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孫教授一些說法的看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在中國大陸的大學教師中,羨慕美國大學教師者大有人在。很多人讚賞美國大學良好的學術氛圍和美國大學教師嚴謹的學術態度。不少人認為:一些中國人或者中國人的後代能夠在美國獲得諾貝爾獎、獲得學術上的巨大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種良好的學術氛圍和嚴謹的學術態度。

相比之下,在中國大陸從事學術研究往往要受某種理論導向所影響,郭沫若在不同時期的學術成果變化反覆,何祚庥發表的文章更是緊跟當時政治形勢,這些就是典型的例子。並且,生活在中國大陸,還有很多東西都要受到現實的左右。曾有一位「海歸」人士抱著報效祖國的良好心願回國並到某大學工作,但在辦理戶口及各種身份證件、在辦理孩子的讀書、在申請科研設備和經費、在應付各種人際關係等方面花掉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幾年過去了才發現幾乎一事無成卻精疲力竭;這時他才感到當時回國太草率了,如果繼續在國外肯定已經成果累累。

雖然筆者並不羨慕甚麼、也很淡泊名利,但在腦子裏已經深深地形成了這樣的觀點:美國的大學擁有良好的學術氛圍,美國大學的教師具有嚴謹的學術態度。要不然,為甚麼美國的一流大學那麼多?為甚麼那麼多中國學生想去美國讀書呢?

但是,日前美國Queens College的一名姓孫的政治學女教授在接受某些記者採訪時對法輪功的一些說法卻使我大跌眼鏡。筆者無法知道孫教授的科研條件是否極為惡劣、到了只能靠想像和道聽途說來收集資料那樣的程度,但僅僅從其說出的話來分析就已經覺得這位大學教授的學術態度與嚴謹的學術態度大相徑庭。

例如,孫教授講法輪功學員是那些「被國家的快速發展和現代化所拋棄的人」,是「通常過得不好的人」。實際上,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人有不少是很有社會地位的官員、軍官、警官、科技人員、企業家,有很多是高智商、肯思考、適應最先進的社會發展脈搏、深明大義的人士,那些人云亦云、見利忘義的人或者只會做中共的應聲蟲的人是難以修煉法輪功這種高德大法的。從行業方面講,他們有很多是掌握高新技術或者現代管理技能的人才;從級別上講不乏縣處級官員,有的甚至是廳局級、省部級官員以及部隊的老紅軍、高級將領;從學歷上講有很多是大學生甚至碩士、博士,其中當然也有相當於孫教授那樣的大學教師。即使孫教授手上缺乏這方面的資料,只要在互聯網上查一下那些法輪功學員的資料就可以找到大量的素材。為甚麼不去查找卻在那裏信口開河呢?如果你的學生知道你是這樣一個信口開河、不負責任的人,那對你的教授形像會產生多麼不良的影響啊。

又如,孫教授在接受採訪中提到,去領館抗議的老年法輪功學員每天可得到80元。不知道孫教授是以中國領事館僱人搗亂要給錢這一點推理出來的還是自己想當然講出來的。據本人所知,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事情都是自願的、沒有任何報酬的,在中國大陸更是面臨著被抓、被折磨,甚至被害死的危險,但大法弟子講真相一直沒有停止過。從這一點我也聯想到在中國大陸曾有人宣稱煉法輪功的人講真相是國外「反華勢力」給錢的,實際上這與「天安門自焚」事件一樣,都是中共為了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而無中生有捏造出來的;怎麼孫教授講的話與中共捏造的事實那麼相似呢?如果按照孫教授所言真的是道聽途說的,那怎麼能作為證明自己觀點的證據呢?

從以上簡單的兩個事例就足可說明,孫教授所說的話並非事實。這樣的話,如果是流氓政客講出來,人們可能會覺得不足為奇;但如果是應該具有嚴謹學術態度的大學教授講出來,人們就會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除非這個教授是別有用心的。從五月份以來,被中共所利用、挑撥的人一撥又一撥地出來搗亂,孫教授所充當的角色與他們真有相似之處。起初,那些人都是來勢洶洶,但最後都是抓的抓、跑的跑;即使兩個議員使用了一些政客伎倆,也已經面臨著被彈劾的處境。如果大學教授也同他們一樣造謠,我相信也決不會有好的下場。

如果孫教授的良心還沒有泯滅,就應以嚴謹的姿態,站在事實的基礎上,為真正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講一句公道話。你要知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者上百萬,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者上十萬,被直接迫害致死而又能統計出來的就有三千多人,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真是觸目驚心,甚至最近所謂奧運期間這種迫害還變本加厲。你要知道:當有人受到迫害時,你的話使迫害加劇,那你也是一個幫兇;如果你的話使被迫害者得到解救,那你就有救人的功勞!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請你好自為之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