矮半頭,雙手雙腳的指甲都沒有,頭髮也一半是白的,晚上躺在床上要一兩個小時才能睡著,可憐的孩子這兩年她究竟經歷了甚麼?當時正好是假期,我就每天讓她聽師父的講法,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孩子就有了根本的改變。頭髮也變黑了,上床後很快就能睡著了,指甲也長出來了,而且變的比原來漂亮很多。使我再一次親身見證大法的神奇。

國內的大法弟子如果是99年7.20以前修煉的幾乎無一例外的都在公安局掛了號,出入家門都有人監視的,想做向世人講清真相的事其危險性和難度就可想而知了。但我是在那樣的情況得的法,不在被監視範圍,因我要撫養女兒,還要工作,所以講真相的材料就隨身攜帶,每天是走到哪就發到哪、講到哪、寫到哪,從2002年7月份出來後就一天也沒停過,所有和我接觸的人都從我這裏知道了大法的真相,多數都聲明了三退。

我一直以為自己得法晚,警察那裏沒掛號,方便做更多講真相的事,但是在2005年中旬的一天,一位同修告訴我,我的電話被監聽了。沒過幾天,我租房的房主某某某就告訴我搬走,說她的房子賣掉了。(我出來後因考慮當時在那種情況下被抓走,覺得無臉見人,就和女兒在別的地方租房住)我搬走後,房主告訴我是因為瀋陽市公安局的人到她那裏調查我煉法輪功的事,她怕惹麻煩所以叫我搬走。我原以為自己沒被掛號,但現在看也是處在危險當中,我不想女兒第二次成為孤兒,我也不想二次失去自由,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含淚帶女兒背井離鄉來到國外。

這些本應早就講出來的,但我卻由於人心的執著,怕別人不理解,怕被人知道這段往事而歧視自己,所以幾次想寫出來在明慧發表,幾次又停了下來。即使後來離開大陸,到了國外仍沒有勇氣說出來,直到最近師父在加拿大講法講到「我得給你設一些關,讓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關一關的你不斷的放下執著與人心,那些東西在不同的關中你都帶不進去。」

我要感謝慈悲的師父的點化,感謝那些給我勇氣講出此事的人,寫到此又一件神奇的事發生了,我的兩個腳踝不明原因腫脹多日,一直不好,現在卻一點也不腫了,在這裏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謝謝!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