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難回誰之罪?

——中共再現流氓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初以移民身份定居加拿大。之後,我平靜的工作、學習,並於二零零四年獲得博士學位。自一九九七年底開始,我修煉法輪功至今。

我出國的原因之一是:看到國內貪腐現象蔓延至高等學校並且愈演愈烈;深思、求索之後,我認定根本原因是信仰缺失的問題,而在國內我沒有找到答案。在加拿大有幸了解自中國傳出的法輪大法,知道了人應該按照「真、善、忍」做人的道理,並且通過煉功,祛除了長期困擾我的好幾種慢性疾病(如肩周炎、胃炎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讓我看到了中華民族面臨的災難,也看到了自己作為受益者、知情者的責任,當然我也看到了堅持真理面臨的危險。我盡自己的能力,利用可能的條件向人們介紹法輪大法美好的事實、在大陸發生的對修煉者的迫害真相。

一九九九年底,我在聖誕節假期間回國探望父母。在深圳海關,我得知自己上了黑名單,我被以「攜帶違禁書刊」的罪名拘禁兩天。返回加拿大前,我計劃先去北京到信訪辦公室遞交一封我自己起草的呼籲信,然後再南下深圳出境。但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八點左右,我在一個沒有標誌的平房前問路時,被裏面出來的警察拘捕──僅僅因為我承認自己修煉法輪功。

之後,我被轉至河南省鄭州市住北京辦事處地下室關押十二天。後親友多方打聽,才找到我。警察通過我父親和親屬對我施壓,要我寫保證。經過兩天的艱難過程,他們沒有達到目的。後來我被所謂的驅逐出境,他們並通過我父親告訴我:不得回國,否則親人負全部責任。

二零零二年,我的中國護照延期申請被中共駐加拿大使館無理拒絕。

我母親告訴我,我離開父母後,警察抄了他們的家。之後「政府的人」經常到家裏來,要他們勸我在外面不要做對不起「國家」的事,等等。這種情況一直沒有變化。十年來,生活在高壓下的父母,一直擔心中共的黑手在海外加害於我,所以每次聯絡時總是叮囑我注意安全。因為我堅信迫害不會長久,常以「團聚為期不遠」寬慰父母。

由於中共始終沒能得逞,不知是為了垂死掙扎還是甚麼原因,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底,他們改變了手法,由中共信陽市政法委出面,派人到我父母家,聲稱所謂的「保障竹學葉回國的人身安全」,要求我父母勸說我回國。我父母以「多年來沒有兒子任何消息」應對後,中共信陽市政法委的軟硬兼施沒有得逞。

中共政法委派人騷擾我父母之事發生幾天之後,大陸突然出現對我的造謠污衊,把中共迫害造成的骨肉分離說成是我的不孝之舉,欺騙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很明顯,整個事件是在中共政法委或「六一零」特務的操控之下的流氓無賴行徑。所幸很多同胞已經明白這場迫害的邪惡,有人說我「必有隱情」、「可能是怕給父母添麻煩」,有人乾脆說「煉了法輪功當然不讓回國了」,把家庭不能團聚的根本原因──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說的很清楚。

在此正告中共特務和中共幫兇:你們永遠無法改變我對真善忍的信仰。同時,我為那些明白真相、能火眼金睛識破中共造謠的人們祝福並在此表示感謝。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